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37:因果轮回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16字, 更新于: 2015-06-08 23:21

对于修士来说,没什么心魔誓言比这更加有力了。哪怕是刚刚进入山门的小菜鸟也知道,不能随随便便向心魔起誓,一个不慎,身死道消都是轻的。

呵呵,可是对于秀曲汐来说,这个誓言根本没什么约束力。

她撒谎了吗?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谎言,只是将某些内容模糊了,故意引导旁人脑补而已,正因如此,她才说得这么坚定!

重生一世,秀曲汐成长了很多,不说别的,光这演技就蹭蹭升级,睁眼说瞎话都是张口就来,一点儿不带打腹稿,哪怕是清云这样见多识广的老狐狸都被她隐瞒过去。

当然,不能排除这个消息太震撼,让他过于惊讶,以至于没能发现秀曲汐那点儿小九九。

秀曲汐不知道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身边的湛远微微蹙了蹙眉头。作为一个全程围观的那场撕逼大战的看客来说,秀曲汐这番话不能说完全错误,也不能说完全正确。

湛远承认自己是清修多年的小和尚,没接触过太多勾心斗角,但不能无视他的智商啊!

然而,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秀曲萍和继室夫人被带走也是事实,他这会儿拆人台阶,实在是不理智。基于种种考虑,湛远选择了沉默,任由在场众人继续脑补各种阴谋论。

秀家,对于凡人来说是个不能惹的家族,但对于其他修士来讲,不过是一个胳膊稍微有力的婴儿。秀长影一死,其他奴仆也被清理,秀曲萍失踪,秀曲汐受伤……一系列的坏消息接踵而至,倒是给了旁人机会肃清秀家的蛀虫,也将跋扈的秀家打醒。

按照秀家之前的发展,迟早会把自己作死。但经过这次打击,他们都学会收敛尾巴做人了。只要没有其他坑爹的事情,秀家应该会好好的……至少不会发生上一世的惨剧。

秀曲汐想到这里,暗暗松了口气。她的确恨过秀家,但这个家族毕竟养育了她,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世家女子,她对家族还是有一定责任心和归属感的。

如今这么一闹,是福不是祸,至少让家族的人都学会谨慎做人。

清云得到这么一个惊悚的消息,连忙准备回宗禀报。邪修儿女打入正派宗门,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说不定清华宗也有这样的【卧底】,关键时刻会酿出大祸的!

当然,考虑到秀暖莹的安全,清云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将队伍都拉走,而是将他们留下来。

反正最近还有兽潮暴动的威胁,将这些弟子留下来,正好可以保护清水城和周边城市。

“秀施主……”夜幕低垂,湛远被安排在秀家的厢房住下,他正在房中打坐静修。然而还没有入定,他就发现屋顶有些异动,下一瞬,房间出现一个妙曼又青春靓丽的女子。

不是秀曲汐还能是谁?看着对方一身素色裳裙,乌发披肩及腰,容色带着丝丝脆弱……湛远暗中生出警惕……开玩笑,大半夜突然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跑到和尚房间,能不警惕么?

“你喊那人为道友,为何喊我就成了施主?喊我汐儿好么?”秀曲汐展颜一笑,毫不见外地坐到湛远一旁,将那个小和尚弄得浑身不自在,“你和那个清华宗的……关系很好?”

湛远不傻,既然知道秀暖莹和秀曲汐有仇,他也不会傻乎乎将秀暖莹的真实身份说出来。

“秀施主说的可是妙蓉道友?小僧曾受她救命之恩,故而有些交情,清华宗和法华宗关系莫逆,互称一声道友自然无碍。”湛远按捺住想要起身逃跑的冲动,冷静说道,“只是现在更深露重,秀施主一介女子,小僧唯恐污了施主清誉,还请……”

“污了就污了,反正我不在意这些。修道之人不拘小节,谁会在意那些虚名?”秀曲汐大胆说道,将湛远小和尚说得面红耳赤,“我喜欢你,第一眼看了就喜欢……修道随心,既然我的心告诉我,我喜欢你,为什么要在意那些繁文缛节?”

湛远突兀地响起秀暖莹之前的打趣,暗暗叫苦,“小僧是出家人……”

“禅修不禁女色啊,有道侣的禅修多得是,你家师尊不是有一个道侣?听说还是清华宗的大小姐呢……”凡俗世界的和尚的确要守清规戒律,但秀曲汐很明白,禅修没有那么多忌讳。

湛远哑然,突然有些明白为何秀暖莹和秀曲汐是亲姐妹了,刁难人的问题都一模一样!

