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29:秀家猖狂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37字, 更新于: 2015-06-02 23:48

“自小生了一场大病,容貌不能见人,只能用幕笠遮挡着,免得吓到小孩子。”秀暖莹抬手压了压幕笠的帽檐,声音平淡地说道,“戴久了,也习惯了。”

湛远也算知情人之一,知道秀暖莹毁容和秀曲萍多少有些关系,这会儿听着两个少女谈论这么惊悚的话题,有些担心地看着秀暖莹,生怕对方突然暴起和秀曲萍拼命。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可怜……”秀曲萍听说对方毁容了,心中升起一股病样的痛快。

她一开始还以为秀暖莹带着幕笠是为了装清高冷傲,是个漂亮的人,没想到却是个毁了容的。既然毁容了,不管以前是不是漂亮得像是天仙,现在都是丑八怪!

想到这里,秀曲萍心中最后一点儿烦闷之气都尽数消退,“虽然毁了容,但是你也别灰心丧气啊,外在容貌也不是那么重要。要是有人仅凭容貌就喜欢一个人,那肯定不是真爱。”

秀暖莹嘴角微微抽搐,这位穿越姐到底是傻呢还是傻呢,落井下石这么明显当真没问题?

“吾心向道,谈什么儿女情长?”秀暖莹冷冷说道,她身负血海深仇,连自己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还有什么心思去想那些风花雪月?而且,谁说修士就一定要谈恋爱了?

秀曲萍被她这番不阴不阳的话噎住了,俏脸上染上羞红,不悦嘀咕,“哪里是不谈儿女情长,你想谈,就凭这么一张脸,有哪个男人忍得住恶心和你谈?”

修士的五感都十分敏锐,别说他们之间的距离还这么近。秀曲萍嘀咕的话,不止秀暖莹清楚听到了,连稍微远一些的湛远小师傅也一字不落地收入耳畔。

不过秀暖莹这个当事人佯装没有听到,湛远心中虽然不悦,却也没有发作,只是心中对秀曲萍的评价更加差劲。背后中伤人也就罢了,当着面诋毁人,简直不能更加嚣张!

进城的时候,秀暖莹发现湛远小和尚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低声扑哧一笑,“不过是两句浑话罢了,我还不会放在心上。只是湛远小师傅这么护短,倒是让我心怀甚慰。”

话音刚落,湛远小师傅连耳垂都红了,纠结道,“妙蓉道友能看得开,小僧也就放心了。”

清水城作为清华宗罩着的凡俗城市,规模自然不一般。城墙高达四十余丈,厚约六丈,整个城墙都是用一种重型巨石堆砌建造而成,远远看去,宛若巨兽匍匐在地,蔚为壮观!

除此之外,城墙上还布置了不少守御法阵,储备足量的攻城守卫的器械。清华宗为了保护这些属地的安全,还会派遣一些外门的修士在这里驻守,确保整个城池的运转和安危。

当然,那些在宗门不受重视的外门弟子,在这里就是一城的城主或者最高执事。他们统领一万到数万不等的普通民兵守卫城墙,维持日常巡逻和城门开关,在凡俗间的地位也是超凡。

清华宗平日里作风优良,风气也好,对属地的百姓都很照顾,所以这些城市的发展很不错。

刚进入城市,秀暖莹就能感受到繁华之气扑面而来,来往之人面容都十分亲和。不论别的,单就这幅风气面貌,就能稍稍看出清水城是个怎样的地方……

秀暖莹的脑海中浮现出属于秀曲清的记忆,记忆和现实渐渐吻合,给人别样的触动。

没等她从这种情绪中清醒过来,湛远小师傅略显感慨地说道,“清华宗对属地百姓的照顾的确周到,这样祥和安乐的场景,哪怕是在法华宗属地,也实属少见。”

“嗯,等回了清华宗,我要好好和外门的执事说一说,让他们奖励一下驻守在清水城的外门弟子。”秀暖莹从袖中掏出四枚铜板,买了两串糖衣很厚的糖葫芦,要了一颗,将另一串递给湛远,“我知道你茹素,放心,这糖葫芦也是素的,酸酸甜甜,味道挺不错。”

大街上,一个穿着净白僧衣的小和尚拿着鲜红的糖葫芦啃……画风略诡谲啊……

湛远犹豫一会儿,接过那一串糖葫芦,糖衣很充足,甚至有些黏牙。

秀曲萍大步走,见秀暖莹只买了两串,还抠门地只给小贩四枚铜板,心中生出不悦和鄙夷。

她看到秀暖莹买糖葫芦的动作了,甚至还做好准备接过秀暖莹手中的糖葫芦,没想到这个秀家旁支的贱、种这么不上道,也不知道讨好一下她这个尊贵的秀家嫡女……

“真抠门……又不是缺钱……”说罢,她大大方方丢给那个小贩一大块银元宝,挑衅地看了一眼秀暖莹,高声道,“大街小巷贩卖的东西,也不知道干不干净,你们吃得倒是开心。”

