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书号3465633]

第五章:皇上想要怎么样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栖杳/著, 本章共2061字, 更新于: 2022-07-31 00:00

宫人从殿外走进来,头上沁出虚汗,他当然知道此时尉迟承正同心爱的姑娘在品尝美食,被打扰到他定会没有好果子吃。可前面传来的急报也很重要,关乎着朝堂上的事情,宫人再是害怕也不敢耽误事情。

“陛下……”

尉迟承冷眼看向不知趣进来破坏的宫人,身上散发出冰川的冷气,坐在身侧的陆拂诗不寒而栗。

“什么事?”他语气森冷,眼神好似在说,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他将会横尸荒野。

宫人吓得身子颤颤巍巍,说话结巴,“回…回陛下,是…是宸王凯旋了,现正在太和殿等着您……”

宸王?

陆拂诗在脑海中过一次这个称号。

她想到了,是第五个男主,宸王尉迟珏。

一共五个男人,四个都见过了,剩余一个尉迟珏没见到,原是打仗去了。

尉迟珏是尉迟承同父异母的弟弟,尉迟承是皇后嫡出,尉迟珏是后妃庶出。从出身就奠定了他不能成为九五之尊。

看来剧情改的有些透,尉迟珏在pv中一路是靠近边缘化的角色,存在感低到让他自己的推质疑他的地步。早年在城里当逍遥王爷,游山玩水。后来羌国发动战争,他代表北朝挂帅出征。死在疆场,尸骨无存。

这回凯旋,更一步说明她的出现改动很多剧情。

换一种说话,她甚至有可能能根据她所看过的剧情,阻止尚未成定局的故事。

“赏宸王良田三百亩,黄金五千两,城中宅院一处,玉如意一对。”尉迟承嗓音淡薄,说的很随意。

尉迟珏带回来的胜利并不能让他感觉到高兴?

宫人连头都不敢抬起,“是。”

“那您还过去见宸王吗?”

“叫人送上点心茶水,朕稍后就到。”

宫人得到准话,赶忙小跑去复命,前边伺候的宫人还在等着。

一刻钟过去,陆拂诗看着气定神闲坐着品茶的男人,伸手推了推。

她的嗓音绵绵软软的,语调很轻,听着跟撒娇无二样,“你怎么还不去见人啊?”

“不着急。”尉迟承望着她素白的小脸,带着薄茧的指腹抚摸着她面颊鼓起的苹果肌。

“人家好歹也是替你打了胜仗凯旋将军诶,你这样不太好。”陆拂诗小声说着,垂下眼帘望着掌心。

只闻男人从喉咙处溢出的笑声,“好,听你的。”他勾着她的掌心,“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回来,不许乱走,否则后果自负。”

陆拂诗乖乖点头,在他的地盘她哪有不从的道理,何况这里是皇宫,四方宫墙把人锁住,也走不到哪里去。倒不如在这里享受美食,等人伺候?

尉迟承走后,陆拂诗吃完点心觉得无趣。

起身缓步在宫殿内走动。

四处陈设皆是上品,随便一个摆件放在普通人家是一年的收入。

走到藏书阁时,陆拂诗目光被墙上挂着的一幅看着不起眼的画作给吸引住。

她不由得凑近去看——一幅油墨淡去的油画。

约莫是时间太久,古代保存技术不及现代,从而导致画作上颜色开始褪去。

虽画模糊了,但依旧能看清楚画上画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耀眼的女人。

面部许多地方看不清,唯独那双与尉迟承如出一辙的丹凤眼叫人一眼看出。

这个女人难道是尉迟承的母亲?

陆拂诗看着画,脑子里开始自动翻阅看过的pv……过了一遍剧情也没有找到除去她是正宫娘娘后宫之主外的信息。

吃饱完消食后,困意席卷而来,陆拂诗脱掉鞋子躺上龙榻,和衣而眠。

——

太和殿内,气氛紧张,表面风平浪静一片祥和,兄弟二人间的交谈。实际上波涛暗涌剑拔弩张,仿佛下一瞬兄弟二人要大打出手。

“皇兄,我刚凯旋你就这般对我,似乎有些不尊重我这个率军出征的将军了。”尉迟珏看着喝茶的尉迟承开口道。

尉迟承却笑了,“弟弟,当真以为朕是眼瞎还是还把朕当成父王在世时的那个傀儡啊?”

尉迟珏神色一变,“皇兄这话为何意?恕弟弟听不明白。”

尉迟承也不着急,手里端着茶盏,细细摩挲着杯壁,细细的水温穿过杯壁顺延至手指尖。

“这场仗到底有没有打起来,你当朕不知道,你与对方那元帅的关系是如何也当朕不知道?”尉迟承忽然起身,将杯子摔在地上,“啪”地一声别,杯子碎裂一地,茶水溅开到两人脚边。

“弟弟若是想要兵权大可直接与朕明说,朕作为你的兄长不至于不给你。而你非要用这种极端的行为,让国民人心惶惶,你说朕应该怎么处置你呢?”

他说话的语气很淡,颀长的身躯背对着光,身影把尉迟珏覆盖住。

尉迟珏脸色稍变,转瞬即逝,“你什么意思?”

“朕的意思,难道宸王还不明白?”尉迟承嗤笑,“你说朕若是这消息告知你的母妃,她会作何感想?自己的儿子竟是如此狼心狗肺之徒,定是会伤心欲绝吧。”

“你……”尉迟珏起身,身上散发的怒气马上就要冲破天际。

“朕如何?”

“你想怎么样?”尉迟珏深知斗不过他,只能认怂。

“朕要的很简单……”

当天,一道圣旨从太和殿传出,使得整个京城人民议论纷纷。

从前那场所谓的战阵打仗是宸王尉迟珏捏造出来,目的是夺兵权。

当朝皇帝尉迟承念着他为胞弟,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剥去他的爵位,此后再也不得领兵。

臣民皆在感叹尉迟承的大度以及对胞弟的宽容,无人知晓其实他们俩人并非一母同胞。

——

龙吟宫内。

陆拂诗睡得很香,忘记了她不在府上闺房,龙床过分舒服,她睡姿四仰八叉。

尉迟承快步走来,进到殿内并未见到陆拂诗人,刚想发怒耳边传来她细细绵绵的嗓音。

“我才不干呢!老娘不差钱!”

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寻去,小姑娘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嘴里不时呓语。

“你个大笨蛋,才不是那样的!”

她在梦里好似很高兴嘴角的笑容迟迟没有消散。

尉迟承褪去身上的冷气,眼眸温柔似水,凝望着他的心心念念。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