“禅宗各有不同,小僧得严守戒律。”同样的回答,湛远张口就来。

“那你就守着!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守着你的清规戒律,我不会打搅你的。”

秀曲汐蹲在他身边,双手抱着双膝,心头浮现些许幸福感来。若是换成前世,打死她也说不出这样大胆奔放的话,但重活一世,有些事情想开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前世被伤害太深,秀曲汐也不知道自己对湛远到底是什么心态,只知道待在他身边,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呵呵,她要对自己好一些,随心便好。

湛远暗暗苦笑,这还叫不打搅?不过……说起来还是自己定力修行不够,不然也不会轻易被人动摇……想到这里,湛**心静气默念经文,紊乱的气息渐渐平和起来……

秀曲汐盯着湛远的侧颜,虽然对方顶着一个光头,但模样真真好,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只是……想到那个和湛远关系不错的女人,秀曲汐就有些吃味,面容有些扭曲。她知道湛远对秀暖莹没什么额外的心思,但就是忍不住嫉妒和厌恶。

想当初,那个酷似湛远的师兄多夸秀曲清两句,她就使计让对方痛不欲生,将她铲除得干干净净。现在换成真正的湛远,秀曲汐哪里会容忍有异性这么靠近他?

然而,她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不说别的,单论秀暖莹的身份地位,她就没办法随意处置她。秀曲清只是一个病怏怏的小女孩儿而已,好对付得很,但秀暖莹却是清华宗的人……

她想得入神,耳边突然响起湛远的声音,“秀施主在想什么,周身的气息都乱了……”

湛远虽然入定了,但对外界的感知却不降反升。秀曲汐冒出坏念头,周身的气息就变得紊乱,掺杂着邪恶的气息,让湛远十分不舒服……谁叫他是修行禅修特殊功法的修士呢?

秀曲汐被吓了一跳,猛地望向对方,脚下不稳,差点跌坐在地上。

慌乱之中,正好对上湛远澄澈的眸子,瞬间生出一种无处闪躲、被人看穿的错觉。

“我……我没想什么……”秀曲汐是能言巧辩之人,虽然赶不上秀曲萍那样舌灿如莲,但也不是不会说话的人。可这会儿,平时灵巧的舌头像是打了结,一点儿也说不出来了。

湛远盯着秀曲汐好半响,良久才道,“秀施主的心……不诚!”

说了这话,两人之间的气氛猛地冷了下来。湛远从蒲团上起身,打开门窗,天边的圆月高挂半空,“时候不早了,秀施主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夜色寂静,但原处却有古怪的轻微声响靠近,抬起手,湛远手臂上停留着一只栩栩如生的机关鸟儿。他认识这只机关鸟,鸟腹打开,露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小纸条。

这次,秀曲汐并没有推诿,反而老老实实站起来。只是蹲的时间长了,双腿有些麻痹。

湛远瞧出她的窘迫,敛眉叹道,“秀施主请便。”

说完,湛远闪身离开原处,秀曲汐下意识想要赶上,却黯然发现对方的气息正快速远离秀府。所幸,他的篼笠和禅棍还在一旁放着,估计会回来……

湛远施展缩地成寸的术法,迅速赶到秀暖莹表明的地点。

那是清水城的城郊,地处偏僻,而且周围还有豺狼野狗环伺,在夜幕衬托下,枯树丛林深处有一双双诡异的绿色眸子闪烁……场景身为诡谲。

“妙蓉道友,为何约在此处相见?”湛远环顾四周一圈,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了然。

这里是一处乱葬岗,因为前几日下过暴雨,地上到处都是零散的腐尸和森森白骨,配上黑夜幽风,气氛超级恐怖。幸好湛远是禅修弟子,一身佛气浩然,孤魂野鬼不敢靠近。

“我到处找了找,发现我的父亲……他的尸骸被秀长影扔到这个乱葬岗。没人收殓,加上年岁久远,别说完整的遗骸了……我找了好久……只剩下这些了……”

秀暖莹蹲在地上,苦恼地看着一地散落的些微骸骨。

命运这种东西,当真说不清楚。

秀长青被秀长影毒杀,尸体被对方从坟墓挖出来,鞭尸之后还被扔到这个乱葬岗,尸身被风吹雨打,被周围的野兽啃噬,尸体四分五裂……几年过去,仅剩几块残骨。

要不是她有特殊手段,估计连这点骨头也找不齐。

讽刺的是,当初的秀曲清被人**,抛尸荒野,也是魂断此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