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千古中条一池雪 [书号3501272]

第三章 第六节 铁骑铮铮刀光寒

《千古中条一池雪》 韩绍敏/著, 本章共3240字, 更新于: 2022-11-25 09:41

6. 铁骑铮铮刀光寒

日制“三八大盖”步枪射程长,后坐力小,适合运动作战,解救铁锁的人虽然有7、8个,但只有4杆老套筒,还有一杆是打猎用的火铳,刚才是突然出现,才打了个敌人猝不及防,现在对方人数增多,火力优势又明显,顿时便感觉吃紧,奔跑中,一人又中弹受伤,别人亦将他背负而行,形势更加危急。

穿过树林,左前方出现一个村庄,背负李复民的人喘气说道,“咱们去王大村躲一下吧?”殿后的一名中年汉子回身射了一枪,说,“不能连累村里的乡亲,再往前跑”,又跑了2、300百米,眼前现出一条高大的土岭,中年汉子叫道,“姚暹渠地势高,咱们快上去抢占有利地形。”渠顶距地面20余米,居高临下,便于压制敌人,树茂草密,隐蔽性也极好,等到几个人爬到渠顶时,江口等人已追到渠下。

这姚暹渠,乃是隋朝都水监姚暹疏浚修复的一条古老水渠,既可灌溉农田,又可运载货物,但最主要功能是蓄挡北来洪水,以防盐池被淡水淹没。面南之堤尤高,低矮的酸枣树遍地丛生,但江口倚仗人多枪好,仍是指挥属下强攻而上。

铁锁这方,枪支量少且为老旧,战术上也明显不及对方训练有素。对方头戴钢盔,侧身低头猫腰往上爬,总是打不住要害,杀伤力难免大打折扣,己方虽然顽强无比,但还是挡不住敌人的步步紧逼。铁锁有些着急,说道,“让我来。”抓过身边一个人的步枪,跃起身来站在一棵树后,朝着渠下大吼一声,敌人虽多,但都吃了一惊,抬头张望,铁锁抓住时机,抬手一枪,正射中爬在最前面的一名日军暴露出来的胸膛。这一枪威力甚大,那名日军仰面向后倒去,一下砸到了好几个人,敌人进攻局势登时缓了下来。

铁锁这边的人趁势正要后撤,忽听得又是一阵惊天大吼,从西面大路上传来如雷般的马蹄声,排山倒海一般,顷刻间汹涌而至,一二十名骑手卷着沙尘奔至阵前,为首一人30出头,双手各持驳壳枪,左右开弓,连续射击,随后之人或短枪或长枪,还有一人竟手持一挺轻机枪,“哒哒哒哒”声中,无数弹雨扫过,骑手们又各自抽出腰侧马刀,狼入羊群般冲进日伪军阵营,刹那间战况逆转,江口等人丢下一片尸体狼狈逃窜,骑手们也不穷追,留下4、5人担任警戒,其余人下马开始清理战场。方才手持双枪的青年人抬头往上张望,拱手说道,“兄弟雪花山杨振邦,敢问渠上是哪路英雄?”

铁锁身边的那个中年汉子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不敢当。解县人民抗日武装自卫总队郭广汉感谢雪花山众位英雄拔刀相助!”

“郭广汉?”铁锁一愣,这名字听起来似乎熟悉,稍微一想,便记起是几个月前去运城打探闷娃消息回来路上遇见的那帮人的头目,那天晚上夜色漆黑看的不是很清,此时月光锃亮,看得这郭广汉40左右年纪,短头发四方脸,身材魁伟,人如其名,确是一条汉子。

当下几个人下了姚暹渠,同杨振邦诸人会面。郭广汉欣然道,“才闻杨司令率部奇袭日军文学飞机场,大涨士气,大快民心,不想今日竟能得见英雄面,幸会幸会!”杨振邦哈哈大笑,说道,“全赖弟兄们冲锋陷阵、能拼敢杀。那一仗的确打得痛快,美美地出了一肚子憋屈好久的恶气。”

原来这杨振邦乃是永济雪花山上的一支民间抗日武装头领。雪花山位于中条山西段,背靠黄河,面朝伍姓湖,山高峰耸,地势险峻,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前不久,杨振邦联合几支武装趁夜攻打了永济城西北方向的文学飞机场,以100余人的兵力,打死、打伤日军60多人,迫使日军全部退回蒲州城内,使计划进攻陕西的日军飞机丧失了基地,极大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尤为传奇的是,据说战斗一开始敌人火力太猛,久攻不下,关键时候杨振邦飞身从侧面登上魁星楼,双枪齐发击毙了日军机枪手,夺过机枪转向日军猛烈扫射,顿时日军丢盔弃甲,仓皇而退。战后当地老百姓众口传唱,“杨振邦扛机枪,把鬼子打得缺胳膊断腿破肚肠!游击队好榜样,扛起枪杆打东洋。”连同盟会元老、运城安邑籍人士景梅九先生也在西安《国风日报》进行了详尽报导,一时间晋、陕、豫地区朝野皆闻,杨振邦是声名大振。当然,由于日军封锁盐池,铁锁整日在里面做工,这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杨振邦伸出右掌,拍拍铁锁肩头,赞道,“兄弟枪法不错!”铁锁咧嘴笑了一下,说,“要是能有几杆政府军的中正造,我们也不至于被逼上了姚暹渠。”郭广汉哼了一声说,“阎老西能舍得给自卫队配中正造?这还是讲究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呢,我们总队长张安云几次申请,杨贞吉这狗日的才给自卫队配了几杆老掉牙的枪,那几杆老套筒膛线早就磨没啦,百米之外还不如根打狗棍。哼,指望这些人门都没有,一切还要靠咱们自己想办法。”

