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36:脑补帝的胜利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40字, 更新于: 2015-06-07 23:20

秀曲汐佯装昏睡,但神识很清醒,所以她能清楚看到周围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湛远就在一旁。因为占据了主动地位,所以她可以决定自己什么时候醒来,然后【揭穿】秀曲萍!

秀暖莹并没有将头上的幕笠摘下来,而是隔着那一层厚厚的帷幕看着血肉模糊的秀长影,叹息道,“他死得倒是干干脆脆,很多账都没来得及清算呢……”

驻守在清华宗的修士陆陆续续赶来,秀暖莹让他们去处理外头昏迷的人,将所有人都支开。整个书房内就只有她、湛远、昏迷的秀曲萍和已经死亡的秀长影。

湛远是个禅修,平日里除了钻研佛经和修行佛法,本身还辅修丹药,医术上也有涉猎。

他看到秀曲汐昏迷在地上,有些为难地念了一声佛号,然后盘腿坐下,清纯的灵力顺着手心传入秀曲汐的经脉,滋养对方的经脉和身体,拔除滞留在经脉内的阴邪灵力。

不多会儿,秀曲汐嘤咛一声,半倚靠在湛远的手臂上,将那个容易害羞的小和尚弄得窘迫不已。秀曲汐脸色依旧苍白,姣好的唇瓣毫无血色,一双远山黛眉紧紧蹙起。

“我……我这是……怎么了?”秀曲汐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手臂根本使不上劲儿,经过一番徒劳无力的努力之后,她又虚弱地向后靠去,正好【命中】小和尚的胸口……

秀曲汐身上的清香离得太近,体温也炙热,让小和尚不知该如何反应。

推开她?貌似人家刚刚醒来,嘴角挂着的血丝都没有干透,就这么推开,不小心旧伤加新伤咋办?不推开?一个陌生女性腻在自己胸口,鼻尖萦绕的都是对方的体香……

没办法,湛远向秀暖莹投去求救的眼神,对方收到了,却没有帮助的意思。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只要心中放下,眼前女色皆白骨……小和尚,我虽然不是禅师,但诌两句还是行的。”秀暖莹看到对方面红耳赤,连那颗光溜溜的脑袋都要爬满红色,顿时生出逗弄的心思,“而且她还受了伤,你稍微牺牲一下,让她靠一靠不行么?”

湛远抿了抿嘴,心中默念经文,灵力流转,很快就将那点儿不正常的情绪压下。

“这位女施主既然已经醒了,问一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吧。”湛远认识秀暖莹的时间不算长,但几次被对方欺负,他已经有些经验了,也知道这会儿需要靠自己而不是【求救】。

双臂一捞,轻轻松松将虚弱的秀曲汐抱了起来,轻柔地放到一旁的太师椅上。

湛远从乾坤袋中拿出师兄给他准备的内伤丹药,取出一颗,让秀曲汐就着茶水咽下,直到对方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晕,这才温声问她,“女施主,现在可感觉好一些了?”

秀曲汐的身体很好,但为了做戏更加逼真一些,她自然要吃一点儿苦头。

虽然如今的湛远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但对待旁人的态度上……呵呵,却格外相似。冷寂许久的心,因为湛远一连串的行为,渐渐多了几分暖意……这世间,也不是什么都不能相信。

秀曲汐明亮的眼神,耀眼灼灼地看着对方,“我……咳咳咳……好多了……多谢禅师……”

这时候,被秀暖莹支开的清华宗修士又回来禀报,秀曲汐眼底闪过一丝讥诮,很好地将这抹情绪收敛好。她要让秀曲萍身败名裂,自然要趁着人多的时候说出【实情】。

“回禀师叔祖,外头参加寿宴的宾客已经处理好了,一些人只是昏迷,一部分人受了不轻的内伤,但另一些人受不住邪修的威压,心脏破裂而亡……”

好好一个喜庆的寿宴,竟然变成了修罗场……这名修士不禁想起前些日子秀家的猖狂和嚣张,再看看如今的场景,不由得生出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清点一下人员,这里是一些治疗内伤的伤药,给他们服下,已经亡故的人,统一收拾好等待家属亲友认领……若是没有人领走,就置备一口薄棺材,葬了吧。”秀暖莹取出两瓶治疗内伤的丹药,这些都是没有品级的,对她来说很廉价,一瓶两瓶也不心疼。

当然,虽然是很廉价的无品丹药,但对于凡俗的普通人来说,还是千金难求。

等情况稳定下来,已经月上中天。清水城有邪修大能出现,清华宗怎么会不知道?

