四月天小说网 >>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书号3465633]

第六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诗儿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栖杳/著, 本章共2079字, 更新于: 2022-07-31 00:05

日暮降临,橘黄色的天空将云朵染上颜色。

陆拂诗吃饱喝足坐上送她出宫回府抵达马车,还是昨日那几个人送她。

“陆姑娘,还有两日便是上元灯会了,这两天您在府上好好休息,等到那天陛下会亲自出宫找您。”

宫人在陆拂诗下了马车站稳之后和她说道,同时还从袖子暗袋里拿出一块雕刻精美的玉佩双手递上。

“嗯?”陆拂诗接过有些不解,“这是?”

宫人跟她解释,“是陛下让我转交给您的,具体适合用意,不是我一个奴才能问的。您等陛下出宫找您的那天亲自问陛下最好。”

“他干嘛不自己给我?”陆拂诗莫名其妙。

宫人摇头,“陛下如此定是有他的道理。”

“陆姑娘早些休息,奴才先行回宫了。”说完他行了个大礼,上了马车离开。

陆拂诗收起玉佩缓缓地走着,到了陆府大门也不着急进去。

缓步走到灯火不算亮堂的街道上,耳边时不时有风拂过。

街角处蹲坐着有位支着糖葫芦棍的老爷爷,他的身上衣衫褴褛,看的陆拂诗于心不忍。

他身上是脏的,可是他做的东西却都很干净。

可是有钱的人根本不会看一眼他的东西,先入为主的形象让人记忆深刻,成为刻板印象。

“爷爷您的糖葫芦怎么卖呢?”陆拂诗提着裙摆艰难蹲下身子询问。

老爷爷比划了两根手指头,干枯如树枝的手指看的陆拂诗心头一疼。

“两文钱一串。”他看到陆拂诗的眼里出现了光。

“那我都要了。”陆拂诗数了数上面扎着的糖葫芦,拿出零钱袋翻出一锭银放在他的掌心,“不用找了,爷爷您早些回家休息,买些好的吃。”

“谢谢你姑娘。”

“没关系。”陆拂诗取下一串一串的糖葫芦握着木棍在掌心,“您路上注意安全,天色不算暗,但您还是注意点。”

“好嘞。”

陆拂诗两只手都握着东西,看着老爷爷远去。

看来有些东西并不是离开了一个时空就能改变的。

好比怜悯的心。

在外面时,陆拂诗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漫画主笔,赚的钱不多,过得也是巴巴紧。明明自己过得不怎么样还见不得人家满目疮痍。

“诗儿还是和之前那样,还是本王认识的那个诗儿。”

温润的嗓音从身后响起,陆拂诗觉得熟悉,转过身就看到尉迟珏修长的身躯伫立在她的身后。

“宸王?”她有些惊讶想行礼但手里的东西让她无法行动,“抱歉王爷,我……”

尉迟珏笑着从她的手里接过自己拿着,宽大的手掌一只手握住全部,还空出一只手摸她的头发。

“你我之间又何故在意礼数,我说的许多次。”他眼眸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她来,“在外人面前的尉迟珏是宸王,在你面前的尉迟珏只是尉迟珏,还是被你拒绝几次求爱的尉迟珏。”

他语气里裹挟几分自嘲的意味,使得陆拂诗手足无措。

“我……”

在剧情里,陆拂诗的确是拒绝了他好多次的求爱。

尉迟珏喜欢她这件事只要不是眼瞎都能看出来,只是陆拂诗对他没有感觉,装聋作哑,抵死不从。

“没事,过去了。”看到陆拂诗脸色不好,他主动打断话题,“送你回去府上还是陪你再好好逛逛?”

“去走走吧,这天色如此之美,怎能辜负?”

尉迟珏拿出一串糖葫芦塞到她的手里,“那走吧。”

陆拂诗买的那些糖葫芦,走到一处见到孩子就送一串,没一会儿就没了。

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了。

只可惜好事不是随手做的,有时候是好心办坏事。

——

陆拂诗回到府上休息,沐浴之前告知尔芙让人开了侧门,她没忘记答应秦季蘅的事儿。

尔芙听到她的话,有些为难和惊讶。

那扇侧门是陆培下了死命令不许打开的,他们也不敢随便开,但他们也心知肚明,老爷最在意是小姐,更多的时候,小姐说的话才是圣旨。

“小姐,是发生什么了吗?怎么突然要打开那扇门啊?”尔芙试探性询问,“那门锁上十多年了,老爷让人铺上的绿植那么好看,打开门就不协调了和我们的院子。”

陆拂诗当然知道会不协调,可是答应了就得做到,不然答应做什么?

“打开吧,要是担心不好跟我爹说我亲自跟他说。”

尔芙不好再说什么,点头表示等下就会让家丁来处理。

陆拂诗沐浴完,一头青丝披着,坐在院子里捧着一杯茶,桌面上放着几盒点心。

“拂诗姐姐,你回来啦。”小雅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姑娘年纪还小,走路还蹦蹦跳跳的。

“嗯,在家里还舒服吗?”她问。

小雅说:“很好的,尔芙姐姐对我很好。”

“那便好,就当做自己家住,有事情找尔芙。”陆拂诗拿起一块点心放在她的手里,“尝尝,我爹新找的厨子做的,正经的江南点心。”

“拂诗姐姐你有没有听到传闻啊?”小雅边吃边说,陆拂诗皱眉,她白天在宫内睡醒都傍晚了,什么也没听到,看她的样子,难不成是在她不在时发生了大事情?

“什么传闻?和我有关吗?”

小雅“嘿嘿”一笑,得知陆拂诗不知道,像是献宝般靠近她的耳边同她说。

“之前宸王不是率军出征嘛,今日才凯旋,我们都在为了胜利而欢呼的时候,一道圣旨来了。”

“圣旨写什么了?”陆拂诗知道今天尉迟珏回来了,也知道尉迟承赏赐许多好物,但后续一概不知——她睡着了。

“哪有什么所谓的战争,那是宸王与那边的元帅合伙的谎言。”小雅说的义愤填膺,“搞得我还以为是真的,每天都在担心会不会哪一天京城沦陷再度无家可归。”

前一次的经历让她心生恐怖,很敏感。

“放心,北朝精兵猛将比比皆是,京城又是国度,怎么会沦陷呢?”她没记错的话,尉迟承手里的暗卫人数抵得上一整个御林军。

“圣旨上只有通报没有惩罚?”那可是欺君之罪。

“当然有,但是陛下太过念及手足情谊,˙只是让他此生不得摔军而已。”

小雅随口说着,陆拂诗陷入沉思里。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