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书号3436894]

第8章:夜半被男人摸进房门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八咕/著, 本章共2034字, 更新于: 2022-05-12 19:00

回到家中,那阴冷的感觉仍旧在我身上弥漫不散。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的就是那鲜艳如血的嫁衣姑娘。

我按住胸口的玉佩,感受着对方如影随形的眼神,只觉得空旷的屋子都全是恐怖。

但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绞尽脑汁的想着——我跟对方无冤无仇,她……应该不会来害我吧?

不过,也是因为那嫁衣姑娘,我的注意力被转移,村里人说的那些难听话和乱七八糟的推测,反而全不在我心头挂念了。

夏日的阳光格外炽烈,灵堂中一片清凉。我慢慢镇静下来,小心的敬上一束香,希望爹娘和爷爷的在天之灵能够保佑我。

虽然,我知道身为僵尸,是没有魂魄和转世的。

想到这里,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袭上我的心头,让我忍不住落下泪来。

“爹,娘,爷爷,心心一个人好难过啊……”

……

入夜之后,村庄中一片静谧,偶尔一两声狗吠,反而让这个村子显得格外安宁。

我躺在床上,不多时便是一阵睡意恍惚,而在梦中,我喃喃叫出声来:

“爷爷!”

爷爷很快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还是那样子,老迈干瘦的身躯微微佝偻着,可那张脸上全是和蔼的笑意。

他看着我,粗糙又干燥的大手摸着我的头:

“心心定下婚约,有他护着你,爷爷就放心了。”

我委屈极了,眼泪扑簌簌而下,根本不敢告诉爷爷,我被那人轻薄……

我不能叫他走的不安心。

但爷爷却微笑着:“心心,你不要怕,你是有运道的人,我跟你爹娘都是依靠你,才坚持那么久,你要相信你自己……”

我听得一知半解,但仍旧擦了擦眼泪,点头承诺:“爷爷,你放心吧,我能保护好我自己。”

但我仍有些犹豫。

“爷爷,那个人说需要功德才能护住我……我要怎么做?”

爷爷长叹一口气:“心心,你不要害怕他,也不要逃避……有些事,只有让他来告诉你。”

我不明白。

想问爷爷为何不干脆告诉我,他却猛然将我一推:

“心心,你该醒了!”

我豁然睁开眼睛。

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梦中爷爷的话,就听着外头院子里似乎有莫名的声响:

“咕咚。”

仿佛有人从院墙里翻了进来。

我瞬间惊醒,此刻从床上坐起,迅速摸到一旁的剪刀,紧握在手中。

黑暗放大了一切声响,我能听到自己砰砰跃动着的心跳声,还能听到外头那鬼鬼祟祟的脚步声……

而后,是堂屋的房门传来了“嘎吱”一声响。

那细微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我甚至都能听到对方因激动而粗重的喘息!

我告诉自己不要怕,可身躯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此刻连悄无声息下床躲起来都难做到。

恐惧弥漫着,我将手按在玉佩上,心中不断呼唤:

“帮帮我!帮帮我”

然而玉佩虽依旧温热,却无人应答。

心中的恐惧放大成十分,我盯着那正在发出轻微声响的房门,在这黑暗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

【赶走他,赶走他!】

这么想着的我并没注意到,房间的温度开始下降了。

而房门也被推开了。

月光洒下的淡淡光辉中,我能看出那是一个瘦瘦的男人身形。对方呼吸粗重,此刻已迫不及待的摸了过来,而后直接扑到了床上——

“余心啊,你还是乖乖给我做媳妇——”

我缩在床角,看他抱着我的被子,月光下那张熟悉的脸一览无余!

——是陈大郎!

是春燕的哥哥!

夜半前来,又对我家院子和我的房间这么熟悉,是春燕跟他说的!

这个认知让我的心都僵硬了,但眼下还有更大的问题横亘在我面前——

陈大郎也看到我了。

他淫邪的眼神发着光,此刻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腰带,一边嘿嘿笑着:

“余心,你一个姑娘家,可不要不听话到处乱跑——我那妹子真是会交朋友!小时候从你这里混吃的,长大了还帮他哥又弄房子又弄田……”

他的声音嘶哑又恶心,我握紧剪刀,心中已做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

陈大郎慢慢的向我逼近:

“这么多年都没注意到,我那妹子的朋友,竟然长得这么好看!哎哟,待会儿哥哥弄你,要是粗鲁了,让你这细皮嫩肉的疼了,你可别哭得太大声啊!不然村里人一听说了,明日咱俩就要拜堂了!”

房间已彻底阴冷下来。

而我的眼神也慢慢透过陈大郎的肩头,看到了那漆黑房屋中,浓郁如血的嫁衣姑娘。

她黑洞洞的眼眶盯着我,青白的脸上,一张红唇仿佛吞了血一般,此刻对上我的视线,也缓慢又僵硬的勾起了唇角。

我抖着手,再次握紧了剪刀。

这嫁衣姑娘虽然带给我恐惧,但此刻我更怕的却是陈大郎!

而就在此时,陈大郎已然脱了上衣,露出麻杆一样的身材,直接扑了过来!

下一刻,他的脖子被一只青白尖利的手掌掐住,嫁衣新娘用青白的面容和黑洞洞的眼睛贴近了他的身躯,声音嘶哑的仿佛一只乌鸦:

“你要跟我拜堂吗?”

在这一刻,陈大郎仿佛能看见她的样子,身躯微微一抖,整个人瞬间僵硬下来。

而后,又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从下头传来——

他竟然直接吓得尿出来了。

腥臊味儿在房间弥漫,但陈大郎却只能无助的抓挠着那青白如铁皮般的僵硬手臂,脸色由红转紫,喉咙里也发出了“嗬嗬”的声音,濒临窒息。

在那一刻,他身上的黑雾蓬勃散发,夹杂着若隐若现的女子哭骂声,让我忍不住好奇的看了过去。

再看那可怕的嫁衣姑娘,她替我拦住了陈大郎,也让我成功消去了大半的恐惧。

我捏了捏剪刀,犹豫的问:

“你要……你要杀了他吗?”

我鼓起勇气劝她:“你别杀人……我听说鬼杀了人,就会变成厉鬼……”

从小爷爷跟我讲过,一旦变成厉鬼,不仅没有投胎的机会,而且会渐渐迷失本性。

一旦被抓,是要灰飞烟灭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