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27:穿越女的打算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118字, 更新于: 2015-06-01 23:49

秀暖莹毫不避讳地说道,“女子皆爱美,她们姐妹害得我容貌尽毁,经历坎坷,险些没命,你说我该不该讨厌她?但凡是修士,都讲究一个因果关系。她们欠了我,我自然要讨回来。”

秀暖莹还在仙界的时候,曾经听师兄师姐说过,禅修最让人讨厌的地方就是他们看得太清楚,好像什么秘密都瞒不住他们的眼睛,一切妖魔鬼怪尽皆现形。

如今一看,的确是这样。禅修对气息很敏感,她毫不掩饰地讨厌秀曲萍,湛远自然会发现。

湛远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简直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他刚才还想着自己是不是问多了,让对方生出厌恶的情绪,正想着道歉或者主动终止这个话题。

认识秀暖莹之后,湛远就发现对方一直戴着幕笠,容貌遮得严严实实,哪怕是之前品茶,也小心翼翼不露出半点容貌。他一开始还单纯以为对方不想旁人看到,现在一想……

“小僧僭越,还请妙蓉道友见谅。”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湛远虽然没有打她脸骂她娘,却不小心戳到秀暖莹的痛脚,揭开她的伤疤了。

虽然湛远生行单纯,和外界交流很少,但也清楚对于女子来说,容貌有多重要。对于禅修来说,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表象声色皆无分别,但真正看穿这句话的有几人?

若是能看穿,那些和美容养颜有关的丹药也不会供不应求,一颗一颗贵得让人咋舌。

对于一名女子来说,毁容这样的仇恨,足够双方不死不休了。秀暖莹看到仇人还能保持镇定,这份心性已经堪称坚毅……想到这里,湛远连劝她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对于我来说,容貌终究不比性命重要。如今还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秀暖莹看得很开,“至于那些仇,来日方长,大家可以慢慢清算。”

听了她的话,湛远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和纠结,看着他这般反应,秀暖莹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小和尚不仅没有恢复正常,反而更加局促,连耳垂都染上透着光的红晕。

“我本来还以为湛远小师傅会劝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秀暖莹笑着坐在矮桌一侧,将之前冷却的茶清理好,重新煮上新茶,幕笠下的眉眼都染上点点笑意。

湛远静静掐捻念珠,浮动的心再度平静,耳垂也不是那么热了,“受害之人不是小僧。”

秀暖莹一怔,然后扑哧一笑,揶揄道,“我本来还以为自己已经够呆了,没想到小师傅比我还要呆。你这话说的不清不楚,很容易被人误会,引起仇视哦。”

湛远的意思是说,他不是受害者,纵然能够体会那种心境,但受到伤害的人不是他,他也没有资格要求秀暖莹不要去报仇。说得俗气一些,这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但他没有说完整,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想通这些,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红晕又飘上来了,掐捻佛珠的速度也微微加快。这些天经历的窘境,比得上他认识秀暖莹之前十几年了。

也不知道清吟掌门是怎么打发那群紫霄门的家伙,一群人憋憋屈屈在清华宗招待客人的厢房住下,也没有脑开来,倒是让秀暖莹吃了一惊,她还以为秀曲萍会继续惹是生非呢。

不过接下来两天的遭遇,让她明白一个道理,自己果然还是太傻白甜了。

相信秀曲萍不会惹是生非,她还不如相信自家那个便宜师傅明天就会回到清华宗!

回到破军峰之后,她就写了一封信,以一个让机关信鸽将信件和那枚玉佩送到清水城秀家。

算算信鸽的速度,估计秀家那边已经开始闹了。通过那个梦境,她很肯定秀家族长秀长影是个十分多疑的男人,哪怕信件来历不明,但只要玉佩是真的,就足够他膈应生疑了。

为了表现贴心,秀暖莹还特地附上一小段咒文,保证秀长影捉奸成功!

仙界修士的寿命都十分漫长,一些闲得蛋疼的家伙就喜欢琢磨一下乱七八糟的事情。

就好比天机门某位师姐,她整日认为自家双修道侣太过漂亮多情,生怕他会勾搭其他女修。为了监督双修道侣,她就钻研出这么一条鸡肋的咒文,没有多余用处,单纯用来抓奸的。

举个例子,在一定时间范围内,若是一个男子和女子有亲密接触,催动咒文,它就会延伸出一条红线,两条红线牵连双方。呵呵,若是红线没有牵到秀长影手上,而是其他男人手腕上,这意味着什么,是个男人都懂!

