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4.踪迹(下)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3194字, 更新于: 2020-08-10 16:54

“仙草封创术”是冯明华一脉的祖传魔法,他爹也会。

“仙草封创术是个坑。”江入云对于冯明华的祖传绝技如此评价。

正常情况下,“仙草封创术”消耗的只是魔力,只是这法术相对于其他魔道法术来说它的魔法消耗多了一些而已,这放在魔域之中修行之人身上原本也是正常事情,群体性法术总有这样的特点,所以修习这魔法只需要能够修炼出比别人要多一些的魔力底子就能够将“仙草封创术”这强大的恢复治疗法术正常施展出来。但要命的是这法术是魔法,自限性不如仙法,如果自身魔力总量不够,魔力用尽之后它消耗的将是要命的东西——施法者本人的生命力!

说他是个坑,正是因为魔法消耗完之后消耗生命力的界限就连施法者本人都很难感觉出来。

江入云怀疑真是因为如此,冯明华的爹魔力修炼水平不行,所以才排在十殿魔君的最后一位。这从侧面说明了他在魔法修炼上并不努力。如此一来,也解释了冯明华虽为魔君世子却不受待见的原因——他爹压根就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当爹的如此,受苦的就是冯明华了,他虽然休息了家传魔法,但是没有良师指导,水平远远不及他爹。

方才江入云受海虹子数拳,以他身体的羸弱,没有立时毙命,想都不用想是冯明华急切之间使了“仙草封创术”消减了江入云受到的伤害,但江入云明白,以冯明华现在的水平,用上一次“仙草封创术”已是他的极限,如果再用下去,他必定会受到这魔法的伤害!

但是更要命的是江入云突然意识到,冯明华此时要做的不仅仅是保护他,他要用“仙草封创术”对海虹子进行反攻!

那些凭空出现的树叶,并没有在冯明华首次出手营救他的时候出现!它们此时出现,正是冯明华拼尽全力让“仙草封创术”增强的标志!

可是,一个治疗性的魔法怎么可能具有攻击能力?

江入云没有魔力,冯明华咬着牙齿并没有收手,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冯明华双掌在胸前变换着数种手势,一道道绿色波纹中夹杂着指头蛋大小的叶片争先恐后地向着海虹子飞去。

绿色波纹中,海虹子的拳头影子不见了,代之以一道道绿色的齑粉,那是树叶和拳影对冲后流下的魔力残渣,但是随着绿色波纹穿透拳影之后继续向着海虹子扑过去,海虹子不喜,且在尖叫了:“白羽!救我!”

白羽正是随着海虹子一同而来的锦衣青年!

冯明华嘴微微裂开,露出嘴角的利齿。仙草封创术能够治疗伤,却无法清除对魔力会造成伤害的东西,这法术如果命中海虹子,将会把粘在他头脸上的“蚀心草”给封在伤口之上,让他即便是回去医治也难度翻倍!

冯明华并不是坏人,他只是恨这些师兄们不是正常师兄弟!

一道银光飘过。

冯明华的数绺发丝由黑转白。

“住手!”江入云心中一惊,一口鲜血和着叫声喷了出来。

而祸不单行,锦衣白羽动了。

白羽右手食指中指虚虚夹着一物轻轻一挥,空中便落下一片盾牌大小的冰块,斜切插入海虹子面前的地面。而冯明华冲向海虹子的绿波悉数撞击在冰块之上,冰块上立时长出十几片手掌大小充满生机的树叶,在寒风中兀自摇曳生姿。

“哼,吃力不太好!”白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手又握成拳头,一拳挥向冯明华,一道冰风穿过十几米的距离,尽数击在冯明华身上。

冯明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瞬间被冰封在一块一人多高的冰块中,嘴角一片殷红。

“师弟!”江入云在嚎叫,但他自己觉得这叫声在离开他的身体,如同在天边那么远。

之后的一片黑暗,如同眨个眼睛那么短。

黑暗中,江入云没有做梦,也没有别的什么感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手脚已经没了感觉,胸前像压了一块石头般沉重。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东西渐渐清晰起来。他在空中。被绑住了双手吊在空中。太阳出来了,挂在半空却没有一丝温度,没有风,也没有雪,一些寂静如同世界初生一般。

“师……弟!”江入云的思绪依旧停留在白羽击中冯明华那一刻,他辨得出来自己被吊在崖边的树上,向着原来打斗的地方望去,马车、冯明华和海虹子一干人等都不见了踪迹,地面上唯留下一片杂乱的脚印。江入云声音嘶哑,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不见了冯明华,江入云心理倒安定下来,冯明华再怎么不济也是堂堂魔君世子,海虹子不敢对他怎么样,看样子他是被海虹子弄回去了。冯明华死不了。“哈哈哈哈……”江入云不禁喜上心头,心中一乐,嘴巴里面又是一口血水涌了出来。

