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3.踪迹(上)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3366字, 更新于: 2020-06-08 23:01

翌日,天色蒙蒙亮,冯明华便来了。

路程稍显遥远,早些出发是个正理。

与往日不同,他的枣红马后挂着一辆马车。马车虽十分简陋,一看便知是用拉草料的车改建而成,车厢是用竹席弯卷之后用铁钉钉在上面的,但是看着让江入云十分心暖。

冯明华有魔力护体,锦衣之下只需要穿一件薄薄的牛皮软甲便足可以御寒,以他的心性,这种天气骑上枣红马,然后在山谷之中驰骋比在草原什么的要刺激有趣得多,特别是现出他魔族世子的身份再让什么人看见,那更是让他潇洒地连头发尖尖都舒展开。但是冯明华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在晚上做了这么一辆马车厢。

但这么做也是有代价的,即便是魔王的世子,冯明华却不是个木匠,一晚上敲敲打打,手上已经便是伤口,除了竹篾割出来的口子,还有不少榔头敲到手指的青痕。

江入云转身进了柴屋,一番搜索后拿出个瓷瓶,走到车前将瓷瓶塞到冯明华手中:“把手上的伤口抹一抹。这是杜鹃花叶子做成的膏,对你伤口有好处。”作为师兄,他心中有些愧疚,但是以他现在的状况,也只能如此做了。

冯明华嘿嘿一笑,接过伤药却不急着抹,而是从江入云的柴屋旁抱过数捧干草,铺在了车厢中。

江入云站在车边笑道:“唔,看不出么,我这个师弟竟然还有如此才能。这车厢在集市上卖出去,再怎么样也得值个7两银子吧?7两银子,足可以买一亩半地了。”

冯明华笑道:“师兄有成为地主的潜质。”

“唔,我也觉得是。”江入云点头道。

风雪已经停了,但是天色还是阴沉沉的。冯明华看了看马身上的毡垫有没有捆好,又细细检查了马蹄。江入云看了看天色,再次将自己的柴屋翻了一遍,然后又取出六七个瓷瓶,装在一个布袋中放在了马车上然后钻进了马车车厢。这些瓷瓶里面除了防止冻伤的膏药,还有不少是酒泡的山参,冬天里暖暖身体再好不过。

冯明华眼睛一亮,道:“师兄,你还有成为药王的潜质!”

江入云来了兴致,笑道:“成为药王是我的理想之一。”

四下无人,两个闲谈甚欢,想到即将要离开万灵堂出去游玩一些日子,心中也轻松至极,江入云心情大好。正要吹嘘一番,余光一闪,瞥见山路上突然走来四个人,只好硬生生将话头打住,停止了嬉闹。

走来的四人衣着与冯明华相同,也是万灵堂服色,为首的一人嘴边长着一颗痣,腰间别着一把短刀,身材略胖,显然营养不错。男子身后三人一个亦身着锦服,看着不太喜欢言语,剩下两人则是常随打扮,却是万灵堂的普通俗家弟子。略胖男子甫一出现,便朗声笑道:“哈?药王?我看是膏药王吧?……诶,我说这老十一晚上不睡,在自己个院子里面捣鼓什么呢,搞了半天,弄了一辆马车?这是要干什么?带这九头蛇去做什么?又去偷鸡摸狗子?或者……去哪里耍什么把戏?”

“六师兄?”冯明华低声呼了一声。他看起来并没有发现自己晚上的行为被人窥到了。虽然做量马车并不是什么违反万灵堂规矩的事情,但是这个师兄主管堂中物资,如果他说这木车原本就是堂中物资,不报他一声就私自使用了他冯明华道也推拖不过去。

“我又没有……”冯明华正要争辩,江入云却暗暗拍了拍冯明华的手臂,转过看看六师兄,将被风略略吹乱了的发丝夹到耳后,笑道:“九头蛇?哎呀呀,六师兄真是高看我了,九头蛇那可是砍了八颗头都不会死,你看看,我在这里冻得就剩下一条命了,如果再不下山去找个地方避避风雪,恐怕明天的太阳也就跟我无缘了。至于偷鸡摸狗子这些事情,小爷现在已经不做了,山上东西多的很,打两只山鸡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小爷我这两天懒得动,便宜了这帮畜牲而已。”

江入云这话说得很没有底气,这些天他都快被冻死了,连饭食都要冯明华送过来,何来气力上山打猎?但是即便是冻死,在气势上也不能矮上半截。

六师兄闻言嘲笑道:“山鸡?就你这快被冻死的小狗还能捉到山鸡?”随着他的嘲笑,他身后的常随也哈哈笑道:“小狗!快回你的狗窝里去吧,省的给万灵堂丢脸了!”

