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她的所作所为,又如何配的上一个善字

《恶毒农女洗白后,禁欲首辅与她甜爆生崽》 知小世/著, 本章共2030字, 更新于: 2022-07-21 03:55

谁料,下一秒,方才老爷爷还一副担心老伴没有吃东西熬不下去的模样,转眼间便把窝头大方的递了出去。

“姑娘,你瞧着面善,窝头就给你吃吧。”

顾瑶也丝毫没有客气,拿过窝头直接咬了一口,然后又重新坐回了原处,一个人心安理得的吃完了这个窝头。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老爷爷给了窝头就算了,旁边的小女孩竟还把仅剩的一口水,留给了顾瑶。

而顾瑶也没任何表示,先是已经习惯了似的,直接就接到手里,一饮而尽。

吃完喝完,还露出几分嫌弃的表情,将破碗直接丢到了地上。

虞眠:“???”

还有这种操作?

虞眠禁不住想起了那句至理名言: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传说中的女主光环,也太强大了一些吧?

原来所谓的女主,只要凭借一句长得面善,就能得到一切?

可她的所作所为,又如何配的上一个善字?

虞眠当即就朝着老爷爷和小女孩问道:“你们把吃的喝的给了她,就不怕自己饿死渴死?”

闻言,刚打算闭眼休息的顾瑶,又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瞧见了虞眠匪夷所思的模样,旋即冷笑起来,眼底充斥着得意的神情。

被虞眠问到的老爷爷和小女孩,脸上出现了茫然的表情。

他们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顾瑶,最后竟然异口同声的说:“我们相信好人有好报!”

“呵——”

极度讽刺。

顾瑶不屑一顾道:“好人有好报?是啊,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等将来我还会把你们救出去,当你们住大房子,天天吃肉!”

“哇!太好了!”

“顾姐姐,你真好!”

顾瑶笑着看向虞眠,无奈的摊摊手,“看吧,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神明降临,他们只有跪拜献祭的份。”

“……”

虞眠皱着眉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顾瑶作为一个黑心女主,她原本就是个擅于利用一切机会,满足自身的人,她也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她的心里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满门的荣耀。

这样的人设,岂是书中的炮灰可以抗衡的?

但虞眠并不认同这样的道理。

她会亲手改变着一切。

然而顾瑶却挑着下巴,朝着虞眠继续道:“你也一样。”

“什么一样?”

顾瑶轻蔑的看向四周的人,答案显而易见。

她是说虞眠会和这些人一样,统统臣服在她的女主光环之下。

到了现在,虞眠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后知后觉了。

顾瑶还是那个顾瑶,不过又跟书中的顾瑶,有了些不一样。

或许她不是魂穿,而是重生了?

所以她才敢如此大言不惭!完全没了当初的战战兢兢,反而开始享受眼下的这一切!

刺激啊。

虞眠又忍不住笑起来,不过顾瑶一定也猜不到,她这个人早就换了个芯子。

虞眠冷笑:“我拭目以待。”

闻言,顾瑶哼笑一声,似乎压根没把虞眠放在心里,她甚至觉得不需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处理。

顾瑶倒在一旁睡觉,就连去拿伤药的小差役回来,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然而小差役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小心翼翼的撩开顾瑶的裤腿,看着她略显红肿的脚踝,露出了浓厚的担忧之情。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小差役也没舍得离开。

他蹲在顾瑶面前,近乎痴迷的望着她。

虞眠又禁不住想起了书中曾描写过的一个誓死追随顾瑶的小太监。

他似乎就是什么差役或者侍卫出身。

为了陪在顾瑶身边,甚至不惜嘎了自己一刀,进宫当太监,只为在合宫宴饮的时候,远远看上一眼。

情深义重啊!

只可惜,情意给错了人。

“喂!”

虞眠忽然出声,十分煞风景的冷声道:“你还要盯着她看多久?你知道她多久没洗澡了吗?头发里面都长虱子了,啊呀呀,还容易得传染病!你快离她远一点吧!”

小差役冷眼看过来,似乎是嫌弃虞眠呱噪。

但他并未发难,只是警告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依依不舍的摸了摸顾瑶的衣角,将药膏塞到了衣角下面,然后起身离开了。

前方就是火坑,是个人还都要往里跳!

行吧,尊重他们,顺便祈祷锁死,免得让他们出来再祸害别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怀策在差役的带领下,急匆匆来到了这里。

“娘子?”

虞眠在昏昏欲睡中睁开眼,低低的应了声:“你来啦。”

“我来接你们,跟我走吧。”

“好。”

大宝方才也睡着了。

叫醒之后,李怀策在差役的带领下,领着他们直接离开了这里。

外面的风沙已经小了很多。

虞眠松了口气,笑着调侃道:“终于可以回家了。”

“嗯,回家。”

原本这场由风沙带来的混乱,就是为了给顾瑶安排脱身的戏码。

可是她没有珍惜,如今还得遭受苦役的束缚。

不过顾瑶毕竟是女主角,虞眠也已经见识到了女主光环的强大,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她得好好观察一下事态的发展,不能轻举妄动。

离开时,东平营的许将军专门派了马车送他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大宝有些烦躁。

他的掌心先是被蚂蚁咬似的,有些痛,有些麻,还有些抑制不住的想要发泄力气。

但他一直乖乖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那里放着他留下来的棒棒糖。

但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他就会伸出手掌,在车厢内拍一拍。

他的力气本来就大,每次拍过之后,外面的马儿就会受惊,路途有些颠簸,不过好在有惊无险,他们顺利的回到了刘绍祺家的小院内。

到达门口的时候,风沙基本上已经停了。

不过地面上也已经残存了差不多一个巴掌深浅的细沙,人踩在地上,脚面会深深的陷下去,踩不到实处。

马车只是停留了这么一会儿,在启动的时候,就已经十分费力。

送他们回来的差役,打过招呼的时候,便打道回府,离开了这里。

李怀策左手抓着大宝,右手牵着虞眠,他们互相搀扶着,朝着家里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