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书号3436894]

第1章:数到第49座坟后,我……

《嫁给了龙,我天生吃阴饭!》 八咕/著, 本章共2053字, 更新于: 2022-05-05 16:07

我出生的年份有些不好。

那一年,天下大旱,赤地千里,地里的稻子一层又一层的黄,还没抽穗就已经不行了。

十里八村掏不出一口满水的井来,热风一吹,燥得火星子都能蹭出来。人喝水都快供不上了,更别提粮食……就是这么个年景,我娘的肚子大了起来。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饿的,所以小日子才停了的。

如今肚子大了,家里人也懵了。这年景,别说生孩子,就是大人也吃不饱啊。可要是不要……哪儿能不要呢?这么大肚子了,回头一碗草药下去,大人都要没命了!

家中就爷爷和我爹娘,老头儿抽着旱烟,嘴里吧嗒两下烟嘴:“咱爷俩紧紧嘴,省一点给儿媳妇——咱家头一个孩子呢。”

……

我娘怀着我,成了家中唯一一个能一天吃两顿的人,但,没有水。

家里人人都脸颊干瘦,身子枯黄,我爹嘴唇上都是一层硬硬的白壳,还要举着碗,把好不容易抢来的一点泥水喂给我娘:

“你喝……你喝……”

我娘端着碗,看了一眼缩在墙角奄奄一息的老头儿,泪水都不舍得流出来,又把泥水灌进了爷爷嘴里。

最后,他俩倒下去了。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熬过那个旱到土层都裂开大缝的年景。

但爷爷说,我出生的那天,就在太阳快要落山的那个黄昏,日月交错,阴阳相接,正是逢魔时刻。

这冷不丁的,天空中突然凭空一道旱天雷,炸的方圆百里都是一震!

而那道雷,恰好打在我我家房屋,干燥的木头瞬间烧了起来,火势汹涌蔓延,狼烟滚滚,恨不得将里头的人都烧透了!

而我爹娘,恰恰好就在屋子里!

爷爷疯了一样在外头嘶哑着嗓子喊,那大火像是要烧尽一切,在落日的余晖中格外热烈……

村里人跑过来,突然又抬起头,瞪圆了眼睛——

“水……”

“是水!”

“下雨了!下雨了!”

伴随着大家的欢呼和嚎哭,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滋润着这干旱的一切,也浇灭了那场大火。

火灭了的那一刻,黄昏彻底消失,四周是一片暮色,而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啼哭……

我出生了。

……

爷爷抱着我,看着屋子外头的大雨,老泪纵横。

然后影影绰绰的,却仿佛看到雨中一个人影,与这遮天的雨幕仿佛融为一体,说不出的飘渺高深。

那雨中的人影慢慢走过来,离得近了才发现,那是个年轻的道士,看着不过二三十岁,一身青灰色的道袍,干净又整洁。

然而他明明身在雨中,伞都没撑,却连鞋子都是干净的!

对方拿着拂尘,对着爷爷微微欠身:“老丈有喜。”

“远看此处福光冲天,此子生在逢魔时刻,甘霖天降,日后定当百邪不侵,诸事皆成。”

再是警惕,听到这种好话也该开心起来了,爷爷于是也露出笑意来。

但很快,他又纳闷道:“可我家这个小孙孙,是闺女啊!”

道士骇然变色!

此刻他紧锁眉头,伸出手指来疯狂掐算,越算越是心惊:“逢魔时刻,女生男命,八字轻薄,体弱多灾!”

再看看爷爷惨白的脸色,他不忍地摇头:“老丈,您这孙女,若是没有大命格的人压住,恐怕一出村子,就要横死了!”

爷爷生气了:“你这道士,怕不是骗钱瞎说!我这孙女一出生就下雨了,救了多少人命?怎么会……会……”

他咬着牙,说不出“横死”二字。

那道士却看着襁褓里的我,低声问:“是吗?生下她的,是人吗?今日又为何生雷?”

爷爷瞬间不出声了。

看他的模样,道士又长叹一口气:“罢了罢了,天降甘霖,活命无数,这是一场大功德——老丈,我这里有一块玉佩,里头锁着了不得的东西,命格强横,能护住你孙女。”

“但,一旦你孙女戴上,二人缔结婚约,以后你孙女要付出的,就是比之天降甘霖的大功德了。”

“若是功德不够,就需她的命来填。”

道士留下玉佩,又一指屋子:“老丈,你一生鳏寡孤独,莫强求啊!”

随后又在大雨中飘然远去。

只留下爷爷,拿着那枚玉佩,沉默良久。

……

这些事,小时候爷爷当故事给我讲过,不过我年纪小,一知半解的,也全当故事在听,从来没想过自己身上。

如今十六年过去了,我平平安安的长大,也从没见过那玉佩,更是忘的光光的。

只唯独有一点,我绝不能出村!一步也不可以!

因我从不出村,村中姐妹们怜惜我,常跟我讲心事呢。今日是我十六岁生辰,小姐妹春燕来找我,先是送了我一只手帕,随后又扭扭捏捏看着我:

“余心,我……我有了个心上人,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要带给你看看。”

“我们约在后山,你记得来啊!”

“好啊!”

我一口答应。

果然,下午太阳快落山时,春燕就来叫我,说是去挖野菜……我笑话她:“后山都是老坟,你挖的哪门子野菜?”

春燕害羞的红了脸:“那里不会被人看到嘛……”

我们去了山上,夕阳余晖透着树叶照进来,映着周围一个个圆鼓鼓的坟包,莫名让人心惊胆战的。

我抓住春燕的胳膊:“春燕,我有点怕。”

春燕却是眼神痴迷的看着后山,随口敷衍我:“怕什么,你要没事,就数一数有多少咱们村的坟吧?”

这山与邻村交界,靠老旧的麻绳拦着,爷爷怕我不小心走出去,从不让我来的。

她这么一说,我心中不安,但也没别的事可做,只好一边走动一边数了起来:

“一,二,三……”

各家的坟包弯弯绕绕,我一时也走的昏头转向,等到数到第“四十九”时,天色陡然暗了下来——

太阳落山了!

而我脚步一错,过了分界的麻绳,一脚踩到了隔壁村的土地上!

我心头一惊,下意识抬起头来,却见春燕正含笑看着我,指着身边的男人:

“余心,你看——”

那个年轻的男人对着我微微一笑,张嘴吐出了一条细长鲜红的蛇信子!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