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蛇夫难缠 [书号3436894]

第7章:那嫁衣姑娘扭头,紧紧盯着我!

《蛇夫难缠》 八咕/著, 本章共2060字, 更新于: 2022-05-11 18:29

村中向来是没有秘密的,尤其钱媒人还是十里八乡的知名人物。

她一路骂骂咧咧的离开,周边许多人家都看得一清二楚,村中也没什么值得说道的,一件八卦小事儿,都能被人翻来覆去的说。

因此,不过晌午功夫,村中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本意是趁着中午没人打算去河边洗衣服的,谁知才去,便见三两个妇人聚集在那里,正滔滔不绝的说着钱媒婆那些尖酸刻薄的话……

看见我来,他们又瞬间收了声。

但这收声不过一瞬,很快便有人问道:

“余心啊,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家呀?”

另一个便应和着:“哎哟,咱们余心从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是咱村里的娇小姐呢!这要找什么人家?那肯定得大富大贵呀!”

“有些事也不能说这么死的……姑娘家的,屁股大才好生养!”

说话那人瞥了一眼我的腰臀。

“再说了,咱也不求多旺夫,最起码不能克亲吧。”

更有甚者,直接凑到我面前来:“余心,你悄悄跟咱们说,小时候那道士批命,是不是还说了你这命格克人啊!”

“要是克人的话,咱们日常见了都得避一避你哈哈哈……”

这就是村子。

说淳朴也淳朴,说欺软怕硬,也是一等一的欺软怕硬。我家没了男人,这些闲言碎语是注定要承受的。

但我又想起玉佩中那男人说的话——是由我爹娘变成僵尸,一身尸气,才护佑这山村十几年来未有一件邪事。

他们的功劳无人知,如今,还要承受这番指点……

我瞪着眼前的大婶,刚要说些什么,却见这河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那不是人!

我立刻警惕起来。

然而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河面,那大婶还以为我故意瞧不起她——虽然我也确实瞧不上。

因此,言语间越发尖酸起来:

“余心啊,我听春燕那天还说,你要嫁给他哥哥了。”

“哎哟,这可挑了户好人家。”

都是一个村的,大家谁不知道春燕家的那些破事呢?他们眼神中闪着恶意的光辉,口中却说着假作殷勤的话:

“他家大郎现在有些不着调,可男人嘛,成了婚就懂事了!”

“余心,你这日子可过得好,以后小姑子是好姐妹,肯定不吵嘴的。”

另一个便噗噗嗤嗤的笑:“那也不一定。不过啊,要是她家大郎以后还要偷看寡妇洗澡,到时候我们跟你说。”

“就是,那水性杨花的寡妇惯会勾引人的,就得你去教训……”

而我也终于看清水下那团黑影。

他仿佛知道我在看他。

此刻在粼粼水波中显出一张若隐若现的尖尖猴脸。那双通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让我瞬间汗毛耸立!

而下一刻,他咧嘴一笑,猩红的大嘴中露出尖利的长齿。

我浑身一抖。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村里响起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喊——

“死人啦——”

……

这下,正洗衣服的众人赶紧将湿哒哒的衣服塞进盆里,一路飞奔着冲向远处。

我一个人在此处,不敢再想那河中的幽幽鬼影,也跟着迅速离开!

但回家的时候,我仍忍不住想:

谁死了?

一边想着,我一边捂住胸口的玉佩。

那个人说他需要功德才能护住我……功德是什么?要怎么才能得到?

玉佩里并没有人说话,仍旧是温热的,而那股温热给了我勇气,我也跟上众人匆匆忙的脚步。

也终于知道,死的究竟是谁了。

钱媒人死了。

她明明离开我家的时候还那么生气十足的……

莫非?

我想起了她身上萦绕的淡淡黑影,还有那个趴在她背上看着我的嫁衣姑娘。

钱媒人就死在村口。

她还穿着今早来我家的那套衣服,头上一枚铜簪子黄灿灿的,但圆胖的身躯此刻却如同一坨烂肉,软绵绵的,仿佛被人如面团般揉搓过无数次。

而后肢体扭曲的,躺在了村口的田埂上。

村里人面色惊慌的看着她,甚至已经啊啊大叫起来。

但是,所有人都在想一件事。

【她是怎么死的?】

……

她是怎么死的?

我看着站在田埂上对我微笑的嫁衣姑娘,下意识按住玉佩,也慌乱的后退一步。

这后退的一步,似乎是叫人看到了我,他们眼神在钱媒人那饱受折磨的尸体上犹疑一瞬,而后又将重点转移到我身上:

“余心,钱媒人是怎么死的?”

“是啊,她早上从你家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隔了老远我都听她一路骂你,你干什么了?你该不会是跟害她的人认识?”

“我就说这小丫头命硬克人吧,你瞧,这才克死亲爹娘爷爷,如今,连个上门的媒人都要克死了!”

“对对对,肯定是克死的!不然你瞧,正常人哪会身子拧成这个样子……”

荒谬的,不可理喻的那些推论,全部一股脑的砸在我身上。

只因为我是他们当中最无辜、也最没有依靠的。

我盯着眼前村中人,只觉得记忆中他们和气的模样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如今每个人脸上狰狞又不怀好意的神色。

还有春燕。

人群中春燕一家也在看着热闹,见我的眼神看过去,春燕抬高嗓门:

“有些人啊,就是不识好歹!我们家都不嫌弃她克亲的名头,我求了我娘好久,我娘才同意叫人进门的……”

“如今想来,多亏她不识好歹!不然的话,岂不是我家也要被克着了?”

而余心的哥哥却盯着我,上上下下的看,眼神黏糊糊,如同一团肉虫。

我厌恶的一皱眉,对方却哈哈大笑指着我,淫邪的眼神一览无余。小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明摆着不怀好意。

但我却完全没有精神将眼神放在他们身上。

只因那嫁衣姑娘一直看着我,随后上前一步,似乎是有话要对我说。

但她的皮肤青白,身上的红嫁衣仿佛血一样,又有两行血泪自黑洞洞的眼眶中缓缓滑落……

“啊!”

我实在没忍住惊叫一声,随即后退一步,迅速跑开。

身后那嫁衣姑娘的视线如影随形,伴随着村中人又一轮荒谬的推测,让我恍惚感知到——

一切,都不一样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喜欢的话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