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家小姐很厉害

《凶巴巴的摄政王今晚又来催我生崽崽了》 桃酥甜甜/著, 本章共2018字, 更新于: 2022-06-24 11:03

虽然冷夜骁是这么想的,但他显然很清楚自己不能这么说,摄政王的身份很多时候不会成为一种帮助,反而是资深的束缚。

于是他想了想,便问:“但是很少看见主仆之间这么亲密的,不会觉得奇怪吗?”

“为什么会奇怪?”

姜满月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外人看着便向外人说去,人生一辈子很短的,总不能一辈子什么都藏着吧。”

特工也不是只能偷偷摸摸的,要不然姜满月专门培养出一个中医证做什么。

说实话,这两个人互相都有马甲,都不肯暴露,要是换成姜满月在现代的经历,两个人还真说不好谁比谁更惨一点。

毕竟……同样的暗无天日,同样的刀口舔血,只是姜满月起码思想是开放的。

她很清楚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时候可以做什么,这比一直在刀尖上行走的冷夜骁,显然要更轻松几分。

冷夜骁未曾知道这些经历,但听着姜满月说的话,忽而便觉得,好像有些期待接下来的行程了。

另一头。

姜满月的身影刚消失在客栈前,春彩的脸色就不好了。

她瘪了瘪嘴,向玄斯认真的表述道:“我不想留在这里,天山那么远,小姐临时出事了怎么办,要不我们偷偷跟上去吧?”

玄斯听着都摇头,忍不住说:“主子已经吩咐过的,我这不可能答应你。”

“为什么,你家主子可是一点武功都没有了!”

春彩忧心忡忡地来回走,一边用质问的声音折磨着玄斯的耳朵:“我家小姐一个弱女子,难道还能护住你家主子那么大一个大男人吗?”

这话说的实在扎心,但玄斯可不敢轻信,他一下反驳道:“你是不是低估了你家小姐?”

春彩的反应一下大了起来。

“说什么呢,我家小姐就是最厉害的,什么低不低估的,反正肯定要比你厉害,你做梦吧!”

无辜被攻击的玄斯:“……”

他顿时语气有些无奈,“你都这么说了,那让她照顾一下我家主子又怎么了?而且我这不是还照顾着你吗?这是公平交换呀。”

“可是我明显要比你家主子好照顾呀。”春彩不情不愿的反驳,一时间竟然有了点赌气的感觉。

玄斯暗地里想,这可不算好照顾吧。

至少他家主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无理的要求,虽然那些正事都很为难人,但往往也让玄斯不得不为主子的聪明才智折服。

结果到了这里,玄斯想起姜满月的那句“好照顾”一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原来主仆之间还有这种相处方式。

他们主仆两个人居然能在这么复杂的事情上达成如此统一的意见,果然不愧是一起长大的贴身侍女啊,看起来果然是认真很多。

不过即便是这样想着,玄斯下一秒还是拒绝了春彩的提议:“不行。”

并且说:“不要再问为什么了,先不说我家主子那边,我要是带你过去,就单单是你家主子那边都没法交代。”

“而且你家小姐已经说了,你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不要让我为难你,谢谢。”

说道这话的时候,玄斯的表情自然严肃,看起来颇有气势,无端唬得春彩一愣一愣的,忽然感觉面前这个人好像陌生了一点。

原来办正事的时候真的会看起来比较帅一点呀,春彩迷迷糊糊的想。

接下来也不再说什么了,看起来好像真的同意了玄斯的意见,只是虽然仅仅相处过这赶路的半个月,玄斯对面前这个人的了解,比他想象的要多。

于是在春彩故作乖巧地等到了晚上准备学着自家小姐的样子翻墙的时候。

刚出来下一秒,就硬生生撞见一个人影。

她捂着脑袋,嚷嚷着:“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吓什么人——哎?”

话突然就戛然而止。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面前这个人是自家小姐派过来看护她的……玄斯,春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五彩斑斓,还有点尴尬。

“哈哈……你还没睡呢?今天天气真好,万里无云的哈哈哈。”

玄斯看都没有看一眼天上,直接朝她示意了一下旁边,春彩沉默了一下,开口想争取点什么,结果反而被一只手蒙了脑袋。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提着上了窗户,跟之前小姐提着她翻窗的样子一模一样。

小丫鬟一时欲哭无泪。

搞不懂这群会武功的人,会武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小姐就算了,凭什么连这个人都揪自己的领子呀,回去一定要好好控诉一番。

玄斯看她那个表情就能猜到什么,一时不由得头疼,索性直接摊牌:

“主子一开始是想让我回京城的,要不是因为你家小姐觉得你身体不适合舟车劳顿,你现在累的爬不起来信不信?”

春彩当然不信,张嘴准备反驳,但在玄斯公事公办的眼神下略略沉默,最后不情不愿的消了声。

“我知道了,我不给你添麻烦了行了吧——”

只是话说的一半,春彩却忽然捕捉到了什么重点,她学着自家小姐的样子眯了眯眼睛,突然开口:“等等,这跟我家小姐有什么关系?”

“我家小姐想让你留下来,你就留下来了?你家主子这话是不是有点奇怪?”

“哪有什么好奇怪的,不一直都是……”

玄斯说道一半,反应过来自己在讨论些什么恐怖的东西,一下子立刻闭了嘴,开始装傻:“我说错了,你就当刚刚没听到。”

“我不信,而且我已经听到了,你要是不告诉我,等我家小姐回来了我就去问她。”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个威胁,但是玄斯想了想,又并没有感觉到很威胁,一下反而放松了不少:“那你说嘛,明明就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表现的很明显?”春彩听着有些奇怪,直到玄斯有意无意的提起那张票据,才一下恍然大悟。

“我就说!赶路赶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看戏,我还以为你们脑子坏掉了,没想到是叶公子居然对我家小姐——”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