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雍国公主苍芷儿

《天道逼我来挖坟,渣渣鬼怪丢了魂》 南南酱/著, 本章共2083字, 更新于: 2022-07-05 05:57

“十二律,这些是音律中的十二律。“玖瑶顿了顿开口,语气冷冰冰,

“看来,墓主人当真喜好音律,陷阱也多和乐声有关,或许,这可以成为助我们脱困的突破口。”

仔细数了数,果然共有十二个机关铜人,铭文分别为“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种”,和古乐十二律当真一模一样。

按照十二律音律顺序,莫寒雪将铭文机关一一捅破,机关铜人也接二连三解体,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轰隆隆隆!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起,一道道石门打开,露出八个黑黢黢的门洞。

“这些门洞里,绝对有一扇是生门,不如我们各自探索碰碰运气,指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好,时间不等人,我们这就开始一试,但首先还请收下这枚传讯符,我们一人一个,关键时刻捏爆或可保命。”

“多谢阿雪。”攥紧传讯符,玖瑶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即,大胆迈入了其中那道,写着一个娟秀“竹”字的门洞。

刚一踏入半步,便有悠扬的竹笛声响起,哀婉缠绵,绕梁不绝,和神界的神乐或可相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伴随着步伐的缓缓深入,乐声也逐渐愈发走高,乐曲的调子开始扭曲,变得尖锐刺耳,就好像能蛊惑人心的魔音。

魔音操控下,玖瑶脑仁儿越来越疼,意识也逐渐开始变得模糊,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只能堪堪扶住了石墙。

到最后,终于眼前一黑,玖瑶彻彻底底晕厥了过去……

“公主,公主您快些回来啊,太傅布置的《诗经》《论语》还没有抄写完,如若偷懒,陛下又要开始大发雷霆了!”

“没关系,诗文自有阿丝帮忙抄写,阿竹,我们不妨再去一趟红香楼,也好喝喝酒听听曲儿,再撩撩红香楼那些卖艺又卖身的美男,岂不痛快?”

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耳畔传来少女清脆好似小银铃一般的嗓音,挣扎着抬起眼帘,但见自己正身处一间偌大的寝殿。

寝殿中站着一身着粉色华服的姑娘,梳着繁复华丽的发髻,还画着精致美艳的桃花妆,比九天上的仙女儿还要好看。

她,是谁?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玖瑶揉了揉太阳穴,再想到方才的对话中提到的“公主”,心底陡然间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难不成竟是墓主人公主的往事回忆?

她过去也曾听说过,有一种特定的法宝名叫“溯源石”,能储存声音画面,再在特定的条件下释放出来。

来不及细想,眼前画面变了,粉裙少女大大咧咧坐在花楼最前列,手中捏着枚酒盏,手边刚刚剥下来的瓜子皮,竟堆成了一座小山。

“好,精彩,这支曲子吹得太精彩了,不愧为红香楼头牌!”

笑赞一句,少女饮尽盏中酒,飞身跃上了高高的看台,借着酒劲儿,大胆地搂住了美男细腰。

再嗅了嗅他身上的香气,少女笑得醉眼迷离,嗓音就好似棉花糖般的酥软动人,

“美人儿果真才貌双全,不如就从了姐姐罢,姐姐会好好疼你,不教你受任何委屈……”

温香软玉在怀,美男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红了,但还是下意识推开她,淡漠而又疏离地行了一个礼,

“公主醉了,还请去隔壁包厢歇息歇息,醒酒汤随后送到。”

“不,本宫只想要你,只想和美人儿你春宵一度……只要陪本宫睡一觉,价格你随便开,反正,反正本宫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和金子……”

春宵一度?话落,美男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眼底氤氲着浅浅的怒火,似乎感受到了强烈的屈辱和羞愤。

谁料,这模样反倒更讨少女喜欢了,就地开始为他宽衣解带,露出结实的胸肌和腹肌。

画面香艳,周围的看客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也全都纷纷瞎起哄了起来,愈发使得酒醉的少女意兴高涨。

刚刚解开衣带,醉酒的少女突然趴在美男肩头睡着了,就在此时一大群官兵蜂拥而入,将少女接入华丽的软轿,喂饲解酒汤。

迷迷糊糊间,少女忍不住径自喃喃起来道,“美男啊,你叫什么名字,又到底家住何方,本宫要定你了,给我,不许逃……”

“公主,您醉了,而且还醉得不轻,这里哪有什么美男,只有奴婢阿丝和阿竹!”

一旁的小宫女们,个个儿都急得不得了,如若被陛下知道公主偷偷来了趟红香楼,指不定会大发雷霆要了她们命。

画面再度转换,是公主对美男的念念不忘,原来美男的名字叫柳月,而少女的名字唤作苍芷儿,是大雍国最出名的纨绔公主,赐号“清玉”。

自从那日惊鸿一瞥,苍芷儿便成为了红香楼的常客,甚至还单独请他包厢奏曲,灌他喝酒给他下药,但他宁愿强忍着痛苦,也不逾越轻薄她半分。

都说,得不到才是最好的,用在苍芷儿身上似乎格外合适,一来二去她竟是当真喜欢上了柳月,还特意去学了古琴,过了一段琴瑟和鸣的好时光。

画面又是一转,苍芷儿为躲避追杀翻进柳月房间,搂着美男钻入被窝,并拉松自己和柳月的里衣长发,画面暧昧而又亲密。

待到追杀者寻不到人远去,苍芷儿也穿好裙衫坐了起来,冲着柳月施施然行了一礼,

“多谢柳公子救命大恩,为报答柳公子恩情,以后本宫再不会来红香楼叨扰公子,青山绿水,后会无期。”

行礼后,苍芷儿大踏步往外走,但刚走出没几步,却被柳月打横抱了起来,恶狠狠压在了榻上。

亲吻着苍芷儿的面颊,柳月眼圈微红,明显带着几分委屈,“多日相处,我已经喜欢上公主您了,又怎会舍得公主离开,柳月心悦公主,惟愿与公主做一对鸳鸯,从此双宿双飞……”

“柳公子……”苍芷儿环住柳月的脖颈,任由他一件件解开二人繁复华丽的衣袍,春宵帐暖,活色生香。

小小的房间里,两道身影相交叠,不知不觉间,竟是一整夜都过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