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书号3255207]

第6章 和陈政打架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白云映水/著, 本章共2074字, 更新于: 2020-12-09 21:09

说罢,将桌上一叠服装设计图给甄有乾。

“给我做几件出来。”

甄有乾看着设计图上的衣裙,面露难色:“小祖宗哟,古人哪能这么穿。”

“我的衣服我做主。”萧关音应。

“行吧。”甄有乾一声叹息,反正最终还是要妥协的。

萧关音满意地转身要走,甄有乾叫住她:“关音,你不能这么出去。”他是现代人,看萧关音身上这身没什么。可她穿着出去,定会被人说道。

萧关音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觉得甚好。

不过看甄有乾那跟路边小狗似得哀求眼神,她还是换了身最简单的襦裙,头发绾起来,一支金簪固定。

甄有乾看着萧关音出门,他心一下吊到了嗓子眼,满面愁容。他们家小祖宗如此能作,别说大结局了,他开始怀疑他们能活到一半吗?

“唉。”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不能咋地。论本事,没有萧关音,他估计头三章他就得死。

好在他不知道萧关音那点小小的目标,不然真的就直接两腿一蹬升天了。

萧关音完全不被原书剧情影响心情,慢悠悠地逛着园子。

突然,她听到了奇怪的铃声,她循着铃声过去。

不知不觉,走到了大明园。

铃声飘荡在这夜空,越来越诡异。

突听得萧关惠的声音传来:“给本宫端好了,这是要给幼安哥哥的参汤。”

萧关音往前探了探,长廊上萧关惠领着宫女往太湖园的方向走去。她站得地方是死角,萧关惠这个角度看不到她。

见萧关惠要转身,她想了下,躲了起来,这个时候还不必要与萧关惠起冲突。

突然,转身的萧关惠稳住,一动不动。

其他那些宫女也都定住,像是按下了暂停播放键。

萧关音正觉得奇怪,长廊上一道影子闪过,端着参汤的宫女面前站着一个小太监。

萧关音一眼认出小太监是女子假扮的,模样倒是标致。

只见女太监将参汤的盖子打开,迅速倒入一包粉末。

她在宫女和萧关惠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迅速消失在长廊上。

萧关惠她们动了,萧关惠揉了揉太阳穴,继续呵斥:“还不快点走。”

萧关音仿佛看了一出武侠大剧,这个女子是谁?看来不止她一个要杀陈政。

她美眸微眯,只要陈政喝下毒参汤,无需她动手。

转念一想,黑粉前边并没有写这个剧情,是衍生剧情?

不对,黑粉是以女主角度写得,女主没有来过大明园,所以没有看到这一幕。

书中陈政没有中毒,证明他没有喝下毒鸡汤。

这也太刺激了,开头第一章就有人要杀陈政。

他这会儿还是泮宫的学生,谁会去杀一个学生。下毒在萧关惠的参汤里,庆州范氏可以排除。

看来,陈政身上有秘密。

黑粉为了虐女主,对男主的着墨都是在虐女主,事业线皆是一笔带过。她进来了书中世界,只是看到的更为全面了。

萧关音回过神,她想这么多作甚,不如想想怎样让陈政喝下参汤,一命呜呼。

她脑海中灵光一闪,下毒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陈政从昆明池回来,正好经过大明园。

他无意瞥见墙角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由于她身处黑暗中,又是背对着他,他看不清楚人。

本想喊人,又怕出了乌龙。

于是,他压下脚步,朝她走过去,先看看她究竟在作甚。

萧关音敏锐地察觉后头有人靠近,她拽紧了帔子,做好应对准备。

待那人一靠近,她迅速一个回身,踢起脚下的石子,朝那人的脸飞去。

陈政没想到这女子竟懂武功,他抬起袖子挡开石子,却还是来得及全挡开,有沙石进了眼睛,他闭上眼:“是谁!”

萧关音闻言,她打了个激灵,竟然是陈政!冤家路窄,这话说得没错。她不能被陈政发现,前有女子下毒,萧关惠送毒参汤,事情只会越复杂。

她趁机想走,却被陈政出手抓住。

萧关音将帔子缠上他的手,躲开与他正面交锋。

陈政由于眼睛被沙石打中,全凭耳朵分辨,遇上萧关音这样的高手,还是稍稍吃亏一些。

他抽回手的瞬间,萧关音帔子缠上他的脸,迅速将他的眼睛缠住,一股淡淡的玉簪花香味扑面而来。

陈政心下第一反应,她认识他,她也认识他!

他说道:“我认识你。”

萧关音挑了挑眉,倒是不笨。

突然,她瞥见远处巡逻的侍卫在走动。

她将陈政逼退到墙角,陈政察觉她的意图:“来人,有刺客。”

萧关音伸手去捂他嘴巴,被他躲开。

侍卫听见,迅速寻找声音来源。

陈政抓过帔子,将萧关音的手锁住。

侍卫走近,快发现会他们。

萧关音双手被锁,她急中生智,将陈政撞到墙上。不等陈政再次出声,她踮起脚,嘴贴上去,堵住他的嘴。

柔软的触感贴在唇上,陈政脑袋顿时一空白,心砰砰砰,随即耳根子泛红。

淡淡的药香味,唇被轻轻咬了一下。

萧关音死死抵着陈政,她清楚感觉到他身子僵住了。她趁机脱手,抬脚去踢他,陈政躲开,伸手抓住她头上簪子。

萧关音头发披散开,她趁其不备,立马溜走。

陈政扯下帔子,四周已无人。

他看了看手中的簪子和帔子,簪子不是普通人家能带,金泥帔子也非寻常人家能用。

她只是遮他眼,方才明明有机会杀他,她没有杀他,身上也没有带武器。

既不是刺客,为何要躲他?

她还……亲了他。

回想起那一幕,他脸上飞起红云,手不由抓紧了簪子和帔子,心跳加快。

“政公子。”匆匆过来的侍卫发现了陈政。

陈政将金簪和帔子收起,若无其事地对侍卫说道:“没事,我与他人闹着玩。”

侍卫左右看看,确实没异常。

待侍卫走后,陈政又拿出金簪和帔子。他仔细想了想细节,女子武功绝不在他之下,她所使招数是从未见过的路数,不是此次前来春猎的学生。

萧关惠说是萧关音打了她,萧关惠的宫女也说萧关音突然性子大变,她们几人都拦不住她。

他眉头紧锁,萧关音此前对他说得话,她确实能干出将他扑在墙上强吻的事。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