“呵呵,这有何难。”杨振邦招了一下手,说,“今晚缴获小鬼子的所有武器弹药,统统给你们留下。”郭广汉说,“这怎么能行?你们远道而来,解救了我们危机,还要把战利品留给我们,我们怎敢接受?”杨振邦哈哈又一笑,“你们张安云总队长和我结义大哥冯彦俊都是牺盟会的,想必你们也是共产党的队伍,大家抗日救亡保家卫国,就都是一家人,何必划分你我呢?”叫来部下清点缴获的枪支弹药,共有11支步枪,15个弹药盒差不多900发子弹,还有9颗手雷,而且江口撤退时,竟在慌忙间连军刀都给遗弃了。杨振邦接过军刀,凌空虚劈了一下,只听得“呜呜”作鸣,一米外的一根树枝竟迎风而折。杨振邦眉毛一挑,赞道,“好刀!这小鬼子的东西还真是他妈的好。”举手一抱拳,又说,“这把军刀我就收了,剩下的交个朋友,给你们再留一匹马,伤员乘坐。此处不宜久留,小鬼子很有可能反扑。我们弟兄百里骑乘,靠的就是来无踪去无影,速战速决。郭大哥你们也尽快撤走,咱们就此别过。天长地久,后会有期!”拱一拱手,翻身上马,一个唿哨,众骑手绝尘西去。

郭广汉抱拳在胸,大声说道,“多谢杨司令!”铁锁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半天嘴中“啧啧”作响,满是羡慕地说,“来无踪,去无影。这真是个英雄啊!”郭广汉长喟一声说,“是呀,国难多壮士,乱世出英雄。”手把铁锁肩头又说,“我记得上次鞭抽警备队那个家伙的就是你吧?怎么样,小伙子,加入咱们的队伍吧,就凭你的枪法,你也照样可以成为一名英雄。”

铁锁叹了一口气,说,“不行啊,我还要回家呢。我好几天都没回去了,我媳妇肯定在家着急死了。”郭广汉说,“你这个样子还敢回家?日本人肯定要四处抓你,你没回去过还能说得过去,你要是回去了非得给家人带来杀身之祸不可,你最好在外面躲上一段时间,等风声小一些了,抽空再悄悄回家看看。不过你放心,你加入咱们队伍,自然会有人照护你家里人的。”

铁锁站在原地,思绪翻滚,他太想回家转一趟了,他知道秀月肯定在急切地盼望他回来呢,可是他真的不能回去,他是大人了,他自然明白郭广汉说的是有道理的: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一旦回家就会给家人带来“包庇窝藏”的罪名,更何况日伪要是在家跟前设伏,他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可是,可是,他要是不回去,秀月可怎么办呢?哎,实在不行只能托付给郭栋了,但愿他能平安无事,多抽空回去看看秀月。

铁锁狠狠吐口气,跺了一下脚,下定决心说,“郭队长,我跟你们走。现在你们要去哪里?”郭广汉点点头说,“我们今晚是搞个小侦察,现在要从五龙峪回山。”铁锁重新把李复民尸身扛上肩,说,“好。我这位…工友家就在解州山脚下,都是下苦的穷弟兄,我想把他扛回去,让他能够埋在山下,也算是回到他自己的家了。”郭广汉说,“行。好兄弟,够义气!这不是有马匹吗,你放到马背上让伤员护着,咱们行进速度就能快多啦。”指挥队员背了缴获的枪支弹药,几个人先向南行,临近南城墙顺大路折向解州方向。

沿大路走了4、5里,铁锁看见前方左侧荒地里耸立着三棵高大的白毛杨树,突然想起那次和闷娃翻越盐池禁墙就是从这里上来的,自己曾在这附近草堆里埋过一支三八大盖,如今自卫队缺枪少弹,这小鬼子的武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呀。当下给郭广汉简要汇报了一下,郭广汉喜道,“我就看你小子不像个简单人物,果然一个人就能干掉日本鬼子。”铁锁找见地方把枪支挖了出来,这一晌天旱无雨,土壤干燥,长枪虽然被埋在土里一段时间,但擦试一下,拉拉枪栓,竟也完好如初。郭广汉说,“好小子,你枪法不错,这枪就归你用了,上了战场,好好地给咱们杀敌建功。”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