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112:轻红不见了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80字, 更新于: 2015-08-22 23:42

秀暖莹正想要喝住青衫修士,他却趁着这个空档偷袭人。冰凉中带着一丝说不出阴寒之气的剑尖从皮肤上掠过。那种寒气带着一股令人厌恶的黏腻之感,让秀暖莹瞬间清醒过来。

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地爆退开来,可是那一瞬间感觉到的触感依旧刻骨铭心,怎么也挥之不去。哪怕是秀暖莹,这会儿也觉得有些后怕……一个融合中期的小修士,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么危险的东西?她暗暗咬牙,力气之大,甚至连牙关都有些麻木了。

秀暖莹没有试过噬魂蛊毒的危害,但想想当初那位师兄说起这东西时的表情,也足够令人忌惮了。若是这东西不小心流了出去,不用兽潮暴动,一个噬魂蛊毒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整个清水城变成一座死寂的亡魂死城。想到这里,秀暖莹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投鼠忌器的感觉真心不好,秀暖莹此时已经郁闷得想要吐血了。

青衫修士似乎也发现秀暖莹对他的本命宝贝有天然的畏惧,心中更是有恃无恐,连脊背都挺直了几分。下手更加迅捷狠辣,每招每势都能将人直接送上西天。

秀暖莹不得不闪避,更加让她想要吐血的是,她闪避的同时还要注意对方的招式。

天香楼那群人虽然没有跑上来看戏,但也围在外头啊!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真以为修士之间的斗法很好看?为了看个热闹,甚至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了,也真是让人醉了。

若不是秀暖莹,碰上一个和青衫修士一样肆无忌惮的家伙,保证能在顷刻之间毁掉大半个清水城。她渐渐被对方逼到角落,秀暖莹无奈之下只能召出七星破魂剑抵挡。

一道强横无匹的剑气在空中落下圆弧痕迹,爆射向那名青衫修士。他似乎没想到秀暖莹也会有灵器,而且还是上品灵器!这种东西,哪怕是家底丰厚的大宗门,看了也要眼热。

外头看戏的人,有些家伙比较聪明,这个时候没有围观看戏也没有嚎啕大哭,而是直接找驻守兑换点的清华宗修士。为了保证安全,兑换点至少会有一名金丹期修士坐镇。

对于大部分散修来说,金丹期修士就是不可攀越的高山,可以震慑住绝大部分蠢蠢欲动的不法之徒。而那些不惧怕金丹期修士的人呢?他们也看不上兑换点的东西。

兑换点的东西的确昂贵,然而这个昂贵只是相较于散修来说的。能混到金丹期以上层次,手头怎么说也会有一两件宝贝。哪怕宝贝数量不多,但质量足以秒杀兑换点的大众装备。

这些人就是跑去找兑换点救命,毕竟是修士之间的争斗,也只有更强的修士才能解决。

然而他们还没有赶过去呢,清华宗的执法队伍已经快速赶来。若是秀暖莹这会儿抽出神识去分辨一下,肯定能发现执法队伍的两位带队队长,竟然都是金丹期修士。

“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敢清华宗的地方闹事!”

人未到,声音先至,只见两名白发长须的修士从天而降,他们都穿着清华宗风格的衣裳,看起来仙气十足,雪白的长须微微飘动,更加增添两分说不出来的意味。

清华宗虽然只是十宗之一,但最近风头旺盛,大有赶超落寞的血炼门的架势。因为声望提高了,宗门弟子出去更加有自信,恨不得整天将自己的门派服饰穿起来,出门浪一圈。

至于血炼门什么时候落寞了?这可有话要说了,紫霄门的太上长老威风出关,血炼门前任门主钟霖被打得半死不活,还折损了许多心腹。太上长老派人送信给血炼门,想要将钟霖领回去,让他们的太上长老滚过来见她!结果呢,人家根本不为所动,钟霖就这么憋屈死了。

前任门主死了,大部分精英心腹也没了,太上长老不肯出关,血炼门现在上上下下一团糟。

在这个情况下,蒸蒸日上的清华宗自然更加受人瞩目。至于法华宗?