扭头想着崖边看去,与意料中一致,他的柴草屋再次被烧成了一堆废墟。这下好了,自己又有新的草屋可以住了。江入云不觉又高兴起来,于是嘴巴中一甜,又是半口鲜血吐出来。

“咦?身受重伤,又是被在风雪中挂了两个多时辰,为什么我没有死?”江入云脑中莫名出现了这个问题。向自己身上看看,虽然海虹子将他挂在了树上,但是却没有发现他外衣之下还裹着三件从师叔哪里偷来的衣服。大约他只认为江入云是将一些破旧衣服穿在底下御寒,懒得翻上一番。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有别的方法将江入云绑在树上而不用自己动手。

看起来是这衣服救了他。再感觉一下,衣服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紧贴着他的肚子,柔柔软软的,倒是温暖异常,只是碍于他现在被吊着,手脚没了感觉,无法查看那是什么东西。

江入云心中又是一喜,看来天无绝人之路,终是没有把他的小命要走。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江入云按捺心神,没有让血水再次涌上心头。

虽然在万灵堂没有修习魔法,但是武功方面他还是学习了不少,对于控制身体技能方面还是有些见识,当下运起心法,心中烦恶慢慢压了下去,而手脚也渐渐有了知觉,一个时辰之后,手脚竟慢慢有了点知觉。

此时时间已近午后,空气透亮,远山入眼,竟然让他心胸舒畅至极。不知不觉一手小诗便从嘴中流了出来。

如鸟似仙挂灵山,一腔游思上青天,欲问上帝借御笔,写个天书如此般!

小诗出口,江入云又觉得自己有些狂傲了,自己连自己都救不了,被人打成重伤挂在这里,心下却又想着更高处,却是有些失心疯了。不觉又觉得好笑,是以控制不住,又哈哈笑起来。

“好诗!小兄弟好兴致!”

突然,有人在山崖边大声赞道。江入云向着山路上望去,山路上走来一个青年人,一身粉红色仙衣,面色俊朗,一头乌黑的发丝用根丝带束缚在脑后,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从脚步上看来沉稳有力,不是仙者却是何人?

来人转过山崖,一望见江入云微微一愣:“嗯?原来还真是挂在山上的呀,我还以为小兄弟在此书饮酒什么的,诗兴大发才作此佳作的呢,诗不错,很有意境,在这雪后阳光中让人心情舒展,我刚听着就只觉得这‘挂’字用得十分……有特色。呵呵……不想还真是挂着的呀。”

来人将手中折扇微微一挥,江入云手上的绳子自然断裂,这个人被一股自下而上的暖气托着,慢慢落在了地上。

江入云人一落地,手脚却依旧无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呀?还受了伤?”来人更是惊讶,食指轻弹,一轮金光自天而降,将江入云笼在了其中。

江入云瞬间觉得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愈合如初了。不禁惊讶地看看自己的胳膊,又看看自己的腿,从地上站了起来。

片刻之后,山崖上燃起来一团烟火,烟火之旁摆着一张石桌,两张石凳,石桌上放着江入云从来没见过的糕点、还有他根本叫不上名字的果子。

青年神仙自顾自扇着扇子,也看不出来他在这隆冬天气有汗冒出来,只笑意盈盈地看着江入云将桌上的糕点和鲜果饿狼一般卷入自己的肚子。

“慢些,管够,不用急。”青年笑道。

江入云根本不管自己形象有多难看,一顿风卷残云之后,终是拍着肚子道:“咯~唔,味道不错,就是不知道仙法变出来的东西顶不顶饱。”

青年哈哈大笑,道:“这可不是变出来的,这是仙山上正正经经长出来的!我比较贪口,便编了个戏法将他们带在身边。你们魔族难道平常用餐都只变出来的么?”

“那倒不是。”江入云反驳。

“那就对了。”青年点了点头。

略一沉吟,青年道:“你身上没有魔力,你是住在魔域中的人族么?”

青年脸上的微笑没有褪去,但江入云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除了冯明华,江入云在万灵堂没有朋友,他本能地对外面的陌生但对自己友好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青年此话出口,江入云尴尬一笑,道:“喔,你看出来了?嗯,我这样子也瞒不过你们这些神仙,是,我没有魔力,但至于我是不是魔族……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我娘去。”

“令堂?令堂也在这里么?”

“不,她不在这里,她这会儿应该在地府。”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