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书号3436894]

第17章:村中人深夜要偷偷挖坟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八咕/著, 本章共2076字, 更新于: 2022-05-23 12:19

在这火把照亮的荒芜土地上,坟包耸立,都是村中人多年来的埋骨之处。

而几个叔叔伯伯对视一眼,此刻也握紧锄头,齐齐挥动!

“蓬!”

一蓬黄土仿佛就撒在我的眼前,让我下意识闭紧双眼!

眼中的剧痛倏忽间消散。

房间里一片安静,只有嫁衣姑娘担忧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恍惚着摸上了眼睛。

而后,瞬间反应过来,此刻慌张的站了起来,迅速往后山冲去——

“他们……他们要去挖我爷爷和爹娘的坟!”

……

夏夜的风带着令人心烦气躁的热气,我一路狂奔,汗水和泪水分不清楚,我只知道——

爷爷和爹娘的坟,马上就要没了!

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是生死大仇,也没有来偷偷挖坟的,这是让他们在天之灵都不得安息!

他们怎么敢?

他们怎么敢!

到底又为什么会这样?

爷爷一生为善,从不与人口角。

爹娘克制着嗜血的欲望,守护了村庄十六年。

而我……我自认从未做过坏事,又为何要承受这样的苦难!

还有春燕……我想起她的话,此刻杀意与恨意再也控制不住——春燕!你会糟天谴的!

嫁衣姑娘也迅速跟了上来,此刻仍是鬼魅状态,无人能发现。

她安慰着我:“恩人,你别担心,我会拦住他们的。”

我站在后山山脚下,此刻静默的看着山上的点点火光,阴凉的气息席卷而来,也让我整个人都冷静了。

“不用。”

我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我要亲眼看看。”

看看这群人,是如何连鬼都不如的。

后山处。

一群人正在挥汗如雨的挖着。

此刻,为首的男人叹息着:“余老爹多和气的人,下葬的时候我给他抬棺还觉得可惜呢。没曾想,今天却是又要来挖坟。”

他说完,看着年迈的村长:“咱这是造孽啊!”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静默。

后山静悄悄的,仿佛连风声都听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附和着:“是啊……怎么就到了挖坟的地步呢?”

“原先咱们村跟人家抢水,成了世仇,也没说要去挖坟……”

村长也闭了闭眼睛。

“若是有别的法子,我也不会做这样戳脊梁骨的事儿。可最近,远远近近,死的人太多了,咱们得弄清楚怎么回事才行。”

他这边说罢,角落里,春燕的面孔藏在火把下,半边橘红半边阴影,也发出了叹息的声音。

“各位大叔,我知道你们也是于心不忍。可咱们也得想想自己家人——往常,咱们村平平安安,从没出过这种事。”

“可最近,先是钱媒人,再是陈大郎,然后又是外头屠村的消息……这必定有古怪!”

“咱们村里,一切诡异事情都是从余家人莫名其妙死去开始的……余心又遮遮掩掩的。”

“若非迫不得已,谁愿意做这事儿呢?”

我站在旁边,冷眼看着春燕循循善诱的模样,此刻心中嘲讽至极——

“是迫不得已?还是欺软怕硬,又爱名声?”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辈子也没出过村,若真有心探寻,莫非不能来问我?

哪怕我说谎,可连问都不问,是真的要真相吗?

无非是不想被人指点说“欺软怕硬”罢了。

而挖了坟,哪怕什么事都没有,可爷爷他们还能在这里安息吗?软弱到连祖宗的坟茔都保不住,人人都能来践踏,我还能活下去吗?

要么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嫁人,生死看婆家,要么受尽欺辱。

毕竟,我的样貌就已经是原罪了。

这就是我的未来。

放在以前,我根本想不到这些。

但自从春燕上门让我嫁进她家后,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眼中清晰可见。

他们深夜挖坟,嘴里喊造孽,可挥舞的却是贪婪。

而我看着眼前的坑洞——爷爷的棺材已经露出来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我突然出声,所有人都惊吓了一瞬。

他们也没想到,自己连家人都瞒着的事,我却这么快就找过来,还抓了个现行。

一时间,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反倒是春燕,她盯着我:“余心,你还说你没古怪!”

“若是没有古怪,你又怎么得知我们今夜要来挖坟?”

果然,所有人盯着我,目光警惕。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瞒下去了。

我需要功德,所以我不能轻易杀人,但是这世界上,有比杀人更痛苦的事情。

比如……

我缓缓走上前去,看着春燕在火光下越发浓重的黑雾,轻轻一笑:

“春燕,你之前跟蛇妖幻化的男人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如今身上妖气还没散去,就敢夜里来坟山了?”

这话一说,不管是真是假,所有人都忍不住朝春燕看过去!

不管是蛇妖,还是女子跟人卿卿我我,这都是天然的劲爆话题,一时间,在场男人们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之前,很多恶心的眼神是在我身边打转的。

春燕脸色变得惨白——我猜她这么聪明,哪怕还是没有记忆,但她那天听我说完肯定回家打听过自己这段时间的异常……

但不过短短一瞬间,她立刻就恢复正常,此刻盯着我:“余心,你以为你瞎编,就有人信吗?什么蛇妖,简直胡扯!”

看看,这就是不读书的坏处了。

比如此刻,她骂我都说不出更有力量的话。

我也无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只要有话传出来,她引以为傲的好名声就会崩塌。

对于立志嫁入高门大户打造口碑的春燕来说,往后的日日夜夜,她都不能安眠吧。

而她是煽动者,这些来的人,又何尝不是因为贪婪和恶意而动心的呢?

我甚至懒得再多说什么,直接了当道:

“十六年前,天下大旱。我出生时的一场雨,让咱们村多活多少人?”

“村长,我不是贪图这降雨的功劳,这是老天恩赐。但是十六年前经历旱灾,大家一起死里逃生,这份感情,我不说,叔伯们也不说,村长你又怎么敢忘呢?”

他们为什么不敢告诉家里人,反而深夜来做?

只不过是心虚,知道不会被支持,想要先斩后奏罢了。

人性,如今我已经看得有些明白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