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30:愤怒出手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52字, 更新于: 2015-06-03 23:35

“诶,你这个臭和尚怎么怎么不开眼?”那个马夫被摔得有些疼,心头火气突突冒出来。

当了秀家大郎君的马车夫,他嚣张这么久,还是头一回遇见这么傻愣的蠢和尚。

说句实话,自从秀家大娘子和二娘子拜入仙门,成了人人追捧的仙子,他作为大郎君的马车夫,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整个清水城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惹他。

欺负大郎君的马夫,还是在秀家正门府前,这个和尚还想化缘不?这个马车夫已经固执地认为面前僧衣朴素的湛远是来化缘的,沾一沾秀长影这位老寿星的福气。

说着说着,马夫干脆撸起袖子,扬起蒲扇一般的大掌,想要给看似清瘦的湛远小和尚一耳刮。不过他还没动手呢,那辆豪华到可以闪瞎人眼的帘幕被一把折扇掀开。

还未动手,略显沙哑怪异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来,说话的人就是秀长影唯一的嫡子——秀家大郎君秀曲宸,目前还是十二三的年纪,正在变声期,声音听着有些公鸭嗓。

“小福子,你又做什么了?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到家么?要是误了爹爹的寿辰,你这条狗命赔得起么?”那把折扇也很金贵,镶金嵌玉,虽然豪华,却给人中看不中用的感觉。

不过那名黄裳锦衣的少年却不在乎这点,刷得一下打开折扇,一身金光闪闪,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将家里的黄金都戴在身上了。还未张开的脸上带着稚嫩和桀骜之色。

少年刚刚露出脸,旁边的小斯十分有眼力劲儿地跪趴在地上,露出不甚宽厚的脊背,少年脚上穿着的蜀锦皂靴稳稳地踩在他背上,下了车,动作优雅矜贵。

别看少年才十来岁,但他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生长速度也比常人快一些,如今已经是身长玉立,加上随身携带着的金银玉石,零零总总加起来,这体重可是十分可观的。

伺候他下马车的小斯年纪也不大,这一脚踩上去,湛远明显看到小斯的脸上露出吃力和狰狞。但那个小斯依旧稳稳当当,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晃动,不然的话,等他的就是皮鞭伺候了。

等他小斯暗暗擦着额头的汗水,那名秀家大郎君已经轻摇手中折扇,鼻尖哼了哼,“今天可是爹爹的大寿,要是因此见了血,你担待得起?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穷和尚罢了,让角门拿些吃食将他打发就行,这也算是彰显爹爹的仁善。当了这么多年下人,也不学着点。”

虽然秀曲宸训斥马夫,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指桑骂槐,对那个可怜的小和尚发难。

别以为这个大郎君阻止了马夫的鞭子就是好人了,知情者都清楚,相较于秋后报复,还不如结结实实挨一鞭子。这么想着,一些人不由得对湛远小师傅投去怜悯的眼神。

整个清水城,有哪个家伙敢惹秀家的大郎君?

谁不知道这个看似年幼的少年,心肠最狠毒不过?不但记仇,而且小肚鸡肠,心狠手辣。

城南有一户小商家,那家的小娘子生得花容月貌,见过的人都认为她漂亮堪比人间仙子。

本来都已经订亲,准备欢欢喜喜成婚了,这位大郎君听说人家漂亮,愣是将无辜的新郎绑在门外,自个儿进了洞房,污了那名新嫁娘,末了还哈哈大笑离开,让小斯丢给新郎一家一千两黄金,还说新嫁娘滋味甚好,比天香楼的头牌还够劲儿。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别看这位秀家大郎君生得面若桃花,比女子还要漂亮几分,但本质上却是披着人皮的禽、兽,糟蹋不知多少清白姑娘,害死多少无辜家庭……

虽然这么坏,但人家会投胎啊,投胎到秀家族长秀长影继室的肚子里,成了秀家的大郎君。

的确,秀曲宸是人渣废物,但他有两个好姐姐。凭着两个姐姐的庇佑,这位小霸王也能快快活活、长命百岁……唉,真是同人不同命。惹不起的人除了忍,还能咋办?

至于这个冲撞马车的穷和尚……一些人看湛远的眼神,就和看死人一样。

秀曲宸是个记仇又小心眼的,现在不发作,不代表他不会算账。

秀暖莹无奈地摇头,低笑道,“湛远小师傅,我想你以后出门,还是换上一身金光闪闪的僧衣比较好,有多少金子灵石都挂上,出门闪瞎一群人的眼睛,看谁还敢说你是穷和尚。”

其实吧,秀暖莹觉得湛远就算不穿金戴银,仅凭着一颗锃光瓦亮的光头,也能闪瞎人眼。

湛远苦笑,“妙蓉道友又打趣小僧了,禅修弟子,有哪个会穿得那么招摇?”

