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断了她后路

《刺激!刚穿书就被五个反派大佬提亲了》 墨羽非/著, 本章共2946字, 更新于: 2022-08-04 20:10

“可惜,孙女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根本对付不了那个凶手,眼睁睁看着凶手用袖剑杀死了萧沐,那个凶手看见孙女,便也想要杀了孙女,当时,孙女害怕极了,好在,孙女身边的婢女冬喜听到动静之后,赶紧进来瞧看,也在同时,她喊了人,那凶手见有人来了就翻窗跑了。”

“哦,还有一事,当时那凶手离开时,从身上掉下了一块玉佩,被婢女冬喜捡了起来。”

说着,洛倾城朝身后不知何时悄悄进来的冬喜,抬了抬手。

冬喜赶紧从衣袖内取出一块玉佩,跪着,将其交到了洛老爷手上,并禀报道:“回老爷,小姐从那晚之后,便受了惊吓,在床上静养了一日,原本,小姐是想要此事禀告给洛老夫人,可还未让奴婢前往,就被洛老太爷院内的家丁抓了过来。”

话说到此处,冬喜又演了一场小戏。

她边磕头,边哭着鼻涕,眼泪,全往外冒:“老爷,就在前两日,三小姐带着好几个人来我们幽香阁,非要以小姐生病不配穿衣吃饭此等荒唐理由,来让几个狗腿子护院,去扒我们家小姐衣服。”

“当时,好几个人,他们抓着小姐,还把奴婢推到了一边去,小姐身子柔弱,哪里是那些人对手。”

到此,冬喜抹了下鼻涕。

随着她的话,洛家众人都变了脸。

有人喜,有人忧,有人只管瞧戏。

而这些人中,欧阳华逸和北冥昊天,这两人的脸色当即一冷。

“洛老爷,你们家教养就是让一个庶女来欺负嫡女吗?”

北冥昊天将手中的茶盏重重一放。

【他北冥昊天都舍不得欺负一下的女子,竟然被一个庶女这般欺负!洛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洛老爷打着官腔:“北岭王息怒,老夫这三女儿不懂事,日后,定会好好教导一番。”

虽不想得罪北冥昊天此人,可面对一个异国王爷,他到底也有几分胆子。

"若日后洛老爷教育不了家中子女,那就又由本王来亲自教导,在你们东胜国,本王虽没什么实权,但若想要屠了哪个府邸,本王还是有此等能力的,说来,你们皇帝倒也不希望因为你们洛家,而让两国交战!”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洛刚脸色不太好看。

洛家众人亦是如此。

洛梦琪怕的脸色惨白。

旁侧,身为局外人的郭公公只管看好戏。

他倒是很好奇,洛家这个奇丑无比的大女儿洛倾城,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疑惑了两位英俊郎。

“北岭王说笑了,梦琪,赶紧给北岭王赔个不是。”

洛老爷哪里敢惹上让两国交战的祸事。

洛梦琪在贴身婢女扶托下,朝北冥昊天福身行礼,刚要开口赔不是,便又听到北岭王冷冷说了一句:“你又没有扒本王的衣服,给本王道什么歉!”

此话意有所指。

洛梦琪身子晃了晃。

她转身朝洛倾城福了福身:“大姐,对不起,那日是三妹鲁莽了。”|

“无妨无妨,反正那日我也没吃亏。”

洛倾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她一向是当日仇当日报,眼下,还是“萧沐之死”之事重要,其他之事可以翻篇了。

她虽是这么想的,可有人却不依了。

"洛老爷,不知你家这位庶女三小姐,有没有婚配?”

欧阳华逸一时间找不到把玩之物,又瞧着怀里小猫儿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身后身穿绿衣裙魉奴,走上前,很贴心的把时常备在身上的琉璃珠,双手奉上。

欧阳华逸接过琉璃珠把玩着,烦躁的心情还稍微好一点。

被欧阳华逸竟问起了自己的婚配之事,洛梦琪很震惊,有些懵。

她转眸偷偷看了欧阳华逸一眼,在心里想着,莫不是这位英俊的影月谷主看上她了?

若是能把做影谷夫人,富甲一方也是不错的。

她羞涩的低下头。

方才被北岭王侮辱一事很快就被眼下的好事,取代了。

洛老爷不知欧阳华逸在此等严肃之事之下,问出一些不关当下之事的话是何意,但乃与欧阳华逸此人的财力,他还是回应了下:“老夫这三女儿梦琪并无婚配,谷主问出此话是何意?,莫不是看上老夫这三女儿了?”

此等疑问也是洛家众人心中疑问。

“原来并无婚配,既如此,魑奴,魅奴,你们两人去,把三小姐衣服扒了,让她这辈子都别嫁人了!”