“若是事情闹开了,估计秀家会有一阵子动乱……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秀家调查当年秀曲清父母双亡的真相。我倒是想要知道,这个秀长影到底处于何种心态,亲手设计亲弟死亡!”

秀暖莹刚刚冒出这样的念头,秀曲萍竟然找上门了。不但如此,她还亲密地挽着秀暖莹的手臂,一副闺蜜好的姿态,浑然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辈分的差距。

秀暖莹暗暗将自己的手臂从对方的禁锢中解救出来,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秀暖莹虽然想要为秀曲清报复秀家,报复秀曲萍姐妹,但这不意味着她喜欢和这对姐妹打交道。毕竟没有正常人喜欢和奇葩扯不清楚。

这两人给她的感觉都太古怪了,她没有接触过秀家大小姐,不知道那位重生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她算是见识了这位秀家二小姐!

秀曲萍容貌很出色,待在清华宗才一两天,就发生好几起争风吃醋的事情,将几个内门的女修气个半死。秀暖莹虽然窝在破军峰不出,但这些八卦消息还是听了一些。

她实在搞不懂秀曲萍脑子里想什么,竟然仗着容貌出色,到处挑衅清华宗女修,根本没个消停。更加不科学的是,这位竟然次次占便宜,哪怕情势再劣势,也能胜利。

听说早上她还和一个炼丹堂的弟子发生冲突,两人摆擂台拼炼丹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输的人竟然是炼丹堂的弟子,而秀曲萍跨阶炼制出二品丹药,狠狠扇了清华宗的脸。

秀暖莹的神识强大,【围观】了一整场比赛过程,竟然让她发现一个很古怪的地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她发现秀曲萍连基本的炼丹手势都错了,放置药材的顺序也错了,炉火温度不够,时机更是没有把握正确,可她却用一品丹药材料炼制出二品中上的丹药!

秀暖莹只想呵呵,秀曲萍不对劲的地方太多了,在没有完全搞清楚的状态下,她不会轻易出手。免得没有为秀曲清报仇,反而大意失荆州,将自己给折进去。

秀暖莹冷眼旁观,发现秀曲萍有着没由来的自信,认为旁人都会喜欢她,不喜欢她的都是反派。为了不打草惊蛇,她不得不拿出点儿好态度应对,免得对方乱拉仇恨。

“我听说你也是清水城出身的,和我同一个姓氏?”秀曲萍虽然古怪,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比秀暖莹还要【单纯】,并没有发现对方温和表象下的冷漠,反而兴致勃勃。

秀暖莹很想提醒这位妹子,对方是不是记吃不记打?前两天被她打出了内伤,这么快就不记仇了?不但不记仇,反而凑上来腻腻歪歪,搞得两人关系有多好。

其实,秀曲萍哪里是不记仇?她记仇得很,别人对她的好,她未必会记着,但是有人对她有一点点不好,她到死都会记着!

被秀暖莹打伤之后,她就对这个整天戴着幕笠的女人没有好感,这两天在清华宗蹦跶,除了挑衅找存在感,也不忘打听秀暖莹相关的消息。

籍贯清水城,姓氏还是【秀】!仅仅这么一点消息,已经足够秀曲萍得意了。

清水城只有一个秀家,嫡系有谁她都知道,根本没有听说过【秀暖莹】这个名字。反而言之,这个秀暖莹就是秀家旁系的小透明,上不得台面的杂、种!

一个秀家旁系的小杂、种,哪里比得上秀家嫡系的二小姐高贵?

这里是清华宗,她没有办法用武力给秀暖莹难堪,但她可以用出身血统嘲笑贬低对方。现在捏着鼻子凑上来打好关系,其实也是有目的的。

“嗯,我的确是清水城人士。”秀暖莹脑筋稍微一转,就明白对方打着什么主意了。

“诶,我们还真是有缘,同一个姓氏呢,整理整理族谱,说不定我们还是姐妹呢。过几天就是我父亲的大寿了,我想回去看看。”秀曲萍一开始的语调还挺活泼,后来就变得低沉失落,“修真无岁月,现在不去看看,我担心以后想看也看不到了……你不想家么?”

“想啊,但是已经回不去了。”天机门毁于一旦,强敌在暗,她只是侥幸逃生的漏网之鱼。

听秀暖莹这么说,秀曲萍更加兴奋了,但她还记得不能太得意忘形,努力压抑着喜悦,努力镇定,“你现在也算是学有所成,回乡给父母拾掇拾掇坟墓,也算是衣锦还乡了。正好,我也要回去给父亲拜寿,我们一起过去,顺路做个伴?”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