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你飙戏的样子好像一个影帝

《撩完就跑!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 灰糯米/著, 本章共2044字, 更新于: 2022-06-25 11:11

锦绣宫有好戏看。

与其关起房门纸上谈兵,不如直接去现场吃第一口新鲜的瓜。

于是晏沁北拎着桃栀爬上了隔壁的墙头。

院内,江王后带了一群的宫婢婆子不够,还叫来了自己的私卫,将西小梅和西小狐围在中间,尽情发泄着自己滔天的嫉妒与愤怒。

“你究竟何时与王有染,竟敢珠胎暗结?”

“王后说话讲讲道理,我是王名正言顺的妃,怀了王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连册封仪式都没过的贱人,也敢自诩王的女人?”

“我即将母凭子贵,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

“王后消消气!——小梅别说了!”西小狐想从中斡旋,奈何没人理她。

“我要杀了你!”

“你来啊!我怕你不成?一尸两命,到时候王饶不了你!”

“王后消消气!——小梅别说了!”西小狐话音刚落,两名持刀的侍卫便在王后的指使下冲上前来。

但西小梅也不是吃素的,她身边四名宫婢都是亲王拨给她的高手,当即和那些侍卫干了起来。

场面很快失去控制,刀剑相击发出金玉争鸣之声。

王后见自己带来的人脱不开身,干脆直接扑过去打西小梅的嘴巴子。

西小梅不甘示弱,虽坐在轮椅上,但一只手死命拽住了王后的衣领,另一只手用力薅她的头发。

两个女人一个凤冠散落,一个衣衫破烂,还伴随着辱骂与尖叫,看得晏沁北直摇头:“女人真可怕……”

桃栀吧唧小嘴:“啧,你有没有想过,造成这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晏沁北被这一针见血的点评惊了惊,侧首觑了眼挂在墙头的这只小肉墩,由衷叹道:“小孩更可怕。”旋即他一跃而下,加入了那场闹剧。

他假装及时赶到,一步一踉跄地挤入了两个疯女人之间,一边捂着帕子剧烈咳嗽,一边好言相劝:“王后,堂妹,莫再打了……咳咳!寡人、寡人不忍……呃!”

戏飙到正嗨,纠缠在一起的三个人突然都不动了。

画面霎时静止,若不是周围的侍卫宫婢还在斗殴,桃栀以为是谁摁下了暂停键。

她当即翻下墙头,奔过去看个究竟。

但见王后一只手揪着西小梅的耳朵,一只手握着一柄短刃,西小梅一只手扯着王后的头发,一只手攥着一根长钗。

这无论是短刃还是钗,原本都该捅到对方身上去,可因为晏沁北的加入,此刻这两枚凶器,都结结实实地扎入了他的胸膛。

王后和西小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呆若木鸡,维持着僵硬的姿势动也不敢动。

直至“虚弱”的晏沁北“虚弱”地倒了下去,桃栀大呼:“天啦噜!王被刺啦!”

现场才在一片震颤的混乱过后,恢复了有序:

王后火急火燎地带着私卫撤离,并通知了娘家人;

西小梅也迅速往宫外通风报信,告知了亲王;

桃栀差人将晏沁北抬回了自己的澍芝宫,把医官全部召了过去。

等江家和亲王分别带人入宫打探情况时,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地守着澍芝宫,晏沁北是生是死的消息一点都没泄露出来。

但是,被桃栀暴怒蹿飞的医官却一个接着一个飞了出来,椎心泣血地跪在宫外以头杵地,称“臣等无能为力。”

于是短短几个时辰,关于西凉王重伤不治、即将宾天的消息不胫而走。

王后和西小梅互相指控对方是凶手,江家和亲王的兵马当晚便驻扎在了城外,随时做好入宫护主的打算。

外界形势胶着,战争一触即发,不影响澍芝宫内,晏沁北躺在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桃栀不慌不忙地往自己胸口上抹哈喇子。

“我冲过去的时候心里有数,那刀和钗看似扎入了我的心窝子,其实不会有生命危险,反倒是你现在拿这么脏的口水往我伤口上抹,我怕我死于感染。”

“你仔细看看。”桃栀搬了一个靠枕垫在他的脑袋下,好让他的眼睛能瞄到自己胸口的伤,好让他亲眼见证自己妙舌回春的神通广大。

晏沁北呆住了。

他豁然起身,拿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拍了再拍,发现不是什么障眼法,而是真的痊愈了后,他再度抬眸望向桃栀的眼神,头一回出现了惊恐的炸裂:“你、你……”

“别你你你了。”桃栀嗤笑,“搞得你堂堂西凉王没见过啥世面似的,我这叫做巴啦啦能量·李桃桃·医学奇迹!”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化腐成奇的灵丹妙药,然而听完这一顿巴拉巴拉,晏沁北深刻自省,开始怀疑自己确实没见过什么世面。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桃栀盘腿坐在他身侧,盯着他袒胸露腹的八块腹肌咽口水。

仍自沉溺在自己没见过世面而心生悲怆里的晏沁北,只喃喃回了八个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

王后仗着自己一国之母的尊荣和江家的势力,想处死西小梅并降罪亲王一党。

亲王一党自然不服,宣称西小梅腹中胎儿乃王唯一血脉,理应在王驾崩后继任正统。

于是两拨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从宫内打到宫外,又从宫外打回宫内,一路尸横遍野,一时腥风血雨,足足持续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亲王一党几近覆灭,江氏也只剩下些残兵弱将。

西小梅和王后哭倒在澍芝宫外,请上天垂怜让王上醒来,好主持公道。

传言中昏迷不醒、随时有可能嗝屁的晏沁北,自行穿戴整齐,迈着矫健的步伐,神采奕奕地走了出去。

半个月没开的澍芝宫大门,发出嘎吱的声响。

晏沁北身边除了小小一只桃栀尾随,没有旁人,可那挺拔修长的身形随便往门口一站便自带霸气,让他威压四放,如有凤翥龙翔,极其凌人。

“你们两个,自诩对寡人情比金坚,可出了事后,都只为自己考虑,恨不得寡人早早死了,好腾出位置来让给你们身后的家族搅弄风云,真是令人失望。”

看到一个身强体健、毫无病态的西凉王,声如弦歌、掷地有声,两个女人同时瘫软了下去。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