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只是朋友而已

《兔兔后娘前面飞,狼王爹爹后面追》 砚夕/著, 本章共2069字, 更新于: 2022-08-07 22:03

“原来是这样。”狼墨点点头,“不错。”

“夫人,这些都是你从空间里取出来的吗?”狼右好奇地拿起一罐可乐,“这是喝的?怎么打开?”

说完,他还晃了晃。

“不能晃!”狼泰连忙阻止他。

又把一个饺子塞进嘴里之后,狼泰把他手里那罐可乐拿过来,给他示范要怎么开上面的拉环。

“这样就好了……来,你喝一口。”

狼右试探性地喝了一口,然后顿时惊喜地睁大眼睛,又一连喝了几大口。

“这也太好喝了吧!”他说着,还打了个嗝,“这是什么水?以前从来没喝过!”

“这叫快乐水。”狼泰骄傲地跟他介绍,“怎么样,我后娘的异能厉害吧?”

“太厉害了!”狼右佩服地点头,看向兔凌凌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崇拜。

他又赶紧拿了罐啤酒给狼墨,拿了罐雪碧给狼左。

因为性格问题,他们并没有像狼右那么夸张。

但明显眼睛都亮了不少。

兔凌凌和崽崽们也都各拿了一罐雪碧和可乐。

“来,为了庆祝我们终于团聚了,干杯吧!”兔凌凌举着可乐,兴奋地说。

其他兽人见状,都学着她的样子,把手里的饮料或者啤酒举了起来。

狼墨偏头看着她,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

吃过饭后,崽崽们便睡着了。

狼墨这里一共有两个屋子,本来是狼墨一间,狼左狼右一间。

现在兔凌凌和崽崽们来了,狼左狼右便叫崽崽们和他们睡在一个屋里,反正炕够大。

至于兔凌凌嘛,当然就和狼墨睡另外一间了。

兔凌凌心里有点紧张。

为了活下去,她是想抱反派大腿。

但是她可没想过要献身啊!

可是,要是狼墨提出跟她交配的话,她该怎么拒绝?

如果她拒绝的话,大反派生气了怎么办?

虽然,除了鹰泽在的时候,大反派都没有生过气,甚至还经常笑,很好相处的样子……但是看过书的兔凌凌可不会那么天真,以为大反派真是个好相处的人!

而且,书里原主的结局给她留下太大阴影了……

看着狼墨拿了一张比较新的兽皮放在炕上,兔凌凌叽叽歪歪地开了口:“那个,我现在还不困,我先去院子里坐会儿。”

狼墨铺着兽皮的手顿了顿,而后很轻地“嗯”了一声。

兔凌凌立刻转身,几乎是落荒而逃。

狼墨转头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小雌性心里在想什么?

诚然,他现在对小雌性很感兴趣。

比如说,他很好奇,为什么小雌性跟之前他们两个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再比如说,四阶兽修才会触发异能,为什么小雌性才二阶就能触发?

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对兔凌凌已经到了喜欢的程度,之前因为鹰泽生气,也仅仅是占有欲在作祟罢了。

更何况,就算再喜欢,他也不会勉强她跟自己交配。

他好歹是个雄性,若是勉强一个雌性,那岂不是丢尽了雄性的脸?

小雌性真是多余担心了。

院子里有块大石头,兔凌凌坐在上面发愁。

要怎么跟大反派说她不想交配的事呢?

说自己大姨妈突然造访?

不对吧,兽世的雌性和人类身体并不完全一样,好像是不来大姨妈的。

要不然,她就豁出去了?

说起来,大反派那么帅,身材又那么好,要是真跟他交配,还不知道是谁占便宜呢!

她干嘛要想这么多?

兔凌凌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又加油鼓劲了一番,便从石头上站起来。

这时,她突然听到附近好像有动静。

“谁?”她吓得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想喊大反派。

可她马上要喊出口的那刻,突然反应过来点什么,压低了声音,小声叫了一句:“鹰泽?”

周围没动静了。

兔凌凌皱了皱眉,又小声喊道:“鹰泽,是你吗?你没走?”

紧接着,她突然听到了扑扇翅膀的声音。

她抬头一看,一只雄鹰正在空中盘旋。

“鹰泽!”她高兴地轻喊了他一声。

雄鹰慢慢地停在她前面,隔了一段距离,然后化成了人形。

果然是鹰泽。

“原来你没走,我还一直担心你呢。”兔凌凌说。

“担心我?”鹰泽深深地凝视着她,“担心我什么?”

“你没吃的啊!”兔凌凌说,“当然啦,你那么厉害,找到食物肯定是可以的,但是你喜欢吃的辣条,喜欢喝的可乐,可都没有了。我还想让你带一些走呢。”

闻言,鹰泽没吭声,眼底似乎闪过几分失落。

“说起来都怪你,干嘛要说那种会让狼墨误会的话?”兔凌凌忍不住埋怨,“我们两个只是朋友而已,如果跟狼墨说清楚了,他肯定会同意让你留下来的!现在想说清楚,都来不及了。”

“只是朋友而已?”鹰泽意味不明地重复了一句这几个字。

“是啊!”兔凌凌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要不然呢?”

鹰泽:“……没什么。”

“算啦,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我给你拿点可乐和辣条你带上,对了,我还有句话想跟你说。”

兔凌凌刚想进空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鹰泽说:“关于别人都说你是灾星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鹰泽一怔。

他没想到她竟然会提起这个。

“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应该自己都把自己当灾星了吧?”兔凌凌撇了撇嘴,“怪不得你一直离我们那么远。有没有搞错!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瞬息万变,生老病死、生离死别都是常有的事,凭什么都扣在了你头上?”

虽然她也觉得,鹰泽的家人一个接一个地出事,有点反常。

但是她并不认为鹰泽是个灾星。

“可是,自从我出生之后,我身边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全都没了。”鹰泽苦笑道,“一开始我也不想相信,可是,自从我父亲也去世……我不得不开始相信。”

“那你说,你之前抱过我,离我那么近,为什么我一直没事?”兔凌凌理直气壮地说,“还有啊,这几天你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如果你真的是灾星,你以为离我们有一段距离就没事了?你清醒一点!”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