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日思夜想

《惊!拯救七个反派后,夜夜修罗场》 香菇子/著, 本章共4031字, 更新于: 2022-07-05 17:31

即便安杳从系统商城中拿了一身最厚最保暖的衣服,努力把自己包成粽子,然而等她站在冰天雪地中,被一阵小刀似的冷风刮得皮肤生疼,小脸和鼻尖都红红的,瑟瑟发抖。

系统说梦境全方位拟真现实世界。

她也没想到会这么拟真啊!!!

她连呼吸一口都是白雾,仿佛能看见水气在结晶。

要不是走了一会儿,终于在一片小树林里发现了小时候的汩谛尔,安杳差点以为自己又被系统传送到其他世界了。

眼前的小黑蛇跟一条普通的小野蛇差不多大,也就一米长,身体也细细的,完全没有了成年之后那将近二十米长大蟒蛇的威慑样,更像是……一个漂亮的黑蛇玩具!

不仅不让人害怕,反而觉得可可爱爱的。

安杳捧着已经被冻成冰棍的小汩谛尔,迎着寒风和飞雪找到了一处还算干净的洞穴,没有野兽残留的痕迹,看来无人居住,应该还算安全。

安杳偷偷从空间中取出一堆木材,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

很快。

温暖的篝火便点亮了这一处阴暗洞穴。

她又往跟前坐了坐,对着火堆搓了搓被冻得通红的小手,一身的寒凉才终于被驱散了几分。

小黑蛇身上的冰块也很快融化成一滩水,它有些僵硬地扭了扭身子,频繁的吐了吐鲜红的蛇信子,捕捉空气中陌生的因子。

但紧接着,它便被雌性一双柔软的手臂抱到怀里。

触碰到这份令人贪恋的柔软与热度。

他似乎觉得比旁边的篝火还更加灼热……

“这样暖和点了吗?”她雪白的肌肤被火光映成蜜色的柔软,笑起来时的双眸仿佛藏着星光一般,令人仅仅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小黑蛇吐在外面的蛇信子僵住了,垂在半空中,也忘了收回去,直到它脑袋被轻轻拍了一下,这才有些急促地收回蛇信子,然后害羞缩了缩脖子,就着这个姿势在她怀里蹭了蹭,将头夹在她柔软温暖的腋下。

“唉唉,痒!”安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将小黑蛇拽出来,放在铺了一层柔软兽皮的地面上。

随后又道,“饿了吗?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怎么可以让雌性给自己捕猎?传承记忆告诉小汩谛尔,这是不对的!

不过很显然他想错了,只见雌性手在背后一摸,便不知道从哪拿了一大盆切割整齐的肉块。

在兽人的观念中,是没有“魔法”、“空间”这种东西的,但是他们知道传说中无所不能的兽神。

居然可以凭空变出珍贵的食物!

莫非,它面前的美丽雌性,就是传承记忆中说的:兽神派下来的神女?!

也对,她那么美,一双漆黑的瞳眸想是夜空中的星月,皮肤白的像是洞穴外那些晶莹的雪花……她一定是兽神派下来拯救他的神女。

*

安杳看汩谛尔那么痛苦的模样,以为做了噩梦,没想到天是梦见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发生了哪些让他感觉到恐惧的事情呢?

安杳一边漫无边际的想着,一边将盆里的肉块穿到木棍上,两块肉之间加着青菜和果子,差不多串了十来串烧烤串,应该够两人吃了。

安杳刚想要将肉串放在火上烤一烤,突然看见正眼巴巴张着嘴的小黑蛇,她想起来汩谛尔不喜欢吃熟食,于是便将手中的一串生肉串递给了小黑蛇。

“嘶嘶~”

它先是用蛇信子谨慎的碰了碰肉块儿,随后犹如一枚炮弹般飞速咬住肉,甚至连蛇尾都在用力绷紧,将肉块缠绕在一起。

就好像一条饥饿到极点的野蛇在猎杀猎物。

尾巴剧烈甩动,将餐盘弄得凌乱。

乱不乱倒是没啥,主要是它的尾巴差点就要扫到篝火啦!

