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书号3465633]

第二十四章:奇怪的声响

《好想逃!五个大佬对我死缠烂打》 栖杳/著, 本章共2087字, 更新于: 2022-08-09 00:05

陆拂诗被秦夫人留下吃了午饭,吃饱才从秦府回到陆府。她

一路上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小姐回来啦。”家丁跟她问好。

“嗯,我爹在家吗?”陆拂诗问。

“老爷刚出去没多久,好像是去看店面了。”

“有人过来拿钱吗?买镯子的钱。”

“有的,管家已经结给人家了。”

陆拂诗点头回到闺房里,坐下一个锦盒从袋子里掉出来,她才想到是她要送给秦舒婉的镯子忘记给她了。

当了一时辰的恋爱导师,也没能将人给带回正轨,她表示很疲倦。

不但是现代的恋爱脑很恐怖很固执,古代的更甚。

算了,她还是不趟浑水了。

等到她那天吃到了那份苦之后,估计才会明白的了。

“小姐,你回来啦。”尔芙拿着衣服进来,看到陆拂诗躺在床上,很是惊讶,“我还以为你要好几天呢。”

“在那边住的不习惯就回来了。”陆拂诗随口说道,“给我泡壶茶来。”

她起身走出闺房去的书房里。

摊开一张宣纸,她将衣袖挽起,站在桌子前,沾着墨汁的毛笔在宣纸上留下点点痕迹。

陆拂诗无法解释她想做什么,就是突然很想画画了。

本身她就是学美术出身的,也从事着画画这一行。

“小姐你都好久没有画画了,怎么突然起来了。”尔芙端着花茶走进书房,见她在画画有点不可思议。

“没事,画着玩。”陆拂诗边说边画,把脑海中浮现的全部画到纸上。

——

她一直画到傍晚时分,喝了一壶接着一壶的花茶,但是画出的产物都是一些花纹。

对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花纹。

“小姐,咱们可以吃饭了吗?”尔芙进来问她,“老爷让人来传话说,今晚在裴老爷家吃,顺带跟他小酌几杯。”

“好。”陆拂诗放下毛笔,顺手拿起边上的手帕擦了擦手,“不去正厅吃了,去亭子里吃,边吃边看风景。”

“好,我让人去准备。”尔芙说完就离开了书房。

陆拂诗也在后面缓步走出书房,朝着亭子里走去。

“小姐,你之前不是说想要下江南玩吗?”尔芙说,“我今天出门给你买远山黛的时候,听到有人说,现在是江南游玩的时节。”

陆拂诗咬了一口炸的金黄酥脆的春卷,一只手抓着筷子,“我想出去玩的,但也得爹的时间安排,她可不想一个人住在不认识的叔叔伯伯家里。”

很熟悉的倒也没什么,主要是完全不认识,真的会很尴尬。

而且他们家里生的还是男孩,吃个饭都能变成相亲宴,有陆培在这种尴尬能减少几分。

“也是,但老爷近期好像打算开个新的店铺,好忙的样子呢。”

“开店?”陆拂诗眉头蹙起。

“是啊,你不知道吗?”尔芙边为她布菜边说道,“老爷说想在家附近的地方找个好的店面开个布匹织料店。”

布匹织料?

这不是她提到的……说说而已啊,怎么陆培就当真了呢?

“我吃饱了。”陆拂诗放在碗筷,靠在椅背上。

尔芙让小金过来收拾,小银去泡茶。

“尔芙,你等下出门给我买些不同材质的宣纸来。”陆拂诗想到下午画画时那些不够厚的纸,太容易透页了。

“好的,我等下就去。”

陆拂诗在书房继续绘画的过程中,家丁进来说,有个孩子送了一封信过来,落款人还是王玉。

“好,你下去吧。”

家丁说,“小姐,您先看完信之后给回一个,孩子还在外面等着。”

陆拂诗蹙眉,“你让那个小孩进来。”

家丁闻言去接小孩进来。

陆拂诗则是打开信封,看里面的内容。

很短——诗儿,对方计划不变,于后日午时行动,你届时多注意些。如若有变动我会随时让人以送物件为由将信件送到府上,看到信后请回复我。落款王玉。

陆拂诗看完,走到桌子前面,抽出一张信纸,娟秀的字体出现在纸张上。

来信已阅,放心我能照顾自己,你也注意些,缅商许是面上和善。落款言寺。

言寺诗与王玉珏同理。

她将信纸放进信封里,刚好家丁带着孩子进来。

“信给你,记得一定要交到他的手里哦。”她说完又从荷包里拿出一锭银子给他,孩子拒绝了收下,“那个叔叔已经给了我很多钱了姐姐你把信给我我去送给他就好了。”

孩子说完拿着信封一溜烟跑了出去,陆拂诗连问都没来得及问。

“小姐需要去追吗?”家丁见她似乎欲言又止。

“不用,随他去吧。”她把钱放回去,“你也下去吧。”

——

三月天气很奇怪,白天天气好的不行,晚上就徒然降雨。

陆拂诗穿着睡衣靠在床头,听着外面滴答的雨声,有些心烦。

这种天气换做是在外面,她估计是点上一大桌的炸食加上一些烧烤一大罐加冰的快乐水,坐在地板上追着新番享受着雨天带来的快乐。

可是她现在没得选,因为在游戏里面,很多都不能实现。

“小姐,你怎么还没睡呢?”尔芙提着一盏灯蹑手蹑脚地进来,想着给她掖被子,没想到她还没睡。

“你把灯点着吧。”陆拂诗坐直身子,尔芙照做。

“尔芙你上来床上跟我坐会聊会,我睡不着。”她拍了拍床边的位置。

尔芙是从她跟着萧寒云游回来后就跟在她身边的丫头,一起长大也算是姐妹的存在了。

“怎么了呢?”尔芙望着有些垂头丧气的陆拂诗问。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睡不着。”陆拂诗靠在她的肩上。

“小姐,你不用想太多啊,你与许多人不一样,你是小姐,你是被一大家人从小千恩万宠的。”

“没有想太多。”陆拂诗进来游戏之后,几乎没有想到什么了。

之前还能回想着生活上的事情,担心稿费不够生活,担心甲方爸爸跟编剧一直找茬,不通过选题之类的问题。

现在什么事情都有人解决,她完全当了一个废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能想什么。

房间里很明亮,却又很安静,只有屋外屋檐上雨水滑落滴在水渠的声音时不时响起,传入耳朵里。

“啪嗒——”

一道物体掉落的声音划破房间的安静。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