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书号3259514]

第十二章 小小的怀疑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018字, 更新于: 2021-01-01 11:42

晏玉衡顿时满脸通红,留下一句“姜婠,你真是口无遮拦,不知羞耻”便拂袖而去。

姜婠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不是他先说的吗?”看了眼寒酥。

寒酥面含羞涩,小声道:“娘娘是妇人,不该说这话。”

寒酥是姜婠的陪嫁,姜婠原本有四个陪嫁,琼枝和玉芳在顾倾城进门之后没多久,就被她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还有一个妙丹,就在前几天诬陷姜婠指使她把顾倾城的安胎药换成打胎药。后来不知所踪,估计是被杀人灭口了。

姜婠咂咂嘴,更对封建社会深恶痛绝,女人连说什么话都要顾忌。

她决不能待在这里,这里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转过头,她向着殿内看了看,狡黠的目光闪烁如星,忽而,嘴角一翘,打了个响指,对,就这么办。

“王妃,您说,是谁这么狠心把阿狸从摘星楼摔下来?”寒酥的声音把她拉回来。

姜婠转过头,收敛好雀跃的表情,边往外走边道:“我哪知道,说不定是它自己贪玩跑出上去,脚底打滑就摔下来了,人都有不小心的时候,何况一头畜生。”

寒酥想了想摇摇头,“奴婢刚才听长寿宫的下人们议论,说阿狸胆子小,不敢上高,定是有人把它带上去。”

姜婠不关心这个,“管他哪,反正不是你我做的。”

寒酥忙摆手道:“当然不是奴婢做的,阿狸可是太皇太后的爱物,奴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摔它啊。”停一停,觑觑姜婠的脸,“只是,奴婢之前刚好路过摘星楼,看到莲妃娘娘上去过。”

姜婠脚步一停,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莲妃上去过?什么时候?”

“应该差不多就是阿狸摔下来之前没多久,王妃那时说饿了,奴婢就去御膳房给您拿吃的,路过摘星楼……”寒酥缩了缩脖子。

忽然想起阿狸突然之间冲着莲妃龇牙攻击,阿狸看上去很乖巧,她给它做手术的过程一直很安分,不像是会无缘无故攻击人。

姜婠心中一寒,忙压低声音警告寒酥,“这些话你只对我说过吧?”

寒酥使劲点点头,“奴婢不敢和人瞎说。”

姜婠稍稍安心,“你还不笨,以后这些话不许再提,就也全当什么都没看见。”在她脖子上划了一道吓唬她,“不然你小命玩完。”

寒酥吓得捂住嘴,拼命摇头,“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姜婠这才放心,两人赶紧离开长寿宫,到建章宫之前,姜婠又问,“我瞧着太皇太后像是不喜欢莲妃似的,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寒酥还心有余悸,声音蔫蔫的,“奴婢以前在镇国将军府伺候王妃,后来去了楚王府,这还是第一次进宫,对宫里的事不了解。奴婢不知道,只是知道以前莲妃娘娘是摄政王的未婚妻,后来又进宫做了娘娘。”

摄政王?

姜婠的脑海中突然形成鳌拜的形象,大胡子,五大三粗,说话粗鄙。

当今皇帝虽然年岁大了,但却依旧丰神俊朗,仪表堂堂,完全是当下现代女性最喜爱的大叔模样。

确实,这么一对比,别说是莲妃,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选择后者吧,况且又是皇帝。

姜婠并不觉得莲妃的选择有错,争取自己的幸福,这一点从来没有错。难道是莲妃耍了什么手段勾搭上当今皇帝,因为这样,太皇太后才讨厌她?

而莲妃为了报复太皇太后,所以拿阿狸出气?

她又在皇帝面前表现得对太皇太后和阿狸关心的无微不至,看不出一丝做坏事之后的愧疚和畏惧,如果真是她做的,那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活脱脱一朵白莲花。

不过这一切姜婠并不放在心上,管他什么白莲花绿茶婊,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所关心的只是圣火令。

晚间,趁着所有人都睡了,姜婠打晕了一个小太监,换上他的衣服,偷偷从建章宫的后门溜了出去。

她还顺手搜刮了点金银财宝,带着这些东西穿越回去,她不用奋斗也可以当富婆了。

谁知,刚一出去,就碰到一队巡视的御林军,吓得她翻了个跟头就滚进了草丛。

等这队御林军走了,她已经喂饱了十几只蚊子。

等了一会儿,见四下无人,她赶紧从草丛里钻出来,正准备溜,突然一道喝声喝住了她,“谁!站住!”

倒霉催的,又碰上一队御林军。

姜婠咬咬牙,转过身,龇牙一笑,捏着嗓子道:“奴才小姜子,给各位官爷请安。”

领头侍卫走上来,像是一座移动的山,围着她转了一圈,“你是哪个宫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姜婠脑筋一转,笑呵呵道:“奴才是建章宫当差的,今日刚进宫,所以官爷不认识。不过官爷一定认识我师父,金茂金公公,我是他新收的徒弟。”

皇帝身上第一太监,搬出来都有面,姜婠不由挺了挺腰板。

果然,听到金茂的名讳,领头侍卫忙换上笑脸,十分客气,“原来小公公是金公公的徒弟,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了,这么晚了,小公公是要去哪啊?”

姜婠转珠子溜溜转了转,嘴角往下一拉,愁苦道:“还不是那个楚王妃,非要喝什么露水泡茶,官爷也知道,她现在身上的责任重大,要给皇上解毒,还要照料太皇太后的灵宠,怠慢不得。”

抬起手臂,一撩,“师傅让我守在草丛里,等着天一亮接露水,瞧把我咬的。”

姜婠纤细的胳膊白的发光,领头侍卫一瞧,暗自赞叹,瞧人家保养的,比小姑娘的皮肤都水灵,哪像他们这些皮糙肉厚的,一撩胳膊就是一身毛。

侍卫唏嘘,“小公公辛苦了。”

姜婠笑嘻嘻摆手,“不辛苦,为皇上办事。”

侍卫像是遇到了知心人,厚重的手掌使劲拍在姜婠的肩头,哈哈大笑一声,粗犷道:“对,都是为皇上办事,何谈辛苦?公公虽是太监,但忠君爱国之心不输男儿。”

这两下,差点没把她就地正法。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