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113:九品凌阳草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86字, 更新于: 2015-08-23 22:59

秀暖莹都要被这个家伙气死了,坏了她的事情还反过来嘲讽她的幻香没用,不由得暗暗咬牙说道,“若是你觉得幻香没什么用,我给你多吃一些,你自己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青衫修士被这话噎了一下,但又不敢去试一试幻香的厉害,谁知道秀暖莹不会公报私仇,给他喂别的东西?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他当然不会傻乎乎选择硬抗。

他面上露出一丝为难,僵硬地转移话题,“既然那个女人没有办法自己离开,那么她有可能去了哪里?难道是有人和她接引,趁着我们两人对战的时候浑水摸鱼?”

秀暖莹看出对方的窘迫,若是按照她以前的性格,这件事情肯定就这么算了。

但现在却不一样,她不想自己再受憋屈了,哪怕不能让对方付出什么代价,口头上也不能输了分毫。她哼了一声,声音中带着点儿鄙视,“我怎么知道?之前你不由分说缠着我,我根本没有其他功夫去关注别的地方,更加不知道她还有同伙……”

青衫修士自觉理亏,哪怕想要反驳也找不到能反驳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他看了看自己左右的两位金丹期修士,硬生生将这口憋气咽了回去。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他没办法浪。

只是,他并没有觉得秀暖莹哪里特殊了,为何她在清华宗的辈分这么高?两名白发长须的金丹期修士都要恭恭敬敬喊她一声师叔祖。这种事情放在西州,根本是不可能看到的。

西州的门派崇尚力量,辈分都是按照实力来的,同门相争更是寻常。

当然,这种风气也是没办法,西州灵脉贫瘠稀少,哪怕是大宗门也不能保证资源充足。

在这种情况下,修炼资源自然会向着天赋高、实力强的弟子倾斜,其他资质和实力比较低的弟子想要出人头地,只能更加努力!长年累月下来,这也早就西州民风彪悍的现状。

秀暖莹的实力层次比他高,融合大圆满境界,然而高是高了,却也不是看不透。这种实力放到他们宗门,其实算不上十分出色。可她的辈分却能让两名金丹期修士喊她师叔祖!

青衫修士忌惮两名金丹期修士,加上他自己的确理亏,现在自然不敢反驳秀暖莹的话,乖乖承受下来。等对方的火气稍微降低了一些,青衫修士问出自己的疑惑,“我找这个花魁算账,因为她伤害了我的师弟,你又是为什么女扮男装找她麻烦?”

青衫修士是西州长歌宗弟子,他和几名师兄师弟一起相约出来游历。因缘巧合之下,几人分开了,青衫修士和他的师弟辗转来到南州,被南州迥异于西州的民风民俗所吸引。

青衫修士那个师弟啊,性格有些小毛病,自控能力十分堪忧,一不留神就会惹下麻烦。

照理说,男修士找个女人 并不是什么大错,青衫修士的师弟早已经过了开荤的年纪,尝尝鲜也是十分正常的,可事情坏就坏在这里!他师弟找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轻红!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秀暖莹这样逆天的神识,青衫修士的师弟就没有看出轻红的伪装,还以为她是寻常烟花之地的花魁,一次之后食髓知味,偷偷摸摸又去了几次,竟然都没发现自己身体上的麻烦!等察觉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

青衫修士恨恨地说道,“那个女人害惨了我师弟,我当然要找她的麻烦。只是这个女人谨慎得很,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可……唉,我当时还以为你是那个女人的同伙,所以就……还请这位道友能见谅一二……”

青衫修士虽然觉得憋屈,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朝着秀暖莹深深得地拱了拱手。

对方都真诚道歉了,秀暖莹当然不会继续拉着对方不撒手,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然而她脸上有面纱覆盖,对方看不见,但那双眼睛却透露着两分笑意,让人不禁遐想她的笑容是何等模样。当然,秀暖莹是不可能在陌生人面前摘下面纱的。

对方道了歉,给了台阶下,秀暖莹自然不客气,顺着说下去,顺便自谦两句,“这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至少我也有一部分责任。至于我为什么找她麻烦……也不能说是为了自己,我只是调查一件事情的时候,碰巧看见了,然后发现了一些端倪。”

秀暖莹也觉得这个修真界还真是乱啊,出门走两步都能碰见这种事情。虽然事情有些麻烦,但秀暖莹并不觉得后悔。正相反,她反而觉得自己管对了,轻红这样的祸害留不得。

青衫修士狐疑得呢喃两声,问道,“端倪?什么端倪?”

