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26:奇葩紫霄门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88字, 更新于: 2015-06-01 23:48

不造为嘛,秀暖莹现在好想呵呵一声。这叫什么?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之感。

“兽潮暴动?”秀暖莹用慢悠悠的口吻说出这三个字,尾音上挑,听着有种十分挑衅的味道,然后话锋一转,“早知道是这么一件事情,方才就不让湛远小师傅离开了。”

清吟掌门听秀暖莹没有一点儿惊讶的意思,心中闪过一丝古怪,好像对方早已经知道这件灾害性事件一样。可是紫霄门的弟子说了,这个消息还没有彻底传散开来。

秀暖莹没有让他想太多,直接说道,“其实我之前去了一趟法华宗,早在一个多月之前就知道这个消息了。这个消息还是湛远小师傅被人从中州追杀到这里,好不容易带出来的。”

听秀暖莹这么说,所有紫霄门的弟子都听着刺耳,觉得她在撒谎。

而那位天真无邪的秀曲萍更是直接哼了一声,双手环胸,凸显出她胸前伟岸的事业线,琼鼻微微上翘,“撒什么谎言?直接说不想欠紫霄门的人情就直说,这个消息连我们都是半个月前得到的,你怎么可能那么早就知道?按照你的意思,好像我们专门过来是为了敲诈。”

秀曲萍插嘴打断别人很不礼貌,但紫霄门的人并不觉得这话哪里不对。他们千里迢迢过来是好心传递情报,希望所有修真宗门联合起来渡过难关的,但清华宗这种行为太不地道。

秀暖莹遮掩在幕笠之下的嘴角微微一扯,心中有股说不出的烦闷之气上升。

受秀曲清的影响,她现在对这个秀曲萍是恶心到了极点,对方说什么话都会惹得她心中不爽。有些人就是这个德行,她不想找对方麻烦,却架不住对方欠揍,上赶着来找虐。

“紫霄门就是这么一个教养?我和本宗掌门说话,哪里有你一个外门弟子说话的份?”

秀暖莹毫不客气地指了出来,对方也意料之中地动怒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指指着她。俏脸含怒,粉颊染怒,“你说谁没有教养?敢不敢把这话放到紫霄门讲一遍?”

清吟掌门嘴角暗暗一抽,越发庆幸秀家这位天雷灵根天才没有进入清华宗了。这样无脑的个性,就算后天能掰过来,估计也会闯下无数祸端,谁愿意给她擦屁股、收拾烂摊子?

面对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什么行为最能表达自己的鄙视,让对方跳脚?答案自然是——无视!于是乎,秀暖莹冷冷一哼,将注意力从秀曲萍身上收回来,继续对清吟掌门说话。

“因为听说我要回宗门,圆重禅师特地让湛远小师傅和我一道过来,将兽潮暴动的消息告知清华宗,以显示郑重。不过之前清吟掌门接待贵客,所以我们不得不暂时先去破军峰,煮茶论道,却没想到这茶水还没送进口,就被那位紫霄门的弟子打断了。”

简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让人将避嫌的湛远小师傅喊进来,“事情比较严重,法华宗已经派遣不少弟子到各个宗门传递消息,我们清华宗也该有些动作,将在外头历练的弟子召回来,免得防御力量不够。此次兽潮暴动极有可能是人为控制的,更应该小心谨慎。”

湛远小师傅一直在外头打坐念禅,驱散心头升起的些微念头。作为一名生活单纯,作息规律的法华宗小和尚,秀曲萍之前的装扮的确冲击他的视线,洗刷了他的三观……

等他平静下来,诵完一篇经文,有人请他到正殿。

湛远悠然起身,净白的僧衣上不染尘垢,面容更是带着三分恬静,步态端方地走进正殿。他用晚辈礼仪正式拜见清吟掌门,表情沉静,让人能切实感受到他的诚意。

不骄不躁,气息沉稳柔和……清吟掌门满意地抚了抚山羊胡子,非常满意湛远的表现。

论关系,湛远是圆重禅师的嫡传弟子,而圆重禅师的双修道侣是清吟掌门的闺女。若是用世俗的话来说,湛远小师傅就是他女婿的弟子,相当于他半个徒孙了!

简单问了两句关于闺女的情况,清吟掌门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关于兽潮暴动的事情,我已经知晓。清华宗和法华宗向来是同气连枝,不知道圆重大师有什么打算?”