一些有脑子的看客听了这些对话,顿时觉得自己真相了,这两人一唱一和,其实也是在暗讽秀曲宸俗不可耐!还真是有胆量啊,竟然敢在秀家族长大寿的日子,站在门前骂人。

当然,还有一些机警的人听到【道友】、【禅修】字样,顿时警铃大作!

秀曲宸虽然纨绔,但也不是没有脑子,哪里听不出这两人的弦外之音,正想要招呼人将秀暖莹和湛远绑起来,一旁被冷落许久的秀曲萍不开心了!

“曲宸,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看到自己的姐姐在这里,也不过来见个礼!”

秀曲萍紧了紧拳头,一张绝色容颜露出浓郁的不满之色,眼神流转之间,甚至有些厌恶之色,她的确是看不上这个便宜弟弟,简直蠢透了,没有本事还嚣张无脑。

外人都说秀曲宸是秀长影继室的嫡子,但秀曲萍知道,秀曲宸根本不是什么嫡子!不过是一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小贱、种罢了,一个低贱的庶子也敢占着嫡子的名头,不知所谓!

“而且,这两位是本小姐的贵客,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他们不敬?今天是爹爹的寿辰,你不知道回府孝敬,承欢膝下也就罢了,竟然在这里为难一个出家人?一肚子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秀曲萍穿越之前酷爱看宅斗文,骂起人来可不留情。

这时候,那个一团金光闪闪的秀曲宸才将视线移到秀曲萍身上。

刚想说哪来的骗子冒充他姐姐,却见秀曲萍艳丽无双,而且穿着暴、露大胆,让人看了就不禁蠢蠢欲动。

眼珠子一转,秀曲宸摇着扇子,笑着说道,“呵,这位天香楼的头牌,可是本郎君昨夜未曾满足你,给的缠头不够多,竟然追人追到秀府门前,好歹将衣裳穿严实了。”

秀曲宸是什么人?被秀家上上下下捧在手掌心的金蛋蛋,整日纵马驰街,走马章台,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除了他老爹秀长影,他谁都不怕!更别说见面都没有见过的骗子姐姐了。

认定秀曲萍是骗子之后,他就肆无忌惮地用言语羞辱对方,这番话吐出来,脸皮稍微薄一些的良家女儿,估计要羞得投井自尽了!

不过……单看秀曲萍的穿着,也很少有人认为她是正经人家。

不过秀曲萍不是一般人,她本来就讨厌这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弟弟,对方能有如今的地位,还是靠了她的庇佑,如今不感激涕零也就罢了,竟然敢这么羞辱她!

想到这里,秀曲萍直接抽出背后背着的长剑,灵力灌注剑身,用剑气震荡出来的气浪将那个碍眼的秀家郎君抽飞,“再说一个字,直接剁了你!反正爹爹还年轻,不差你一个带把的。”

看到这里,一群看客才恍然惊觉,秀曲萍真的是秀家两位仙女小娘子之一!

要说震惊,秀暖莹和湛远算是最震惊的,他们没有想到这位竟然彪悍如斯,说抽就抽,一点儿也不顾忌姐弟情谊。他们两人……到底是姐弟还是仇人?

湛远小和尚默默念了一声佛号,手中的佛珠转得飞快,“阿弥陀佛……”

他当然看得出来,秀曲萍虽然没有伤害秀家郎君的性命,但凌厉的剑气也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加上被抽飞的距离有些远,如今五脏六腑都受了伤势……不能说下手不轻啊!

“哼!”秀曲萍一冷哼,然后持剑大步走向秀府正门。

她教训秀曲宸当然不是因为对方作恶多端,而是太不给她面子了。她本来还想用秀家嫡女的身份狠狠压制秀暖莹,让她瞧瞧,作为秀家嫡女能有多大的排场。

但秀曲宸视若无睹,浑然没有将她这个姐姐放在眼里,如此一来,一心认为秀曲宸能有今天全靠自己施舍的秀曲萍,如何不生气?

要不是今天日子特殊,那一剑就会直接了解秀曲宸!

“凡俗红尘的牵扯……果然很复杂……”秀暖莹默默围观,除了叹息只剩叹息。

一个小小秀家就有这么多理不清的破事,她果然还是比较喜欢清静的破军峰。

今天是秀长影的寿辰,秀曲萍回来了,那么那位天冰灵根的大小姐怎么会缺席?等秀暖莹透过帷幕看到那名冷若冰霜的大小姐,掩藏在袖中的手指紧紧蜷缩!

按照梦境讲述,秀曲萍害死秀曲清一次,而这个秀家大小姐却害死秀曲清两次!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