蛇惧火。

要是被烧着了,今天晚上可以加个烤蛇串大餐了。

索性小黑蛇吃饱饭后,就不动弹了。安杳吃了几口也吃饱了,将地面上的剩菜残羹收拾干净,点燃了一串艾草藤,挂在洞口附近。

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安杳看向洞外已经有些发白的夜空,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

她从空间中拿了几块绒毛兽皮地毯,铺在地上,然后侧身躺了上去,又必须起来枕在脑后,望着洞外半明半暗的灰蒙蒙天空,居然不知不觉中也催生了一点困意。

那就睡吧。

等醒来之后,她应该就回到现实世界了,汩谛尔应该也快醒了。

正当安杳睡意朦胧间,手臂上突然传来一道冰冰凉凉的触觉。

她脑海中的瞌睡虫顿时就散了,猛然睁开眼,扭头看向将自己的手臂紧紧缠了好几圈的小黑蛇。

“嘶嘶~”

似乎感受到雌性投来的目光,小黑蛇也抬头看了看她。

一双红宝石般漂亮的眸子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喜爱感。

这个雌性救了他,还送给他好吃的食物,还、还和自己一起睡觉……传承记忆告诉汩谛尔,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温柔雌性。

等他成年之后化形,就和雌**配结侣。

安杳是不知道小蛇纯洁的外表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只单纯以为蛇是向暖生物,喜欢抱着自己的体温睡觉,便又伸手将它往怀里又搂紧了几分。

然后用一种比春风还要温柔的醉人嗓音贴近它喃喃道,

“晚安。”

“快睡觉喽……”

“我陪着你一起睡觉……”

她不由自主轻哼起了摇篮曲。

幸好小汩谛尔现在是蛇形,否则安杳一定能看见他通红欲滴的小脸,更加害羞地把脑袋往雌性怀里钻了钻。

小汩谛尔十分不争气地被雌性用温柔的嗓音吹得昏昏欲睡。

次日清晨,鸟叫虫鸣声打搅了人的好梦,等汩谛尔再次睁开眼,发现山洞中只剩下自己一条蛇了。

而雌性不知所踪。

她抛弃自己离开了吗?

小黑蛇望着洞外久久出神,然而从早上等到晚上,也终究没有看见雌性回来的声音,最终他捏了吧唧的锤下头颅,将自己蜷成一团,融于黑夜之中。

*

安杳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脱离梦境,回到了正常世界。

外面天色大明,正刮着春风与细雨,不时有一些雨水渗进洞穴中。安杳扭头看向地面上依旧沉睡的男人,心想他怎么还没醒?

她本以为蛇是夜行性动物,喜欢在白天睡觉,所以便没有放在心上,便耐下心来多等了一会儿,然而直到傍晚,却发现汩谛尔还没有醒,这就有点不太正常了吧??

她试着去摇了摇男人胳膊,拍了拍对方的脸,却发现他只是眉毛皱了皱,依旧没有醒来的痕迹。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了?汩谛尔不会醒不过来了吧?”

安杳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情况。

“主人,系统检测到反派汩谛尔如今正深陷在梦魇中,所以才无法醒来。”007着急道,“如果他在梦魇中迷失了自我,那他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永远醒不过来,也就等同于死了。

反派们虽然是小说中男女主角的对立面,但却是故事情节必不可少的一环,某些大boss对于故事的重要性甚至重于男女主角。

所以一旦反派死去,那么这个世界同样会遭受到一定程度的崩塌,那么她的任务就失败了!

[入我梦来]的使用次数还剩两次。

安杳必须要好好使用最后两次的机会,将汩谛尔从那个梦魇世界带回来!