虽然清吟掌门和圆重禅师的关系类似翁婿,但两人都是【十宗】的头头,在这样公众的情况下,他都称呼圆重禅师为【大师】,而不是别的。若是私底下,自然称呼圆重俗家名讳。

湛远之前待在外头,不知道紫霄门来清华宗也是为了兽潮暴动,他直接将心中腹稿说了出来,然后奉上一枚玉牌。这是一枚施加封印的玉简,里面刻印了某些重要的消息。

清吟掌门接过来,先检查封印有没有损毁,里头的消息有没有泄露。

湛远双手合十,垂眸恭敬道,“师尊特命小僧将这枚玉牌交给掌门,说是掌门看了便知。”

查看玉简的速度很快,清吟掌门皱起的眉头也缓缓松开来,“既然如此,事情就按照你师尊的主意来办,清华宗会尽力支持。具体安排,我会准备一份,让人带过去。”

清吟掌门年轻时候也经历了几次兽潮暴动,本身也有应对的经验。虽然这次比较特殊,但大致上的安排并不需要多少变化,也正是因为这样,清吟掌门看着才那么镇定。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话气氛十分和谐,但越是这样,某些人越是不爽。

不用说,某些人肯定是紫霄门派过来的弟子。他们可是好心过来提醒清华宗的,对方没有将他们当成座上宾也就罢了,没有好茶好吃伺候着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无视他们!

想到这里,几人心中都有些不舒服,看着湛远这个小光头的视线也多了几分不满。

为了刷存在感,紫霄门领队突然捂着拳头佯装咳嗽,声音还挺大,“咳咳咳——”

清吟掌门本来还有些兴致勃勃地询问这位小徒孙,却被这一声声咳嗽打断了。

说实话,要不是他的涵养好,这会儿都想发飙了,不过他还是凭借强大的定力将这些念头压下去。

紫霄门领队清了清嗓子,顶着清吟不善的眼神继续说道,“其实我们来清华宗,除了预警兽潮暴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最近邪修蠢蠢欲动,引得修真界人心惶惶,紫霄门打算联合正道修士,一同探讨应对之策,防范于未然。”

秀暖莹暗暗挑眉,眼神闪过一丝玩味。紫霄门……想要成为正道修士的领头羊?

那个领队执事继续说道,“按照我们的调查,这次兽潮暴动极有可能是人为推动,而且还是邪修。虽然进一步的消息仍然很模糊,但这也是一个预警,预示着邪修即将崛起,威胁整个修真界……他们是什么德行,掌门应该很清楚……若是不管,到时候后患无穷。”

清吟掌门沉吟一声,心中却暗骂那个领队执事奸诈。在秀暖莹回来之前,他已经和对方扯皮了大半天,话题兜兜转转都围绕着兽潮暴动,根本没有这么一桩事情!

两件事情一块儿说不行么?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件事情,自己完全没有准备。

而且紫霄门真是越来越大胆了,修真界势力分为【一谷二殿三门十宗】,这个排名不仅仅是听着好听,而且还是按照势力来的。前头三位大佬还没说话,三门之一的紫霄门就蹦跶着说要联合正道修士共抗邪修……怎么说呢,感觉有些微妙啊……

当然,更别说【二殿】之一的枫桦殿还是偏向邪修的门派……这简直实在作死啊!

清吟掌门抚了抚胡子,表面上笑呵呵的,各种客气话说得天花乱坠,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答应。

接下来就是清吟掌门和紫霄门执事各种打太极,秀暖莹一开始还有耐心地听着,时间一长就困乏了,不管是谁,听着各种没有营养的废话,也提不起精神啊。

随口找个借口离开,秀暖莹摸了摸袖口中的玉牌,再看看一脸无辜的秀曲萍,心中升起一股趣味来。

若是这个时候爆出自家母亲偷人的丑闻,不知道这位天雷灵根天才会有什么选择。

这时候,坐在下首的湛远突然看了她一眼,眉梢暗蹙。他对旁人的情绪十分敏感,所以他感觉的出来,秀暖莹对那个秀曲萍并没有多少好感,但这么明显的厌恶……却还是第一次。

秀暖莹离开之后,湛远也低声告辞,离开正殿。

“妙蓉道友,可是有什么心事?”若是旁人这么追着问,估计会让人生出不悦感,但问话的是湛远小和尚,那双眸子乌黑清亮,面容清秀和善,只会让人感觉到他真挚的关心。

“心中有结,解开就好。”秀暖莹驾驭机关飞龙飞向破军峰,“紫霄门那群人这么一闹,估计不会再住在破军峰了,我们继续之前的煮茶论道?”

“求之不得。”湛远轻轻松松跟上,秀暖莹年纪比他小,但学识渊博,在湛远接触的人中,唯有师尊圆重禅师可以与之媲美,“只是,道友心中的心结,可是和那位紫霄门的施主有关?”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