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书号3255207]

第7章 陈政的试探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白云映水/著, 本章共2072字, 更新于: 2020-12-10 23:20

突然,他手中的金簪和帔子变得烫手极了,心底萌芽的情愫被无形抹杀摇篮之中。

往好处想,一切只是他的推测,还未确定是萧关音。

思及此,他收起帔子和金簪,过去栖凤宫确认。

话说萧关音,从大明园一路躲开宫女太监和侍卫,狂奔回了栖凤宫。

甄有乾正坐在房中给萧关音缝衣服,他只感到一阵风席卷而过,转过头差点没被披头散发的萧关音吓死。

萧关音站在他身旁,气不打一出来:“该死的男主,怎就冤家路窄。”

甄有乾拍拍心口,安抚自己惊吓到的小心脏:“小祖宗,别告诉我,你又在外头惹事了?”

萧关音坐下,一掌拍在桌上,桌上的东西被震了起来。她气呼呼地说道:“我出去逛园子,有人要毒死陈政,谁知道陈政路过看见我,我们打起来了。”

甄有乾吓得尖叫一声,随即立马压低声音,凑近萧关音:“你把他活活打死了?”

“没有。”萧关音特别嫌弃地看了甄有乾一眼,“我只是亲了他。”

“亲亲亲,亲他?”甄有乾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你出去劫色去了?”

被萧关音一瞪,他立马改口:“不是,这究竟是个甚么情况?”

萧关音把大概情况与他说了,甄有乾轻吁口气:“还好还好,当时那种情况,你也是迫于无奈之举。”

他话刚落音,转头不见萧关音了。

屏风后,萧关音将身上襦裙脱下来,换上寝衣,将襦裙和鞋子全都塞到柜子来。

甄有乾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他问道:“关音,你在做什么?”

萧关音说道:“以陈政的脑子,一定会猜到是我,然后过来栖凤宫求证,我得毁灭证据。”

说罢,她闻了闻身上,还有淡淡的玉簪花香。

她往香炉那凑了凑,用手扇着,让烟往她身上熏。

甄有乾说道:“不至于吧,不是没看到你。”

敲门声响起,外头陈政的声音:“十一公主。”

甄有乾对萧关音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旗鼓相当的智商。

萧关音躺上床,示意甄有乾去开门。

甄有乾走过去开门,陈政问道:“甄公公,十一公主歇下了?”

甄有乾说道:“原来是政公子,公主她刚歇下。”

萧关音慵懒的声音说道:“大晚上的,是谁啊?”

陈政道:“有事想请教公主。”

“进来吧。”萧关音故意捏着嗓子说话。

陈政入内,玉手撩开幔帐,萧关音一手拄着床,撑着身子侧躺着,眼神透着丝丝媚意。

销魂秋波送过来,若非没定力,怕是魂儿都被勾去六七分。

“原来是政哥。”萧关音故作不知,“不知政哥有何事请教?”

陈政冷眼看她,她可真是会演,光是一日便见了她三副面孔。他与她不过才见第二面,竟叫他“政哥”。

他拿出金簪和帔子:“公主可认得这两物?”

萧关音睨了眼,立马否定:“不认得。”

看她反应冷淡,毫无波澜,要么演得好,要么是真不知。陈政心下不信,试探道:“那就叨扰公主了,我在找这两物件的主人。我在男子浴池外边捡到的,或许是匆忙之间落下。不敢惊动了他人, 所以先来找公主。”

萧关音闻言,想一枪嘣了陈政,他刻意强调了男子浴池,这不是暗指她偷看他沐浴。她萧关音需要偷看?她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看。

她笑道:“看来有人对政哥芳心暗许,跟都跟到浴池去了。政哥来本宫这问,难不成怀疑是本宫?”

“幼安不敢。”陈政微微低头。萧关音的反应让他心中疑虑去了几分,他不敢确定是她,也不敢确定不是她。

萧关音脸上笑意渐褪,美眸微眯:“我看你敢得很,既然不是甚么大事,我要歇息了。”

言罢,她闭上眼,手挥了挥。

陈政道:“不打扰公主安歇了。”

转身才走几步,又被萧关音叫住了他:“等一下。”

陈政转过身:“公主还有吩咐?”

萧关音仍是闭着眼,说话慢悠悠的,一字一字:“既然来都来了,良宵莫负,一起睡觉吧。”

陈政瞬间脸色就变了,她果然有病!还是间接性的。她一定不是那个吻了他的女子,必须不能是。

“不叨扰公主了。”他说完,也不等萧关音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外头甄有乾见陈政走了,连忙入内,将门关上:“关音,没事了吧?”

萧关音坐起身,眸色锐利,不高兴地冷哼道:“呀!臭小子!老娘可是公主,让你陪我睡觉,竟然敢当耳旁风。”

甄有乾听得云里雾里,他指了指门,又指了指头顶:“关音,你这剧情转折有点快,我看不懂了。不是要杀他,怎又跟睡觉扯上关系。”

萧关音说道:“调戏陈政,不过是乱一乱他的心思,他肯定认为我有毛病,然后找人问我是不是会武功。”她决定,当务之急,先杀陈政。陈政太聪明了,很快会识破她。

甄有乾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高明,先让他自乱阵脚。”

他想到一事,又问:“他会喝下毒参汤吗?”

“大抵是死不了。”萧关音应。本来打算让陈政喝下毒参汤,结果却被他撞见了,只能说他男主光环厉害。按照原剧情,陈政是活着的。

甄有乾听萧关音语气甚是失落,看来是下定了决心要杀陈政。他说道:“往后有得咱们烦忧了。”

“睡觉。”萧关音又倒回床上,养足了精气神,时刻准备着杀人。今日跟陈政过了下招,女主的身子倒是没那么娇气,再锻炼多些时日,武力值能跟这副身子契合,陈政也不是她的对手。

……

正如萧关音所言,陈政从萧关音这出去,便找人问了萧关音是否有习武,众人给出的答案都是萧关音只练舞,一点儿功夫也不懂。

回到房间,看到桌上的参汤,柏释说是萧关惠送来的。萧关惠本是要等他回来,结果左右不见人,觉得乏累便回去了。

陈政看了眼参汤,他说道:“拿出去倒了吧。”

柏释端走参汤,将参汤倒掉。

陈政拿出金簪和帔子放到梳妆台上,他眉头皱了皱,不是萧关音会是谁?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