清吟掌门生怕秀暖莹出啥事情,连忙派遣一支由元婴期修士带队的内门弟子过来支援。

“弟子清云参见师叔!”清华宗大手笔,派遣的修士也是大圆满期的元婴修士,他和清吟掌门是同一个师傅门下的,不过清云排行老幺,是最小的小师弟。

经过湛远的努力,秀曲汐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这会儿正扮演一个受害者的角色。乍听秀暖莹这么高的辈分,她差点惊讶地将手中的茶碗扔出去!

她上辈子和清华宗打过交道,一些地位辈分比较高的长老都见过,清云就是其中之一。对方现在是元婴期修士吧?为何喊秀暖莹师叔?还半点不愿意的神色都没有?

不对……说起来……上辈子有秀暖莹这个人么?秀曲汐一边暗暗噙着茶水,一边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只是她上辈子地位不高,接触到的人和事情也不多,实在不能确定。

秀暖莹可不知道秀曲汐脑瓜子想的东西,清华宗派出元婴期修士相助,她也不用担心那个邪修杀一个回马枪了,心中紧绷的那根筋松了一些,“师侄无需多礼。”

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稍稍整理,然后说了出来,不过清云长老倒是纳了闷,“师侄看了看那些人,多半是被那名修士的气势余压误伤到的……对方来秀府的目的是什么?”

一个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还是邪修,对方吃饱了没事儿干跑来秀府做什么?

清水城不过是清华宗的属地城市,秀家虽然能在清水城作威作福,但出了这个地界,谁认识秀家是谁?

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俗家族,有什么东西能吸引邪修大能闯上门?

若是邪修故意大开杀戒,估计整个清水城都要变成人间修罗场,但对方只是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倒霉的只是秀府附近的人……简直不可思议啊!

“咳咳咳……这个……小女子大概知道一些。”秀暖莹正要组织措辞,一旁的秀曲汐眼睛一亮,她心知,这是她的好机会,“那名邪修……他过来是为了带走两个人……”

秀暖莹等人将视线集中在秀曲汐身上,对方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也不怯场。

清云对秀暖莹尊重,因为对方辈分高,清华宗又对辈分问题很看重,但秀曲汐只是一个晚辈,他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直接问道,“你说那名邪修是为了带走两个人?”

秀暖莹暗中蹙眉,说道,“的确是有两个人失踪了,一个是死者秀长影的继室夫人,一个是他的二女儿,紫霄门门主的高徒,似乎叫什么秀曲萍的……”

秀曲汐暗中给秀暖莹丢了个【干得好】的眼神,继续接着说道,“是,被带走的两个人……咳咳咳,就是她们母女。其实说起来……这也是家门不幸,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丑事。”

清云下意识就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继续追问,“什么家门不幸?其中还有内幕?”

秀曲汐眼神一转,内心扬了扬嘴角,“其实……父亲的继室夫人和那名邪修有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父亲今日召集我们两个女儿,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哪里知道,小妹竟然和继室夫人联合起来,害死了父亲,跟着那个无耻的家伙跑了……”

说到这里,本来就湿润的眼眶又迅速聚集水汽,两行清泪刷刷落下,脸上充满不甘之色。

秀暖莹在一旁听着,眉头挑了挑,秀曲汐抹黑自个儿的妹子真是不遗余力。这么一番含含糊糊的话,不仅在继室夫人的头上戳了个【淫、妇】的标签,还将秀曲萍弄成【父不详】。

因为秀曲汐说不知道什么时候邪修和继室夫人搞上了,邪修不仅没有杀了秀曲萍,反而将她带走了……

这些消息一串连,哪怕是不擅长脑补的人都会怀疑秀曲萍的老爹有可能是邪修吧?呵呵,秀曲萍目前可是紫霄门的高徒啊,要是她是邪修之女的身份暴露出去……

秀暖莹暗暗摇头,要说算计,她真是比不过这位嫡姐。

“你说的可是真的?”果不其然,清云听后紧紧拧着眉头,似乎在脑补什么阴谋论。

元婴大圆满期邪修的闺女拜师紫霄门,是巧合还是必然?是无辜还是卧底?

“这是自然,若是有一言半语的谎言,我愿意承受心魔考验!”秀曲汐神色坚定而倔强,眼中隐约有悲伤和仇恨之色闪烁,咬牙切齿地说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个女人让秀家蒙受那么大的屈辱,若是下次见到,必定要手刃仇人,以祭亡父在天之灵!”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