他看到轻红的时候并没觉得哪里奇怪了,若非他的师弟此次遭难,极有可能性命不保,他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跑过来找轻红麻烦。他的师弟,身子骨已经十分差了。

秀暖莹暗暗翻了个白眼,说道,“一个融合期的女修竟然在当花魁,你不觉得这件事情挺扯的?所以我调查几个她的入幕之宾,发现这些几人的症状十分相似……那个轻红使用的采补之法实在是太过狠辣。若是不将她控制起来或者除掉,到时候会有更多人受害。”

秀暖莹的想法很好,她甚至快要成功了,轻红都已经被幻香彻底放倒了。

然而没等她开心,此时却杀出一个陌生人,这个青衫修士愣是将她一片大好局势给搅成了一锅粥,要不是秀暖莹这会儿还有些理智,早就一巴掌糊了过去了。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青衫修士听了秀暖莹的话,心中更是羞愧难当。

对方是为了完全陌生的人出手,可自己却连自己的师弟都保护不好。

想了想,青衫修士又是拱手作揖,诚恳道,“不瞒这位道友,我和师弟都是长歌宗弟子,因缘际会来到南州……本来还想尽快赶回去,然而沿路上全是妖兽,在下也想给师弟一个安静修养的地方……不知……贵宗派能否行个方便?等事情了结,在下定会携重礼上门致谢。”

之前说过,西州这个地方相当贫瘠,哪怕是大宗门的弟子也要勒紧裤腰带。

长歌宗近些年被血炼门打压得够呛,虽说长歌宗也是十宗之一,但想要和血炼门一较高低,着实有些难度。

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之中,青衫修士自然囊中羞涩,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青衫修士又不是秀暖莹,没有那么强大的神识,他也不知道师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他的生机一日比一日薄弱,眉宇间的死气也一日比一日浓郁。

若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用一个月,仅仅半个月就能让师弟魂归天外。

怎么说也是一起出来的师兄弟,他也不想对方出什么事情。更别说这师弟还是他看着长大的,对方若是彻底没了,他不仅对不起自己,也无法和宗门交代。

出于这些考虑,他这才会二话不说就上门找轻红麻烦,只可惜,他的智商似乎有些欠费,反而将轻红给放跑了。轻红没找到,但他还有多余的时间去找,可师弟的身体已经不能继续拖延了。

只是他囊中羞涩,根本没有办法提供给师弟这么多养生的东西。

无奈之下,只能暂时求助清华宗。不过青衫修士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心中也有些忐忑。

破坏秀暖莹的计划不说,他还要凑上来找对方帮忙,换成任何人,多半会不理他。青衫修士甚至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然而他没想到秀暖莹不仅没有出口羞辱,反而很温和地答应了。

看到青衫修士傻愣愣的表情,秀暖莹嗤了一声,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虽然你耽误了我的事情,但轻红这个女人身上有幻香,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她,你师弟却不能拖了……不瞒你说,那个轻红的采补办法相当毒辣,你师弟损失的……恐怕是最重要的那一口阳气。”

秀暖莹一说出这话,青衫修士又一次愣住了,不过这次不是傻愣愣,而是吓愣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青衫修士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有些难言的酸涩难受,他略显忐忑地问道,“这样一来……我师弟还有救么?”

秀暖莹摇了摇头,叹息道,“办法倒是有,不过这个可能小得近乎为零,你还是别多想了。好好照顾你师弟,到时候打起精神,将轻红那个女人捉到我面前……这可是你将她弄丢的,自然也该由你将她抓回来……”

她的话没有说完,却见那名青衫修士猛地伸手抓住她的衣袖,坚决问道,“道友,你说我师弟还有救?到底是什么办法?只要你告诉我,不管是什么办法,我都会尽量给他找来。”

秀暖莹见到他手上的动作,眉心微微蹙起,略显不悦。

她不喜欢和陌生人有太亲密的接触动作,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袖子从青衫修士的手中解放出来,她缓缓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可能性太小了。这需要一株名为九品凌阳草的灵株……如今这修真界,几乎找不到……”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