六师兄身后的那身着锦衣之人也不说话,只默默瞟了江入云一眼。

江入云的牙齿咯咯响了两声。

“六师兄!你怎么能这样!”冯明华正要上前去,却被江入云一把拉住。“咱们不是对手,不能吃这眼前亏。”江入云低声道。

“怎么?还想动手?”六师兄海虹子一边背着手踱到冯明华和江入云跟前,一面上上下下打量着两人。

“一个万灵堂的弃徒,就算是杀掉了在这魔域之中也就是死了一个平常人,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十殿魔君追究起来,万灵堂也可以说他是受不了这里的环境自然死亡,但是我就奇怪,你一个堂堂魔君世子,怎么这么喜欢替一个没有什么前途的人类出头?”海虹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冯明华跟前,不怀好意地仔细打量着冯明华。

“哦,我忘了,你是魔君的弃子。”

“你!”冯明华的痛处正是家中母亲失宠、自己又被塞到万灵堂的情况。与别家魔君的世子相比,他既没有魔域中数一数二的师傅专门教导,也没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更没有魔君世子该有的权势,用“弃子”来形容正是他不能容人戳到的伤心之处!

江入云又一把将他拉住,冷笑道:“哼!海虹子,我这里是狗窝的话,你跑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做一只狗?咱们之间狗咬狗,没所谓,十一师弟是无辜的,不要伤及他么。说吧,无事不登狗窝,有什么事都冲我来。”

“呦?撑老大了?”海虹子笑道,“嗯,宁愿做一只狗。不错,算是本分,不过你这小狗做事也忒不地道了,怎么连昨天四师兄剥下来的狍子皮都敢偷?那只狍子浑身雪白,颜色再好不过,我正打算整理了送给师叔做新衣服呢,你这一偷,我拿什么去做衣服?识相的话赶紧给我还回来,免得我动手!”

“狍子皮?嗯,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给你?”江入云笑道。

“九师兄?”冯明华知道江入云根本没有拿什么狍子皮,可是他怎么没有反驳?

江入云轻松一笑,又道:“没错,那狍子皮毛色纯白,毛摸起来柔软细腻,就算不是最好的兽皮,对于我这怕冷之人来说却是上好的御寒之物,进了师叔那穿不完的衣库,生生是浪费了。不若六师兄高抬贵手,干脆就送我得了?”

“嘿,还真是你拿了!”海虹子一伸手:“拿来,原样归还,我就既往不咎,否则今天就拆了你的狗窝。”

“给!”江入云也不思考,直接伸出手,手指展开,赫然是一把红色的粉末。

“蚀心草!”海虹子惊呼。

这毒草十分邪门,对本身没有灵力或者魔力之人没有丝毫伤害,但是对于那些有修为之人来说却是极为要命之物,专销蚀魔力或者灵力,丝毫沾染不得。

江入云打开手掌,却没有将毒草粉末撒出去,原本他只是想吓唬海虹子一番,让他知难而退,因为这种事情他懒得解释。

药粉现于掌心,江入云却未曾料到海虹子惊慌之下不退反而欺身上来,用跟他略胖的身体根本不匹配的速度捏住了他的手腕。

好吧,既然你不怕,那就来吧。

江入云根本不动弹,将手掌一翻,轻轻往前一推,药粉便要撒散出去。

“嘭”的一声,一只拳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江入云的面门之上,紧接着是砰砰砰数声,分别是胸口三拳、腹部四圈,肩膀两拳,江入云倒飞出去,仰面摔倒在雪地之上。

“九师兄!”在冯敏华的惊呼声中,海虹子竟然还腾出手来,用衣袖轻摆,竟然将绝大部分的蚀心草药粉尽数卷到了衣袖之中。尽管控制得足够快,但还是有少许药粉飘到了他的脸上,顿时海虹子的脸上便出现了一片青紫的色斑。伤了江入云,海虹子也没有捡到什么便宜。

“如意神拳?”江入云从地上被冯明华扶了起来,嘴角已是一片殷红,他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试图爬起来,却脱力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哼,看起来六师兄的拳法又精进了,须臾之间竟然躲开了我的药粉,还给了我十拳。”

海虹子将裹着药粉的袖袍直接撕了下来,往地上一扔,然后摸了一把脸,竟然是一片血迹。他气急败坏道:“小畜生,你敢对本门师兄下如此毒手!?”

江入云张嘴笑道:“老奴才,对本门师弟也没见你手下留情啊!”

“我做了你!”海虹子怒极,原地发力,竟是使出全部功力对着坐在地上、看起来已经全无还手之力的江入云袭来!

海虹子的“如意神拳”说是拳法,实际上却是武功、魔法的混合之术,若是练到十层功力,一拳打出去会有百道拳影,而且拳拳如铁,百米之外也是一片死地。若是修习之人再在拳法上附着冰火等法力,则威力奇大无比,只是海虹子看起来并不对修炼魔法武功感兴趣,是以修习了十年多,也只到能在几米范围内打出十数拳而已。

但是,只这十数拳,也可以要了江入云的命!

便在这时,江入云的眼前却毫无征兆地飘起来数片绿油油的叶片!

“师弟!快住手!”江入云绿叶入眼,并不是替自己将在海虹子的拳头中被砸成一滩烂泥在着急,而是使尽全身力气想要站起来去拉冯明华,因为他即将释出的,是以自身为代价的“仙草封创术”!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