那个小贩本来挺开心,遇见这么一个人傻钱多的土豪,不过等听到她说自家的糖葫芦不干净,顿时急了。他虽然是叫卖的小商贩,家穷,但祖传的手艺从不做假,给的糖衣也足量。

本想理论一番,旁边那个白衣素净的小和尚温和压下他的肩膀,道了句“糖葫芦很好。”

小贩黑瘦的脸一怔,偷偷瞧了眼秀曲萍,虽然这个漂亮小娘子装扮暴、露,不像是良家妇女,但身上穿得都是珍贵的绫罗绸缎和金银玉石,背后还挂着长剑……一看就不好惹。

等冷静下来,小贩连忙感激地看了眼湛远。虽然是在清华宗的属地,但清水城的百姓社会地位也不高,碰上那些带着刀剑的人,能有多远躲多远,升斗小民斗不过那些人的。

“这东西,吃着就是图个乐子。”秀暖莹并不生气,因为生气都是折腾自己,快活别人,“有钱是一回事,但银货两讫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公平的,我没有理由当冤大头。”

更加重要的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没有实力保住这么一大笔钱,给那个小贩也是害了他。

清水城的确是个安居乐业的好地方,但不意味着就没有龌龊和黑暗了,地痞也有的。

按照秀曲清的记忆显示,整个清水城也有不少地痞流窜,欺压商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只是不敢将事情闹大罢了。人家修士也是有事情的,不可能将心里投到这种小事情。

那些小商贩也没胆子将这种事情捅到上面,而地痞也只是收些保护费,一般不会闹大事情。秀曲萍看似大方,但她这么做,很容易给人惹来麻烦……

“这里毕竟是凡俗,自然要按照人家的规矩来。”

秀暖莹说完这句就不再说了,但落在秀曲萍耳朵里却成了她小气的狡辩之语。

秀家作为清水城颇有势力的家族,居住的地方自然靠近城池中心。加上这些年出了两名天纵之才,地位越发超然了,甚至连驻守在这里的清华宗外门修士也不敢惹秀家的人。

一朝得势,整个秀式家族恨不得连尾巴都翘上天,对族中弟子也不约束,走马章台,流连花街柳巷,强抢民女或者残杀无辜……诸如此类的事情并没有少做。

但是秀家如日中天,连城主和执事都要礼让三分,那些升斗小民哪里敢惹?

哪怕是受了委屈,想要找个说法,也没有地方伸冤。

更别说秀家有权力,家大业大,稍稍动动小手指,就能将事情压下去,无人敢声张出来……于是,整个秀家更加猖狂。

谁都知道秀家嫡系两个闺女被神仙看上,收为徒弟,带走修仙问道去了,整个秀家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成了清水城一霸!

如今秀家族长秀长影过大寿,不但城中的权贵要过去贺寿,连附近一些城池的大家族也要派人过去,各种珍贵的贺礼更是不要钱地流进秀家口袋。

秀曲萍本来想要御剑飞行回家的,但秀暖莹选择步行,湛远小和尚也不喜欢大摇大摆,二对一,她只能憋屈地选择用双腿走路。

一点儿也没有被人万众瞩目的感觉。

因为发达了,秀家族地的占地面积更加夸张,整个秀府堪比十分之一的城池!

正门角门挤满了贺寿的车马,那些小斯丫鬟更是摆出了桀骜的姿态,收尽了油水。

秀曲萍想要从正门回家,她可是秀家最尊贵的嫡女,怎么说也不能委屈自己从角门回府。

然而刚刚到正门门前,一辆由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疾驰而过,然后嚣张地停下来。

那个马夫也没有顾忌,马鞭挥舞幅度很大,一点儿都不担心别人会不会被抽到。

“那边那个化缘的穷和尚,快点让开,别挡了我家大郎君的道!”

马夫想要掉转一下方向,不凑巧,秀暖莹三人挡住了道路,而且三人中湛远还是距离最近的。

“小僧连钵盂都未带,如何化缘?”湛远也不怒,徒手将马夫挥过来的马鞭截住,轻轻松松将那个恶奴从车上拽下来,温声道,“街上纵马,也不怕伤了人?”

事实上,这辆镶金嵌玉的豪华马车一路奔驰而来,已经伤了不少无辜路人。但这里是居住区,商贩路人不多,故而湛远并没有看到那副乱象。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