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心流浪兽

《惊!拯救七个反派后,夜夜修罗场》 香菇子/著, 本章共2288字, 更新于: 2022-06-12 18:08

积分入账的鞭炮喜庆声让安杳工作热情上涨,服务态度那叫一个无微不至的关心,“你还饿吗?饿的话我再去给你煮一锅肉汤,家里还剩着一些食物。”

烬看了她一眼,迟疑摇头,低沉的嗓音分外好听,“不饿。”

“家中还剩多少食物?”

他又开口询问。

没意识到自己居然对恶毒雌性下意识脱口而出[家]这个让他从不愿提及的厌恶词汇。

“呃,让我想想啊,还剩两挂腊肉,不过其中一块腊肉腐烂坏掉了,我闻着有股怪味道就把它扔掉了,不然会吃坏肚子,家里的野菜果子倒是剩下不少,有两背篓多,但大多都蔫巴巴的了 。”安杳刚才做饭时顺便把家里的存货清点了一番。

烬皱眉,家里食物不够了,他起身下床收拾。

“明天我出门捕猎。”

部落会给每个兽人家庭按月分配一定量的食物,等家里的食物吃完,就需要自己去森林里捕猎。

发放食物以雌性为单位,安杳家里雄性少,领到的食物和资源就少,烬必须比其他雄性更勤快出去捕猎,更何况他本来就是捕猎狩猎队的成员,每日外出捕猎是他的本职工作。

“你身上的伤好了吗?”

眼前雌性的担忧溢于言表,红润的小嘴巴无意识撅起。

烬唇角不自觉勾了勾,却又被冷硬压下,他下床活动四肢,又去院落将昨天捡的柴火劈完,堆在院子角落,堆了半人高,用行动表明自己现下的身体状态非常好。

*

第二天一清早,烬便出部落捕猎去了,安杳则日上三竿才睡醒,太阳都照屁股了。

她顶着鸟窝头,迷迷糊糊去河边洗漱,兽人们用一种长着软刺的小刺果刷牙,小刺果会在摩擦中自动分泌淡淡的清香清理牙齿,唯一的坏处,就是有点扎牙龈。

等她一进屋,便瞅见石桌上早就准备好的饭菜,暗叹狼崽崽还真是贤惠又能干,如果不是未来黑化成大反派,他一定是个内外兼修的绝世好雄性。

“咦,怎么这么痒?”

安杳刚吃完饭,发现自己手上长了很多小红点,越抓越痒,越抓越红,手臂都抓出血了。

等她跑到石床一看,才发现石床上铺的稻草里面藏着许多小虫子。

她如今皮肤娇嫩脆弱,虫蚊可以轻易在她身上咬痕。

兽世这种原始落后的石屋十分潮湿,一到下雨天还会往屋子里面渗水,也不开窗通风,最容易滋生虫蚁。

正当安杳想询问一下007商城中有没有售卖止痒药物时,门帘被人火急火燎掀起。

“部落外好多红浆果都成熟了,咱们去摘一点吧,去晚了就被其他人摘光了。”

是莎娜带着她两个雄性过来串门了。

莎娜一眼看见安杳身上的红斑点,惊讶大叫道,“天啊,你怎么被咬了一身痒痒痘,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像你这么严重的!”

部落的兽人从小到大都被咬习惯了,但是他们一般皮糙肉厚,而且经常不洗澡,外面自带了一层保护层,所以即便有蚊虫叮咬也不严重。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像安杳这么严重的。

不过兽人们还是很聪明的,在多年的抗争演化中发现了应对之法,他们发现将艾草点燃可以将物理的虫蚊形成,而且艾特汁液涂抹在身上可以止痒而且有效阻止蚊虫叮咬。

莎娜前两天刚好在部落外见了一大片艾草。

“走,我带你过去!”

安杳跟着莎娜一出门便看见两个雄性,这是她的伴侣之二,一只鹰兽,一只豹兽。

莎娜对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强壮雄性招了招手,“豹远,你过来,带我们去暮霭森林找艾草。”

名叫豹远的雄性眨眼变成一头两米长的矫健花豹,软着身子贴在她腰上亲昵地蹭了蹭,随后便趴在地上,甩了甩粗长的尾巴荡起尘土。

莎娜熟练骑上花豹,又伸手将安杳一把拉上。

花豹的速度是出了名的快,安杳被吹的头发乱飞,不过片刻,她们出了部落,来到一处地势较低的茂盛森林。

灌木丛中长满了红彤彤的果子,正是雌性们最爱吃的红浆果,有几个部落的雌性带着他们的雄性在这里摘果子,看见两人过来,也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

莎娜让她两个伴侣去摘红浆果,她则带着安杳路过一条弯弯曲曲溪流,爬上山坡,在一颗光秃秃的勾树下找到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艾草。

她跑上前蹲下身,伸手摘下一大把艾草,手指揉捏出草绿汁液涂在安杳的伤口外。

果然,手臂上那瘙痒感消失不见,红肿也褪去了几分。

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安杳眼睛一亮,她来时专门带了一个藤木背篓,伸手往里塞了大半篓艾草,打算回去后在石屋里点燃驱虫。

不远处大片大片的芦苇,走过去是一汪清可见底的溪流。

河流中不少肥美鲫鱼躲在水草下游来游去,个个长得膘肥体壮,少数有五六斤,还有不少河虾河蟹。

安杳脑海中浮现红烧鱼,清蒸鱼,鱼头炖鸡汤,鱼丸……她激动舔了舔嘴,终于能摆脱吃腊肉野菜的日子了!

她将背篓从背上摘下,放在岸边,又从附近林子里寻了根底部尖锐的树枝,脚渡入水里,距离她最近的那条憨憨大肥鱼依旧慢悠悠游着,也不跑。

一手扎下去。

中了!

安杳小时候跟外婆住在乡下,大山里,河多,水货自然也多,她这一手炉火纯青的捕鱼技术是跟外公学的。

“你在干什么呀?”

莎娜跑过来,看见她手中的鱼,黑脸露出震惊,便要伸手打落她手中那条被扎出个大窟窿的死鱼,“这东西身上的刺很多,不能吃,会死人,部落中曾经就有一个小兽人因为太饿去河里面捉鱼,结果差点死掉!”

“能吃,只要把鱼刺处理干净就能,到时候我分给你尝尝。”

安杳掂着怀里这头鲫鱼估计有七八斤重了,急忙跑上岸,左右张望,“你帮我个忙,找个比较薄的、比较尖锐的那种石头,我把鱼的内脏处理一下,不然容易腐坏,还会有一股难闻的鱼腥味。”

莎娜一听能吃,也有些犹豫收回手,黑黑的脸上浮现犹豫之色,随后她将自己那个黑头发的鹰族伴侣叫过来,“鹰巡的爪子最是锋利了,让他帮你。”

鹰巡依言接过鱼,将爪子变换成兽形,三两下便将鱼开膛破肚,掏出里面的大一团内脏扔到灌木丛里,然后将鱼河里清洗干净后扔进背筐中。

安杳想下河再捉几条,往家里存点水货,这样狼崽崽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捕猎,却被莎娜一把拉住。

她害怕地左顾右望,“那个…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快回去吧!”

“这片森林经常出现流浪兽,要是被那些凶残可怕的流浪兽抓住,咱们可就惨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