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头顶着一片青青草原

《撩完就跑!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 灰糯米/著, 本章共2040字, 更新于: 2022-06-24 15:09

“你给分析分析。”桃栀给晏沁北倒了一杯茶,“你家王后为什么要派人杀你叔叔的好大儿?”

“因我膝下无子,将来继承王位的,极有可能是我这位旁系兄弟。”晏沁北心知肚明,“所以王后在得知你与他们起了冲突后,将计就计,借刀杀人。”

桃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和王后为什么不生孩子?是你不行吗?”

后半句话是顺带的,因为有外人在,晏沁北装病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快不行了。

单纯的西小狐闻言,顿时生出了怜悯,看向晏沁北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行将就木的可怜人。

晏沁北的目光当即一沉,如刀的锋芒却是射向桃栀的,那寒意凛然仿佛在说:你礼貌吗?嘴上说的是:“是王后不行,不是寡人不行。”

“如此,小梅可以为王绵延子嗣!”西小狐当即为她的好友做起了考虑。

桃栀觉得西小梅她不配,不过脑子地跟了一句:“那我也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西小狐上上下下打量这三岁半的奶娃娃,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

晏沁北斜眸乜着桃栀,仿佛在看一个傻缺,一脸的嫌弃:“你多喝奶。”

这句话和“多喝热水”一样有毒,桃栀咯吱咯吱地咬后槽牙。

今日的圆桌谈话原本只有这屋内几人知晓,可不知为何,王后身体有缺无法为王诞下子嗣的风言风语,没几日就传遍了宫内外。

“是不是你说出去的?”桃栀质问西小狐。

西小狐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是我,不是我,我怎么敢?”

“那就是你!”桃栀又问晏沁北。

晏沁北埋头批阅奏折,理都没理她。

“那会是谁呢?”连翠儿都懵逼了。

贼喊捉贼的桃栀拄着小脑壳,拿小胖爪捂着嘴在无人处偷偷笑:嘿嘿嘿,想不到吧,其实是我!

谁让王后打她屁股,她就让王后颜面扫地。

据说这几日王后砸了自己屋里不少瓶瓶罐罐,哭得呼天抢地。

而一个半月后,当得知锦绣宫的西小梅怀孕,她哭得更惨烈了。

“不可能!不可能!”王后见自己宫里已经没有东西可砸了,干脆拿自己的头砸向了无辜的墙,“连本宫都做不到的事,她一个残废,她怎么做到的?”

“是啊,她是怎么做到的?”连晏沁北都懵逼了,躲在澍芝宫里扯桃栀的辫子玩,“我都没碰她。”

桃栀反方向拉扯自己的小辫:“你别跟我脑袋过不去了,你赶紧去看看自己的脑袋吧,都长草了。”

晏沁北摸自己头,被他突然撒手的力道反弹开去的桃栀,从凳子上摔下来,疼到屁股又开花。

晏沁北的眸色渐趋冷沉:“所以孩子是谁的?”

“孩子是谁的重要吗?反正不是你的。”桃栀在翠儿的帮助下吭吃吭吃爬回凳子。

晏沁北突然欺身上前,又猛地一把揪住了她的小辫,刻意压低的声音透出狠厉:“你说我要不要杀母留子?”

咦呦~这样的师兄好可怕!

桃栀问:“你为何要留下孩子?”

晏沁北唇角轻扯:“给你做个伴。”

本来是非常妙的提议,可配上他恶狠狠的眼神和凉飕飕的口吻,桃栀满身的小肥肉抖了三抖:“我、我不缺玩伴,确切来说,我不喜欢熊孩子,我跟他们有代沟。”

“既如此,那便都杀了罢。”晏沁北眸中锋芒一收,顷刻恢复死水无澜的淡泊。

桃栀浑身汗毛倒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你在和谁说话?”

“我的暗卫。”晏沁北身子后仰,闲适地倚靠在了宽大的椅子里。

凭敏锐的第六感嗅到一丝杀气从自己屋里窜出往隔壁锦绣宫去的桃栀,老神在在地感叹了句:“杀人解决不了问题。”

晏沁北眯着眼看她,饶有兴味地想听听她的下文。

“根据我多年看狗血剧、脑残剧、抓马肥皂剧的经验……”桃栀于是头头是道地掰扯起来,“小狐那日赶到现场,看到的是西小蛮死在血泊中,而西小梅衣不蔽体、脑壳触地,这说明啥?说明当时黑衣人已经遵王后令,将西小蛮就地格杀,又因西小梅也在现场,所以他们恶从胆边生、色从心头起,咔咔咔,强暴了她!”

桃栀一边说,还一边拉扯自己的衣衫,虽然没有撕碎,但是袖子撸起、裙裾撩起,嘴里相应蹦出虎狼之词,令晏沁北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椅子。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她说到激动处,直接跳上了桌子,“西小梅自己知不知道,她肚里崽崽的亲爹是哪个?”

“这重要吗?”晏沁北反问。

桃栀立定在桌面中央,保持着思考者大卫的雕塑姿势想了想,摇头:“不重要,只是她原本可以成为你制衡王后的棋子之一,可惜马上就要被你的暗卫杀死了。”

“寡人不稀了用女人来制衡女人。”晏沁北鄙夷地哼了句,“寡人靠装病,既避免了与王后同房,又安了江家人的心。”

桃栀翻了道白眼,这厮一旦“寡人寡人”地自称,就浑身洋溢着不知哪来的蜜汁自信。

“可江家人盼着王后与你早日生个儿子,这样他们就成功把血脉渗透进了王室,你装病不是长久之计,王后早晚会把魔爪伸向你!”

桃栀一个粉拳出击。

晏沁北迅速掏手,用大掌将她那肉嘟嘟的小拳头整个裹住后轻轻往自己身边一拽。

猝不及防的桃栀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因是从桌子上往下跌,所以摔了个前滚翻,最后头朝下顶在了他的腹肌上。

太窝囊了!

桃栀小壮腿奋力一蹬,正好蹿在晏沁北的脸上。

以至于晏沁北的暗卫跑回来汇报战况时,刚巧看到自家主子淌下两绺新鲜的鼻血。

“没杀成。”暗卫一脸沮丧,“王后来了锦绣宫,看王后那样子,也是要杀人。”

晏沁北伸手往鼻息下一抹,何其潇洒的动作,可被抹开的鼻血像两撇飞扬的红从人中蔓延到脸颊,端肃的人设分分钟崩裂。

暗卫蓦地低头,腮帮子一鼓一鼓,努力憋笑。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