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书号3259514]

第十一章 等着你给我侍寝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147字, 更新于: 2020-12-31 10:24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姜婠却不能如此说,她微微一笑,说起违心的话,“太皇太后说的对,楚王是人中龙凤,我的确配不上。”

太皇太后又摇摇头,拧起眉噘着嘴,“哀家的意思是他配不上你,这么好的媳妇,他都不知道珍惜。”

晏玉衡嘴角微微一抽,不自然的瞄了眼姜婠。

姜婠却是眉宇一扬,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太皇太后。

老祖宗,您可真是慧眼识珠。

太皇太后看了看阿狸身上的伤,越看越心疼,仿佛是割自己的肉一般,“真是可怜,要遭这份罪,也不知哪个挨千刀的这么缺德。”

莲妃温柔善意,“太皇太后不必太过伤怀,要小心身体,要是阿狸见您为它这样伤心,只会更难受,哎呀——”她爱怜的摸向阿狸,岂料阿狸突然瞠目龇牙,在她手背上抓了一道。

雍成帝忙紧张的查看她的手,“有没有事?”

莲妃嘴角笑容如沐春风,“无事。”像是怕皇帝怪责阿狸,为它解释道:“看来阿狸此次受了不小的惊吓。”

姜婠则赶紧看了看阿狸的伤,幸好她缝的技术好。瞪它一眼,警告道:“可不许乱动,小心伤口崩开。”

太皇太后大惊小怪,“伤口会崩吗?那怎么办?”心里更恨那个害阿狸的人。

姜婠道:“只要别乱动养段时间,伤口会自动愈合。”

太皇太后这才放下心来,又对姜婠道:“你今日救了哀家的阿狸,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姜婠心头痒痒,眼睛睁的大大的,什么赏赐都行吗?正摩拳擦掌之时,晏玉衡一声咳嗽打破她的浮想联翩。

她向晏玉衡斜去一眼,对方给她一个眼神,意思很明确,别乱说话。

此时姜婠真想要一封休书作为赏赐,让她休了晏玉衡可不可以?

下一瞬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傻子都不知道不行,这个男权社会,怎么能让女人休夫?

她得体含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是老祖宗的宝贝,我哪敢要什么赏赐。”

“哼,跟太皇太后说话一口一个我,一点规矩都没有。”太子妃哼道。

闻言,姜婠抿抿嘴角,其实她知道,应该在太皇太后面前自称曾孙媳妇,但她心里不认可晏玉衡,就是叫不出来。

正懊恼之时,就听太皇太后道:“哀家还没挑刺哪,何时轮到你在这挑刺?说“我”怎么了?哀家听着挺顺耳的。还有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哀家的阿狸咽气了,你心肠怎么这么坏,你存心诅咒阿狸是不是?还是,你存心诅咒哀家?”

“诅咒”一词可是皇宫禁忌,吓得太子妃马上跪下,委屈的直哭,“没有没有,曾孙媳妇怎么敢诅咒太皇太后哪?曾孙媳妇只是一时胡言,不敢存心。”

太皇太后哼了哼,“总是口无遮拦,管不住你这张嘴,以后再敢胡言,哀家让人缝上你这张嘴。”

雍成帝看太皇太后又因太子妃动怒,不觉皱眉,皇后见状,心里一惊,忙让人将太子妃带下去。心中咒骂,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再这么没用,一定要让太子休了她。

晏玉衡坐在太皇太后身边,哄着她道:“老祖宗消消气,您看阿狸这不是有惊无险吗?玉衡听人说过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阿狸过了这一关,没准以后还能跟着老祖宗成仙哪。”

太皇太后被他哄得眉开眼笑,手指戳了下他的脸,“猴崽子,属你嘴甜。”

皇后看晏玉衡几句话把太皇太后哄高兴,心里不是滋味。

雍成帝见太皇太后有了笑意,放下心来,道:“祖母且放心,这件事朕自会查明,不会让阿狸白白受伤。您也要保重身体,老三媳妇儿医术不错,由她照料阿狸一定会治好它的伤。”

莲妃笑着对姜婠道:“楚王妃,那就辛苦你两边跑了。”

呃……

姜婠结舌,她可以拒绝吗?

她再怎么说也顶着个王妃的名头,难道皇宫里的太医是吃干饭的?

凭什么她领着一份工资要做两份工作?

剥削,这是惨无人道的剥削!

她要反抗!反抗!

姜婠咧开嘴角,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眼角弯弯,“不辛苦。”

又等宫人服侍了太皇太后吃药,晏玉衡扶着她躺下,盖上被子,众人一并离开。

只姜婠落在最后,神色恍惚的挪动着脚步。

她刚才看到了圣火令,就在晏玉衡挪动枕头的时候,圣火令就躺在太皇太后的枕头下面,她看得很清楚,虽然只是那么晃过去的一眼。

那就是师傅让她去博物馆盗取的宝物,当时她冲破层层防护,以为已经手到擒来,哪想只是手指刚刚碰到,人就如过电一般,眼前一黑,她就失去了意识,再睁眼,就来到这个鬼地方。

她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既然有圣火令,那是不是她只要拿到圣火令就可以穿越回去。

她可不想待在这里,被人剥削压榨已经很惨了,还不能上网玩手机打游戏,而最惨的是,她不能和她的美人师傅在一起。

想想,她离开之后,师傅一定又收新的女徒弟,虽然没她这么美,但以师傅的眼光应该也不差。

师徒相对,日久生情,结婚生子。

这些她梦寐已久的事情。

猛一激灵,姜婠狠吸一口气,这不是花她的钱,住她的房,睡她的男人,生她的娃吗?

怎么可以,她绝不可以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她要回去,她要回去!

“你不能回去,这段时间你要留在宫里照料父皇和阿狸。”晏玉衡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

都怪姜婠内心太迫切,心中的呐喊声冲破出来。

晏玉衡突然停下来,姜婠又想事情太入神没留意,duang一下额头撞在他身上,顿时眼闪泪花,我去,胸上铁做的吗?

晏玉衡看她眼中含泪,不知为何心一下软下来,说话也不似平时强硬,“姜婠,我们做个协议好不好?这次如果你能照顾好父皇和阿狸,等你回府以后,我会在你那过一夜。”

呃,这叫不叫出卖肉体?牺牲还挺大,真是难为他了。

姜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竖起小拇指,鄙视。

谁愿意跟你回去,老娘还要留下来偷圣火令哪,等老娘拿到圣火令就马上穿越回去,你找鬼过夜去吧。

姜婠冲他皮笑肉不笑一下,吊儿郎当道:“好啊,我等着你给我侍寝。”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