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书号3259514]

第五章 血债血偿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202字, 更新于: 2020-12-25 12:00

屋子里一切都安静下来,很快,就听到有人从窗户翻进来的声音,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

雪亮的寒光在眼前一闪,一把钢刀就向床上砍来,晏玉衡将姜婠往旁边一推,一拳击在歹人手腕上,登时钢刀甩到地上。再一脚踢在黑衣人的头上,在地上翻了半个圈,捡起刀,转身直穿那人的心脏,立时没气。

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来的那么快,姜婠摸了摸多跳了几下的小心脏,走过去摘掉黑衣人的面罩。

晏玉衡微微眯起眼,“梅良?他是太子妃的贴身太监。”

“太子妃?”姜婠百度了下大脑,得到一些信息,“他是冲我来的。”

晏玉衡长着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成婚前曾吸引无数少女拜倒在他英俊外貌之下,太子妃也曾是其中之一。

可惜,被姜婠抢先一步,太子妃只好忍痛嫁给了长相平庸、才智平凡的太子,她始终认为,如果没有姜婠耍阴谋,楚王妃就应该是她,而不用天天面对着草包太子。

为此,她事事针对姜婠,几次害她当众出丑。

回想一下,这刺客确实刀刀向她来。

“你知道就好,若不是本王,你现在早已是他刀下亡魂!”他是厌恶姜婠,恨不得杀之后快,但他楚王府的人,还轮不到别人动手。

姜婠自是不屑,扬起下巴,“就算没有你,我也能制服他,你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更别想我感激你!再说,你怎么就断定太子妃是为了争风吃醋来杀我,或许她是为了太子,你不要忘记,要是我死了,皇上毒发身亡,你这个弑君的罪名就铁定了!”

晏玉衡冷哼一声,撇开眼,看向刺客,沉吟片刻道:“他的尸首不能留在这,要马上处理。”

太子妃的贴身太监死在他的房间,有理也说不清。

姜婠也如此认为,皇后那张颠倒黑白的嘴,还不知怎么指鹿为马哪。

脑筋转一转,打了个响指,“等我一下。”说完跑出屋外,双手合十,闭眼道:“我要一瓶化尸粉。”睁开眼睛探探袖子里面,果然出现一瓶。

她欢喜的跑回房间,打开瓶子,往尸首上一倒,瞬间空气中就漫出一股臭恶的味道,而尸首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化成了血水,只剩下一件带血的衣服。

“这么阴邪的东西你从哪得来的?”晏玉衡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具身体化为乌有,向她质问道。

“要你管!”姜婠翻了个白眼,她捏着鼻子,找了个棍子把那件血衣提起来,“交给你办一件事,把这件衣服挂在太子妃的床头。”

晏玉衡被这刺鼻的气味熏得要吐,后退了几步,但脸上依旧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模样,“本王凭什么听你的?”

“凭它喽。”不知何时姜婠又把针管拿在手上,她朝着晏玉衡比划,“你要是不去,我就给你来一针。”

看着那尖细的针呲出水来,晏玉衡心中一抖,他脸颊上的肌肉抽动了下,忍住心中的恐惧,哼道:“去就去。”

“啊——”

清晨,一声尖叫响彻皇宫,姜婠正盛着粥,突来的一声差点没拿住。

晏玉衡抬眸看一眼她,“好事多为。”

姜婠剜了他一眼,把碗叩在桌上,道:“谢谢夸奖,不过我的军功章上也有你的一半。”

晏玉衡哼一声,低头吃饭。要不是她手拿武器,他怎会就范。

姜婠哼一声,举碗喝粥。要不是打不过他,她怎么会睡地板。

这边两人刚面不和心不和的撂下筷子,雍成帝的贴身内侍金茂躬身走了进来,行完礼后,道:“奴才来拿药,不知楚王妃可否熬制好。”

姜婠朝寒酥点了下头,寒酥很快将药拿了过来。今天一早起来,她就开始熬药,怕有人做手脚,她可是亲力亲为。

“那奴才这就拿去给皇上服下。”

金茂正要端,被姜婠拦下,“等一下公公。”

“王妃还有什么吩咐。”

“这药还缺一味药引哪。”

姜婠转头看向晏玉衡,“这味药引需要至亲骨肉的鲜血。”

晏玉衡瞬间恍然,瞠目欲裂,“姜婠,你耍什么花样?本王还从未听过拿人血做药引的事。”

姜婠特意拉着长音道:“不会吧?王爷的侧妃可是每七天就用我的血做药引啊。”

果见晏玉衡一时面色多变,咬着牙小声道:“你是在报复本王!”

是又怎么样!

姜婠扬起笑容,笑眯眯道:“怎么会哪,我哪是那么小气的人。”她靠近晏玉衡,压低了声音,“我可是为王爷好啊,用一点血博个孝顺的名头,你划算的很。”她连匕首都已经准备好,“你要是不愿意,我可就让太子表现了。”

晏玉衡阴森的目光已射在她脸上,顿了顿,咬牙道:“若是父皇吃了药没有起色,本王就一刀一刀割掉你身上的肉。”

话音未落,他已经拿起匕首,撩开胳膊,似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咬牙,划开胳膊,狠狠一剜,割下一块肉。

血肉混在一起流进药碗里,惊得姜婠张大了嘴巴。

金茂惊呼,“王爷——”

晏玉衡道:“本王听说用人肉做药引是最好的方子,为了父皇的身体,别说一点血肉,就是要了本王的命,本王也愿意。”

“王爷的孝心真是难得。”金茂赞叹,“快给王爷止血包扎。”

晏玉衡忍着痛,面色如常,“金公公不用管本王,父皇还等着用药,你快送过去吧。”

姜婠看着从他手臂上流下来的鲜血,目光第一次认真的觑在他的脸上,这个男人真是够狠的,以后和他打交道,定要分外小心,一个对自己都狠的人,对别人只会更狠。

待太医给晏玉衡包扎完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姜婠开始琢磨手腕上的琉璃手镯,她研究过,戴着手镯,她想要什么东西都有,摘下再许愿就没有,她眉心纠结在一起,这手镯到底有什么秘密。

突然,一只手扼住她的手腕,“你这个贱人,胆敢捉弄本王。”

对上那双满是杀气的眼睛,姜婠冷笑一声,“ 我捉弄你又怎样?你敢杀我吗?你应该感谢我,我没让顾倾城流干她所有的血做药引,已经很仁慈了。”

晏玉衡顿时大怒,扬手就要打,姜婠倾身往前一近,如钉子一般的目光钉在他脸上,“你打啊,我警告你,你再打我一下,我一定把顾倾城的血放干!”

晏玉衡最恨被人威胁,更怒,手蓄力已经高高抬起,门被迅速推开,宫人疾步跑进来,“楚王、楚王妃,皇上宣召。”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