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嫡女毒妃不好惹 [书号3453095]

第14章 滔天的委屈

《嫡女毒妃不好惹》 笑久久/著, 本章共2027字, 更新于: 2022-07-03 17:54

第14章滔天的委屈

云芷赶到东街时,远远的就看到两个血葫芦一样的人,扭打在一起。

其中一人虎背熊腰,他骑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挥拳冲着身下的男人左右脸各打一拳,随后冲着男人的脸上重重吐了口口水,声音洪亮如钟,大骂道,“让你他娘欺负人!听说你他娘的还吐口水了?老子也让你尝尝这是啥滋味!”

“别……别打了,我要被你打死了,我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身下的男人喘息着求饶。

“哈?威胁老子?老子贱命一条怕个屁!”上头的男人自下而上又重重的打向身下男人的下巴,桀骜道,“大不了就将老子这条命抵给你们!一条换两条,老子不亏!”

身下的男人“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再度喷降到自己脏污得看不清原本模样的脸上,一颗牙齿落到脸上,他侧了侧头,牙齿便滚落到耳朵里,呆滞的眼中露出几分惧怕之色,嘴里喃喃道,“蒋耀仁……”

“知道老子是谁,还敢欺负老子的外甥女!”蒋耀仁的脸上也被喷上血迹,他再度扬起手,又要打向身下之人,扬起的拳头却突然被一双手握住,紧接着耳边响起抽抽搭搭的声音。

“拉架的给老子……”蒋耀仁满脸戾气的扭过头,就撞进一双盈满泪水的双眼,他当即愣在原地,骂人的嘴吓得忘记合上,怔怔的看着眼前一身洁白孝服的姑娘。

“阿……阿芷?”蒋耀仁喃喃的叫道。

云芷听到这声音,心上骤然生出钻心的痛意,她双眸轻轻眨动了下,泪水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成串的往下落,她的抽噎声越来越大,肩膀随着抽噎声不停的耸动着……

蒋耀仁立刻站起来,伸手就要抱她,余光扫到自己脏污的衣袖,再低头一看,心咯噔一跳,这满身的脏污血迹,怪不得阿芷会哭成这样。

他努了努嘴,想要解释,却不知该怎么说,明明方才还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这会儿面对比自己矮上一头还要高的云芷,最终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七舅舅……”云芷再也忍不住,伸手抱住蒋耀仁,嚎啕大哭起来。

她要将上辈子自己得知,七舅舅因为听说云凝和墨成规在一起,去杀二人反而被二人刺死的愤恨全部哭出来。

她要将上辈子得知,因为自己而造成外祖父一家惨死,而产生的愧疚全哭出来。

她也如同所有的,突然见到疼爱自己的家人的少女般,恨不得将自己所受到的所有委屈全哭出来。

蒋耀仁听着云芷哭得肝肠寸断似的,心口一阵疼痛,他不知所措的拍了拍云芷的肩膀,哎呀了声,道,“这么大的姑娘还哭,丢不丢人……”

云芷只是哭,却不理会蒋耀仁的话。

蒋耀仁比蒋瑶月小四岁,从小就十分粘着蒋瑶月,云芷出生之后,见到次数最多的就是这个舅舅。

后来她因为父亲的挑拨,对外祖父一家横眉冷对时,也会隔三差五的收到七舅舅送来的小物件。

可是自己却最看不上这个舅舅,嫌弃他冲动无脑经常惹事。

直到云凝和墨成规的关系败露,七舅舅竟然单枪匹马的去刺杀云凝,却死于乔氏兄弟之手……

云芷想到上辈子的事情,越发哭得不能自已。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子?”女人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云芷的哭声。

“你方才说一命抵两命?除了江慕白之外,另一命是不是我儿张庆科?”张夫人指着蒋耀仁哭嚎着质问道,“我儿已经被你害死了?!”

“哼。”蒋耀仁不以为然的掏了掏耳朵,态度完全不似面对云芷哭时的温柔,觉得这个张夫人简直吵到了极点。

“七舅舅。”云芷方才从那张纸条上的字迹,就已经认出将张庆科叫出去的人是蒋耀仁,再看被他压在身下打的鼻青脸肿的江慕白,心里咯噔一跳,不由严肃的看向蒋耀仁道,“张庆科现在在哪里?”

“那个满嘴喷粪的臭小子你管他干嘛?”蒋耀仁目光阴森的睨了眼江慕白,又道,“谁敢欺负你,舅舅就把他们弄死!”

“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把你送官!我要……”张夫人立刻恨恨的骂道。

“闭嘴!”云芷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又看向蒋耀仁,痛心疾首道,“他现在到底在哪里?他死不足惜,可是却要连累了舅舅你!”

“大不了就给他们偿命!”蒋耀仁毫不在意的说道,他冷冷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恨声道,“你们不要以为阿芷没了娘就可以随便欺辱,今儿个就算拼了命不要,老子也要告诉你们……

“日后谁要是敢欺负阿芷,就会有人弄死你们!没了老子一个,阿芷还有六个舅舅在呢!”

这就是他上辈子宁可拼了自己的命不要,也要去杀云凝的理由?云芷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道,“哈,这样说来,来七个人欺负我,把七个舅舅都搭上去,我不就成了孤家寡人?”

“阿芷……”蒋耀仁这才觉得云芷回来了,对嘛,先前那个态度多吓人啊,蒋耀仁讨好的道,“七舅舅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七舅舅是最笨的那个,你其他的舅舅可厉害着呢!”

“可只有你们活着才能够给我最好的保护。”云芷眼眶又有些发红,她认真的看着蒋耀仁道,“张庆科的命不重要,但若是要拿他的命换你们任何人的命,对我来说都是亏本的买卖。”

蒋耀仁闻言有些意外,他再次打量着眼前的云芷,隐隐觉察出不对劲儿来。

“张庆科在城外哪里?”云芷见状又问。

蒋耀仁犹豫了下,说道,“在护城河里。”

张夫人闻言顿时头晕目眩起来,喃喃道:“我儿最怕水……”

拿到那个纸条之后,她已经派人在城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张庆科,却独独没有想过要去河里找,因为张庆科幼年曾落过水,此后便十分怕水,这蒋耀仁将他丢到河里,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