人家是禅修宗门,一向喜欢低调,不喜欢张扬,门人弟子出去都是清一色的僧衣篼笠,偶尔还会化个缘,太过低调了,很多人谈及清华宗的时候,下意识将法华宗给忽略掉了。

幸好法华宗和清华宗同气连枝,两家的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衩,所以也不在意这点。

这两位清华宗的金丹期修士落下之后,立即施展术法将天香楼残留包围起来,免得那两位修士动起手来不管不顾,伤害普通百姓。清华宗的修士很多都是清华宗属地的当地人,对普通人也更加怜悯一些。若非这样,他们也不可能在兽潮暴动中那么尽职尽责。

一名金丹期修士维持阵法,一名准备进去抓人。然而不等他们有所动作,秀暖莹已经爆发将人狠狠揍了一顿。两位金丹期修士的举动也减免了她的后顾之忧,下手更加不留情面。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秀暖莹想到之前的憋屈,心中怒火更盛,提着这人的衣领子走出废墟。

他的中品灵器已经被他收起来了,除非自己拿出来,不然秀暖莹怎么做也没有用。

相较与秀暖莹的态度,青衫修士更是有恃无恐。

清华宗的名声他还是相信的,只要自己将真相告知两位,他们肯定会帮助自己拿下这个小人。秀暖莹目前还是伪装的模样,当她提着晕乎乎的青衫修士,那位老鸨哭得更加伤心了。

本以为钓到了大金龟,没想到对方就是给自己惹来泼天灾祸的人。再想想自己之前贪财透露的实情,心中更是生出一股绝望来。天香楼没了,估计这个人还会要自己的命。

秀暖莹并没有理会老鸨的哭嚎,她有些不耐烦地拧着眉头,看向两位金丹期修士,将手中的人丢给其中一个,说道,“两位,麻烦你们将这个家伙看好了,这种害人的东西……”

秀暖莹已经猜出她和青衫修士都误会彼此,然而这个男人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自顾自相信自己的判断,反而耽误了她的时间,简直令她倍觉恶心。

青衫修士听到这话,猛地跳了起来,然而他却被那名金丹期修士死死困住。不过困住了手脚,却没有堵住他的嘴巴,他嚷嚷喊道,“谁害人了,明明是你和那个叫轻红的妖女联合起来害惨了我师弟,我今天过来就是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抓起来……”

秀暖莹连看都不想看这个家伙,就这么点儿智商,也想出来浪?碰见一个脾气乖张一些的,之前就能一剑要了他的命。不过对方手中的噬魂蛊毒让她在意,暂时不会要他的命。

“哼,什么狗男女,连本姑娘是男是女都认不出来,你眼睛瞎了?”秀暖莹挥袖撤去伪装,一身清华宗的服饰,脖子上还挂着多宝蝴蝶璎珞,璎珞之上缀着三生莲玉坠。

这是最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只要是在清华宗的地盘,就没人能给她脸色瞧。

果不其然,两位金丹期修士一见,立即双手一拱,恭恭敬敬喊了一声,“拜见师叔祖。”

什么?师叔祖?青衫修士彻底愣了,他没想到秀暖莹的伪装之术竟然这么强,自己一直没有发现。然而,若她是女子,又是清华宗的师叔祖,那就不可能和轻红有牵扯了。

这么一想,他顿时面红耳赤,因为他突然想起来秀暖莹之前接连几次说要解释,但自己却任性地不听不听,然后……_(:з)∠)_,谁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解释?

青衫修士欲言又止,秀暖莹嗤笑说道,“这里可是清华宗的地方,没人敢冒充我的身份,那人也冒充不来。现在轮到你解释了,为何突然攻击我?”

青衫修士听她这么一问,顿时来了底气,梗着脖子问道,“那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又怎么去这种烟花之地,还伪装成男人?我攻击你……这是我的不是,但我也有自己的理由。那个轻红……她祸害了我的师弟,害得他现在……我身为他师兄,自然要过来铲除这个妖女。”

秀暖莹一听,顿时明白青衫修士未尽之言。

呵呵,估计是他师弟过来找女人,最后却被轻红坑了,现在命不久矣。

青衫修士见状急了,抄着家伙就过来算账。

自己运气差,正好在轻红房里,她之前又有维护轻红的举止,自然而然就被误会了。

说是这么说,但无缘无故被人牵连,受了一肚子憋气,她怎么甘心这么简单就放过对方?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轻红,将她带回宗门好好审问,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其中一位金丹期修士主动去找人,却发现轻红竟然不见了!

“怎么可能?她中了幻香,没个几天根本醒不过来……”秀暖莹暗暗咬牙,到嘴的鸭子竟然飞了,若是让轻红逃了出去,难保她不会变本加厉报复人。

被揍得猪头猪脑的青衫修士嘴贱了一句,呵呵道,“什么幻香,这么厉害,竟然还能将一名融合初期修士迷倒好几天?我想,估计是我们打斗的时候,她趁机逃了吧?”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