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谢北翰不坑爹,坑六妹妹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黛墨/著, 本章共2017字, 更新于: 2022-11-25 10:18

“嫁妆?”南璃愣了愣。

仔细一看匣子里的东西,发现那些宝石都是一等一的,莹润饱满,在灯烛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彩光。

其中还有两颗珍珠,足足有指甲盖那么大颗,一看就知道值钱。

“对,都是要给你的。”楚烁点头,“你是我的好妹妹,待你出嫁,是要十里红妆的。”

南璃眨眨眼,“可我从未打算过成亲嫁人。”

“为什么?你不嫁人,父亲母亲都得哭死。我这些嫁妆也用不上了,这可不行。”

“我要收尽天下的恶鬼和恶妖,没空。”南璃自然而然说道。

而且她活了两世,也不大懂男女之情是什么。

“你做这些也能成亲啊,又不冲突。”楚烁撇撇嘴,“你现在没有中意的人,不代表以后没有。”

南璃怔住,抬眸看着楚烁。

简单的一句话,让她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连体内的玄力都似乎上升了一个台阶。

对,她可以保护苍生,亦可以去爱一个人,这又有什么冲突呢。

南璃嘴角翘起,“多谢二哥。”

楚烁也糊里糊涂,不明白她为何忽然要感谢自己,他看了眼匣子里的东西,嗯,一定是他准备的东西很好,妹妹非常的喜欢。

他顿时来了动力,自己一定要再接再厉,再搜罗些更好的东西!

——

楚烁休养了几天,等身子彻底没事,他真去了万佛寺求神拜佛。

南璃算是家中最有空的,更是他的好妹妹,自然被他拽上,谢北翰也想给弟弟点灯塔添香油,便一同前去。

南璃便顺路给圆梵大师送了点银子,楚烁和谢北翰得知事情原委,又是一起凑了五千两。

圆梵大师笑呵呵的接下,他今日没算错,果然是有大笔银子进涨。

他可以多搭几间屋舍,待到冬日,孩子们也能穿上御寒的冬衣了。

送钱的都是有缘人,他看了眼两人的面相,知道楚烁的大劫已过,便对谢北翰说:“施主,老衲赠你一句话,近日慎言啊。”

直至到上马车,谢北翰还未参透这句话的玄机。

“六妹妹,圆梵大师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他有点忧心的问道。

“他是让你能不说话就别说话,免得招惹是非。”南璃提点道。

“原来如此。”谢北翰又有些惊诧,“六妹妹,你在看相这方面似乎还要再学习学习?”

南璃笑着白了他一眼,“并不是我看不出来,而是我就算提点你了,你也是会忍不住口的。这些算是一个人的命数,我是不会特意出手阻拦的。”

谢北翰尤为不服,真是笑话,他如今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了,怎么会忍不住口呢。

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这有什么难的。

既然圆梵大师提点他了,他就算改变了,那也是他的命数。

显然,谢北翰把这想得太简单了。

过了两日,庄王的小儿子满月,镇北侯带着他吃席道贺。

庄王是先帝的第四子,是个闲散王爷。

早些年他与王妃生下一子后,王妃就再无所出。

后来是有人送了个姬妾给庄王,那盈姬没多久就怀上了,十个月后,就生下了个大胖小子。

这是庄王第二个儿子,更能证明他宝刀未老,所以庄王才大摆宴席。

镇北侯乃是皇后的亲哥哥,掌有实权,他一来,庄王就从人群中出来,笑盈盈道:“谢老哥,你来了呀!”

镇北侯笑着:“你儿子满月,我自然是要来的。我给孩子打了个长命锁呢,快将他抱过来。”

庄王让奶娘将孩子抱了过来。

长命锁是由谢北翰拿着的。

谢北翰看了眼孩子,看了看庄王,脱口而出:“咦?庄王爷,你子女宫微微空陷,只有一个孩子才对啊。”

庭院里有不少人。

谢北翰的声音响亮。

这瞬间就引来了不少注目,当即窃窃私语起来。

这不是说庄王戴了绿帽子,其中一个儿子并不是他的血脉嘛。

庄王的面色变了又变。

镇北侯低喝道:“你学艺未精,在这胡说什么!”

这是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的吗?

谢北翰回过神来,面如菜色,他明明想着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可他看书学艺也有半个月了,看见点什么,就想着显摆一下,没想到却是祸从口出。

六妹妹真是神了,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对不住,庄王爷,我应该私底下跟你说的。”谢北翰说道。

“……”镇北侯想拿起砖头将这个儿子也拍死了。

庄王怒得拂袖,这么多人听着,如今他不想计较也得计较了。

“谢世子这看相的本事是跟谁学的?简直是误人子弟!”

谢北翰也不干了,在他看来,六妹妹可是天下第一的天师,容不得别人出言污蔑。

他说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不爱听不听就是了,六妹妹厉害得很,若是她来,她还能一眼看出哪个儿子不是你亲生的!”

“你这混货,说什么呢!”镇北侯气急败坏,要扯着谢北翰离开。

庄王却命人将他们父子拦住。

“竟是个女子,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自个儿都半斤八两,将谢世子也教坏了。”他冷声说着。

“我六妹妹你都不知道,就是安阳侯府的六小姐楚南璃是也!”谢北翰仰着头,大声说道,“今日,我就让你知道她的厉害!”

说罢,他就让随从去安阳侯府把人请来。

镇北侯扶着额头,想直接昏过去算了。

看来今日是要把庄王得罪狠了。

从哪里丢掉的面子,就从哪里捡起来。

他不许席间任何一个人离开,好让众人见识一下,这楚南璃是什么神棍,也好证明两个儿子都是他的血脉。

随从一来一回,花了半个时辰。

南璃穿着淡青色衣裙,发髻只绾着一支木簪,看上去完全不像官家小姐。

但她碧玉年华,淡若秋水,宛如一道清风,吹散了这庭院的奢靡之气。

一见到谢北翰,南璃的脸黑了又黑。

他招惹的是非是将自己牵扯上了,她先前掐过两人的八字,说他们有缘,她万万没想到,原来是这种缘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