*

这次不是黑夜,而是白天,山林间某处不起眼的角落传来兽人们的唾骂声以及拳拳见肉的殴打声,异常刺耳难听。

等安杳赶过去时,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躺在地上,身体时不时抽搐一下,表示他还活着。

小男孩未着寸缕,光溜溜的身子上遍体鳞伤,他嘴里死死咬着一大块肉,神情宛若一头饥饿了半个月的小兽般,凶狠又可怜。

安杳第一眼注意到他下半身那条黑色的蛇尾。

是小汩谛尔。

他看起来如此年幼,居然化形了。普通兽人都是大多在成年之时才化形。

“反派汩谛尔在出生之时就吃了十几个还没来得及破壳的兄弟,所以他的发育程度远远超乎普通兽人,三四岁时化形也就不足为奇了。”007解释道。

这件事安杳在原著中就知道了,所以她并没有展露太多表情,走过去将小男孩抱在怀中,温柔的抚摸他沾满了泥泞和血污的粘腻头发。

小汩谛尔意识昏昏沉沉之际,只感觉有一双手温柔的抱住自己,那人的温暖的肌肤上透露着熟悉的香气……是她!

是她回来了!

他欣喜若狂,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雌性,然而眼皮十分沉重,勉强睁开一双眼缝,就被头发上滴下来的污血给糊住了。眼睛又酸又疼。

安杳带着他去了附近的河边,随后从空间中拿出毛巾为他清理干净身上的淤血和伤口,最后拿出止血粉和酒精上药,“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哦。”

即便她的手法已经足够轻柔小心,小男孩依旧被疼的脸扭曲了一下,肌肉紧绷着微微抽搐,眼角溢出几分泪意,但他却死死咬着粉白唇瓣,倔强的一声不吭。

等上完药之后,安杳又从空间拿出绷带,把小男孩包成了个大粽子。

这种被束缚的感觉让汩谛尔极为不适,但他心里知道眼前的雌性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只是有些不安地扭了扭尾巴。

“你、你怎么回来……”他的兽人语学的还并不熟练,说起话来磕磕绊绊,情绪低落,沮丧极了,“我以为你离开了,不、不会回来了。”

她这一走,就是整整三年。

他无数次盘踞在当年那个山洞中,每天晚上都在数月亮数星星,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回来过

直到他以为她永远不会回来的时候,没想到又一次遇见了她。

不管是汩谛尔,还是小汩谛尔,似乎永远都在等她,或者在等她的路上。

安杳心底闪过一抹怜爱,轻笑着看他,语气温柔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从来没有离开。”

“你、你胡说,你明明离开了那么久那么久……”

他小脸红彤彤,眼泪都快出来了——是委屈的。

“不是的,我确实在你身边,只不过你现在正在做梦,这里是一个梦境,所以时间流速要快现实世界中的时间,所以你才会有一种我很久没来的错觉。”安杳耐心解释道。

“做梦?”小男孩脸上流露出茫然,虽然他听不太懂雌性口中所说的时间流逝这种名词,但是大概意思还是明白了。

他现在正在做梦吗?

汩谛尔愣愣看向眼前给予他无限温柔的心,如此的真实,那份温软都似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原来这是自己梦中的一厢情愿吗?

“那你是假的吗。”

“我是真的,只要你醒过来就可以看见我啦!”

如果有其他人对自己说这些话,汩谛尔一定觉得对方在故意胡说八道,故意戏弄他,但是他却无法对面前的雌性表露出怀疑,“那我怎么样才能醒来,怎么才能见你?”

他想见她,想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只在一个虚无的梦中。

“这……”说实话安杳也不知道,按理说这是汩谛尔的梦境,他能不能醒来,也应该由他自己操控。

“系统系统,怎么让汩谛尔醒过来啊?”

“梦境有由他自己掌控,不仅要让他意识到自己正身处梦境之中,而且必须让他有足够的决心挣脱梦境,这样才可以成功从梦境中苏醒!”007煞有其事地分析。

安杳看了眼旁边将自己蜷成一团、然后把下巴搁到她腿上、正忽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巴巴盯着自己看的小男孩,她心中顿时起了几分怜爱。

万万没想到长大后凶神恶煞的汩谛尔小时候居然这么可爱!!!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还有些湿哒哒的头发,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对了,你是怎么招惹上那群兽人,他们把你打的那么惨?”

了解到他内心最害怕的那件事,说不定就可以帮助他从梦魇中解脱。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