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书号3259514]

第六章 给太子妃看病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064字, 更新于: 2020-12-26 11:03

晏玉衡微微一愣,迅速收起手,“父皇醒了?”这女人的药真的这么好使?

宫人垂目,只当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回道:“是,皇上召所有人过去,特意点名要见王爷王妃。”

姜婠甩开晏玉衡另一只手,理了理衣服,不理会他探究的目光,径直走出去。

到了寝殿,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皇后太子站在一侧,雍成帝靠在软垫上,正安抚着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

“皇上,您终于醒了,您知不知道臣妾有多担心你……”

“好了莲妃,朕现在不是没事了。不要哭了,你可知你这一哭朕有多心疼。”

皇后怨毒的瞪了一眼,鼻端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哼声。

姜婠偷偷抬眸打量着眼前的莲妃,记忆里有关她的信息不多,只知道是雍成帝最宠爱的妃子,容姿超群,进宫八年,仍旧盛宠不衰。

莲妃哭声凄凄,良久才慢慢止住,雍成帝这才像是才想起楚王和楚王妃,看了眼他们,“你们俩起来吧。”

膝盖跪的骨头都要断了,姜婠微颤的站起来,她低着头,没有任何动作,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她能感觉到雍成帝如隼鹰一般锐利穿透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那是来自帝王审视与探究,压得人喘不过气。

须臾,雍成帝道:“你们都退下吧,楚王妃留下。”顿了一下,“老三,你回府吧。”又加了一句,“好好养伤。”

皇后瞬间表情一凝,道:“皇上,楚王下毒的事您还没追究哪。”

雍成帝噙着一双阴沉的眸子,看着皇后,“你觉得是他蠢还是朕蠢?”

皇后一窒,狠狠扯了下帕子,不甘心的瞪了晏玉衡一眼,转身离去。

晏玉衡也诧异了下,他以为父皇醒了之后会让他解释,“父皇——”

“什么都不用说了,回去吧。”雍成帝闭上眼向他挥手。

“是。”晏玉衡只得应声,转头看向姜婠,刚要嘱咐她几句,却见她把头一扭,直接将他忽略。气的他发恨,轻哼一声,行礼退下。

晏玉衡出来才发现太子还没走,正等着他,“老三你真是老手段。”

晏玉衡淡淡看他一下,继续往前走,“我不懂太子在说什么。”

“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我在说什么哪?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前脚父皇刚用了你进献的食物中了毒,后脚你的王妃就给父皇解了毒,父皇会怎么想?”

太子意味深长的大笑两声,扬长而去。

晏玉衡眉心微微一簇,脚步随之一停,他转过身看了眼巍峨富丽的宫殿,牌匾上烫金的“建章宫”三个大字晃得人刺眼,他深深陷入担忧之中。

殿内,原本拥挤的房间一下子空旷出来,安静的仿佛掉一根针都清晰可闻,姜婠心中不安,惴惴的抬起眼觑看向雍成帝。

哪知他一直盯在她身上,即便是见过风浪的姜婠,在对视上他布满阴翳的眼神,也心头一唬。

“是你为朕解得毒?”他随之问道。

姜婠回道:“是。”

“你什么时候学过医?朕怎么从未听镇国将军说起过?”

姜婠随口就道:“几年前偶然遇到一位神医,他说我略有慧根,便收我为徒。只是师傅一向行踪神秘,不许我和别人说起此事,所以爷爷并不知晓。”

雍成帝微微放松警惕,“原来如此,朕听说连邱太医都束手无策,你只是扎了几针,就把朕从鬼门关拽回来,你倒是有些本事。”

“父皇谬赞,是父皇洪福齐天,上天保佑。”姜婠头埋的更低。

“呵,你倒是会说话,但你光在朕面前会说话不顶用,重要的是你在楚王面前。”雍成帝仿佛意有所指,姜婠睫毛颤了颤,雍成帝咳嗽了两下,又问,“朕的毒需要几日能清除干净?”

“七日。”粗略的计算。

“那好,这几天你就留在宫里给朕解毒吧,也正好给他时间消消气,你这次确实太过了。那到底是朕的孙儿,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朕也不会饶了你。”听起来雍成帝的身体很虚弱,说话有气无力,但每个字都像是铿锵有力的砸在地上,有着不容置喙的威仪。

说完这些话,又是一阵咳嗽,他眉宇间露出几分疲倦,毕竟是刚刚醒的人,说一会话就精神不济了。

“皇上先休息一下吧。”金茂见状,劝道。

雍成帝点点头,“嗯。”金茂扶着他躺下,他向姜婠挥挥手,“下去吧,这不用你伺候。”

“是。”姜婠正要悄悄退下,又听他道:“太子刚才来说,太子妃受了惊吓,你过去看看吧。”

姜婠奉旨看病,即便太子妃再不愿意,也不得不乖乖的伸出手让她把脉。

其实姜婠也不明白,太医院那么多人,为什么皇上钦点她来给太子妃看病。

她想了又想,唯一的解释就是,昨晚发生的事,雍成帝都已知晓。

他是派她来警示太子妃的。

也是,竟派人到皇上的地盘杀人,真是够蠢的了。建章宫的一举一动怎会逃过皇上的眼睛,即便皇上昏迷,也逃不过金茂的眼睛。

太子妃的脉象只是有一点紊乱,很显然只是受了点惊吓,没有其他的毛病。

只是……

姜婠眉头有微乎其微的轻挑,只是她曾被人下药,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看来这东宫的水也不浅啊。

“梅良哪?”等宫女出去抓药,太子妃质问道。

姜婠轻描淡写的看她一眼,淡淡道:“死了。”

太子妃双目一瞠,睁目欲裂,“你杀了他?你好狠,我这就去告诉父皇你在宫里杀人。”掀开被子就下了床。

姜婠也不阻止,反而悠然一笑,抱臂倚床,“好啊,顺便向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贴身内侍会半夜执刀跑到建章宫去。哦,不对,或许是走错房间,他是想去父皇的寝殿吧。”

“你——”太子妃脚步一滞,她回过身,不甘心的瞪着姜婠,“你污蔑我!我只是派他去杀你,我从未想过要害父皇。”

话音一落,姜婠面色一寒,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脖子,使劲一锢,道:“所以我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就应该等着你的人来杀?”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