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强扭的瓜不甜,咱俩凑合过呗

《撩完就跑!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 灰糯米/著, 本章共2143字, 更新于: 2022-06-26 19:38

梁皇后抱着李婉儿,哭得老泪纵横:“舍不得啊舍不得!本宫不会答应的!”

李婉儿在她亲娘怀里挣扎,哭得梨花带雨:“让我去吧让我去!母后,我愿意为了家国大义,嫁给西凉王为后!”

嘁!俩戏精。

桃栀冷嗤,扭头看向晏沁北,委屈巴巴道:“王,你也看到了,我母后与六姐显然是不愿意的,强扭的瓜不甜,您还是凑合凑合跟我过呗。”

晏沁北面色一沉,猛地将桃栀推开:“说好的和亲公主三年抱俩,堂堂大李王朝货不对板,当我西凉好欺负?如三日内不将六公主送来,就休怪孤王兵临城下了!”

言毕,拂袖就走,把桃栀孤零零落在了殿内。

“王——”桃栀卖力演了两下,做出一副被抛弃的凄楚模样。

“西凉王且慢啊——”真正着急的李婉儿却是真的想扑过去,奈何梁皇后力气太大,将她抱得死紧:“别去,乖女儿,我李朝岂会对一个属国屈服?你放心,你父皇不会把你嫁过去的,大不了就跟他打呗,是不是啊皇上?”

皇上·李金山尚未从这等急剧恶化的变故里回过神来,呆坐在龙椅上木了良久,等老化的脑子勉强转动起来后,豁然惊觉西凉王师出有名。

大李朝这次用一个三岁半公主糊弄西凉和亲这件事本身就落人口舌,如今西凉王亲自来迎娶适龄的长公主,大李朝若还是磨磨唧唧地不肯给,那么他西凉发兵过来,没毛病啊!

国与国之间打仗,无论是谁先挑起的矛盾,总归得有个说法,否则将来史书直笔很不好看,西凉王此举虽然看似荒唐,可实际却占尽了道理,让大李朝下不来台。

“明日就把婉儿送去驿馆!”李金山决定忍痛割爱。

“哦不——我可怜的女儿啊!”梁皇后哭晕了过去。

“啊哈~谢父皇成全!”李婉儿差点笑出了声。

~

皇家驿馆。

一个人过来的桃栀翻墙、翻窗、翻上了晏沁北的床。

晏沁北没睡着,但是被她的突如其来吓了一跳,差点提刀咔嚓了她的小脑瓜。

“你怎么来了?”晏沁北环顾四周,惊,“一个人走来的?那么远的路!”

从皇宫到驿馆,一个成年人也得走上一个时辰,她那两截小短腿,得迈得多快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回来。

“你为何把我一个人丢在宫里?”桃栀杵在床头,将酸痛的小脚丫子搁在他的枕头上,恹恹然地问道,声音闷闷的,委屈极了,“你明知道我爹不疼娘不爱的,我那座澍芝宫自我走后无人打理,如今都已经长满了树枝,我还能住到哪里去?”

“这倒是我的疏忽。”晏沁北揉了揉她的脑袋,“确实没料到你爹娘这么不负责任,你该不会是他们捡来的吧?”

“不是哦~”桃栀一本正经地回道,“我是大风吹来的呢!”

听出她语气里咬牙切齿的自嘲,晏沁北表示心疼了:“那今晚你住我这里吧。”旋即起身,非常干脆利落地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张褥子,整整齐齐铺在了地板上。

桃栀满意地点了点头:算他有良心,自觉睡地板!

桃栀刚准备在温软的大床上躺平,岂料晏沁北过来一把将她拎起,放在了地上那层褥子里,然后两头一折一翻一个内扣,像春卷一样把她叠成了一小坨,欣慰地笑道:“睡吧,孩子。”

襁褓里的桃栀气到蠕动:“我千里迢迢陪你来皇城演了一出退货被拒的好戏,为了你不惜斩断亲情!不惜与父母疏离、还即将与兄弟反目,你却酱紫对我?”

“你是为了我吗?”晏沁北躺回舒服的大床上,惬意地将腿高高架起,口吻闲适轻快,“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为了你三哥。”

桃栀小心肝一颤。

“我虽不知你为何非要扶持那种窝囊废上位,但正巧与我的目标一致,所以我便助你一臂之力,你不要得寸又进尺,小心我打你屁股。”

春卷·桃栀感觉自己要怒放了:“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这么做,全是为了我们!”

好委屈,她一个来潋滟山报仇的小树枝,现在却为了整个潋滟山的前途在拼命,无人理解,真的好委屈!

委屈到桃栀忍不住小声呜咽。

“安静点。”晏沁北闭上眼睛,语气逐渐不耐。

“嗷呜呜!”桃栀哭得更大声了。

直到晏沁北一个枕头砸过来,砸得她差点晕过去,她才关了静音。

那可是玉枕啊玉枕,那么重,砸死都是有可能的!

桃栀暴走,一个鲤鱼打挺,整个春卷立了起来,预备和他打上一架,晏沁北的呵斥却突然压低了音量:“门外有人。”

须臾的安静,两人皆屏息凝神、竖耳聆听。

门外确实有人,但没有杀气,等桃栀挪过去把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是满满的傻气。

李婉儿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提着个火红的大灯笼,深更半夜摸了过来,见到开门的是自家七妹,庆幸没有找错地方,顿时笑歪了嘴角:“请问,贵宝地是西凉王下榻之处吗?”

神经病!桃栀在心底骂了一句,抬脚就把门踢了回去:“不是。”

咚咚、咚咚。

李婉儿极有耐心地小声敲门,伴随而来的还有甜腻到半夜听着怪瘆人的娇软媚音:“那么请问,西凉王在吗?”

桃栀回眸,恶狠狠瞪了眼在床上假寐的晏沁北,好家伙,装病有一套,装睡也不赖呢!

桃栀心中小九九溜溜滴转,把脸贴在门缝上,怼着外头小声问:“六姐,你意欲何为?”

“七妹,外面好冷啊,我除了一件外袍,里头啥也没穿。”

桃栀秒懂:真空来的?色诱来的!

桃栀于是再度打开了门。

果见李婉儿的裙裾被门槛一刮,露出一双白花花的娇嫩小腿,再看脖子以下,对襟的袍子松松拢着,夜风袭来,掀起春波荡漾。

“他在床上。”桃栀的嗓门小到只剩气音。

李婉儿冲她眨了眨眼,颠颠儿地朝床的方向扑了过去。

李金山原本打算明早再将她送来的,但是梁皇后舍不得,连夜派人将她送出宫外,去江南姥姥家避一避,是李婉儿自己偷偷跳下的马车,辗转来到了驿馆。

西凉王实在太美了!美得李婉儿想今晚就吃了他。

桃栀目送她爬床后,自觉退了出去,出去之前还不忘吹熄蜡烛并带上门……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