欧阳华逸嘴角边始终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竟敢扒本谷主小东西的衣服,如此可恶,那本谷主就断了你的后路!”

洛倾城眨眨眼。

这招狠,不过她喜欢。

洛家众人:“……”

洛梦琪顿时笑不出来了。

“是,谷主!”

魑奴与魅奴两人走了出来。

“啊……不要……”

洛梦琪吓得躲到了胡氏身后,胡氏气傻了,她朝洛刚扯着大嗓门嚷嚷着:“老爷,你就这么任由外人欺负我们女儿吗?”

魑奴和魅奴两人朝她走近些。

洛梦琪吓得要哭了。

洛老爷脸色不太好。

洛老夫人看向旁侧洛老太爷。

洛老太爷重重拍了下轮椅扶手:“住手!"

“谷主,方才我儿说了,我这三孙女不懂事,谷主大人有大量,何须跟她一样……”洛老太爷扭脸看向洛倾城:“倾城,你放心,日后,祖父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了。”

能被欧阳华逸和北冥昊天这两人同时看上,他这个丑孙女还真有几分本事,日后,可以培养。

若不是方才亲耳听到,要与她断绝关系,对于洛老太爷这番操作,她定会感动的稀里哗啦。

可眼下,洛倾城只笑了笑,没有回应洛老太爷,反而走过去,挡住了魑奴和魅奴这两人的去路。

一手拉一个,露出一排小白牙:“乖,两位小姐姐,扒衣服这等小事,哪里轮到两个小姐姐亲自动手呢。”

她还特意抬了抬手,在魑奴和魅奴,两人脸上摸了一把,活脱脱就像是个女流兔。

她虽穿书而来,其身份虽是原书女主,但她是有单独的思想的。

她与欧阳华逸之间非亲非故,让人家替她出头,并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实属不应该。

她又不是四处留情的渣女。

魑奴,魅奴两人羞涩一笑,回头朝欧阳华逸看去,等待旨意。

欧阳华逸却在看洛倾城。

“嗖嗖!”

洛倾城拂袖,两根银针,从她衣袖内猛甩而出。

洛梦琪就在原地立着,不知发生了什么,衣裙上的扣子竟掉了两颗。

外衫敞开……“啊!”

洛梦琪吓得叫了一声,双手赶紧捂住胸前。

胡氏都惊呆了。

洛家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何事。

欧阳华逸与北冥昊天见此,两人表情神同步的露出一抹笑容。

末了,洛梦琪在婢女陪同之下哭着回去了。

“好了,杂家没工夫在这听你们家里短的。

戏也看够了,郭公公在适当时机,翘着兰花指,指了指还在地上跪着的婢女冬喜:“小丫头,你继续说。”

冬喜脑子短路了片刻,她回过神来,立即继续道:“就在那日,是萧沐救下了小姐,才没有让三小姐得逞,毁掉小姐声誉,而萧沐也因此被罚了板子,当日,我家小姐听闻,萧沐受伤下不来床,心有愧疚,便在当日,让奴婢买了一瓶金疮药,带着奴婢去看望萧沐,谁知竟遇到了萧沐被刺杀之事。”

“老爷明鉴,我家小姐若真想要杀了萧沐,又岂会让奴婢买下金疮药,而且,那几日,小姐根本不知道萧沐真实身份,府上所有仆奴进来时都是签了卖身契,小姐若想要娶哪个下人狗命,直接取了便是,又何须这般啰嗦,最重要一点是……我家小姐菩萨心肠,平日里踩死个蚂蚁都要哭半天,更别说是杀人了,老爷还请您给小姐做主,断然不能让有心毁掉小姐啊。”

一连串的输出,冬喜在心里想了想,她按照小姐昨夜叫她背下来的说辞,在确定没有落下什么话之后,她要朝着洛老爷磕了下头。

两个版本的故事,胡氏与婢女冬喜各持一词,在众人听来,两人所说之话,似乎冬喜口中之言更有说服力。

且,冬喜还交上了一块玉佩。

洛老爷看着手上的玉佩,他越看越熟悉,此玉佩,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而他这副沉默的样子,让旁侧站着的胡氏,心里十分慌张。

她朝在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韩氏投了个求救的眼神。

韩氏并没有看她,只装作局外人在洛老夫人跟前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两人之间的举止,全都被洛倾城尽收眼底。

她薄唇勾起。

原来如此!

“宣家玉铺!本老爷想起来了,此玉佩款式,做工与成色,还有上面的雕刻手法都出自宣家玉铺,宣家玉铺乃是胡氏,你娘家的产业,胡氏,此玉佩你可认得?”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