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火头军

《生崽后,龙帝哭唧唧让我摸他尾巴》 八月初9/著, 本章共2018字, 更新于: 2022-06-24 10:23

黑羽军的驻地在半妖山谷,邢玉郎带着邢昭与殷凰坐着苍鹰前往。

苍鹰天宗境灵兽,是西洲大陆修为名列前茅的飞行系灵兽,世人都知道邢玉郎的修为是元罡境三阶,多年一直未能突破人皇境,可真实情况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行至大半天,三人到了半妖峡谷谷口。

殷凰坐在苍鹰的背上,远远的就见下方密密麻麻一片黑点。

“好外孙,那些黑点便是我黑羽军。”邢玉郎颇为自豪的介绍道。

殷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整齐划一的列队在谷口,一身黑色劲甲在阳光下泛着令人胆颤的寒光。

每个人手里都握住一支黑色长矛,神色严肃,充满了肃杀之气。

似是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殷凰的心里也不由得升出些许肃穆之气。

“拜见大将军!”

参拜声震耳欲聋。

邢玉郎压压手,欣慰的点点头。

“大将军。”靳羽上前一步。

“给你带了两个人过来。”

说着邢玉郎朝殷凰与邢昭看了一眼。

靳羽扫了一眼二人,“大将军,这怕是不合规矩,上月黑羽军选拔已经结束,名额已满。”

邢玉郎:........

还能不能给他留点面子了!

邢玉郎只手虚握成拳,轻咳一声,“预备军。”

“也满了。”

靳羽平视着邢玉郎,脸上明晃晃写着三个字。

我不要!

这倒是让殷凰感到些许意外,这跟她想象中不太一样啊,这靳羽是什么来头?这么不给直属上司面子的吗?

被殷凰抱着的阿亓抬头看了一眼殷凰,随即瞟了一眼靳羽,转而阖上眼睛,继续眯着。

“这回知道黑羽军厉害了吧,这可是我祖父一手调教出来的王牌军,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是我朝精锐中的精锐,连我这个正经八百的邢家长孙都不收,更别说你这个来历存疑的杂牌军。”

殷凰瞟了他一眼,冷清的眸底染着三分讥讽。

要是她现在有基因检测仪器,她十分好奇邢家的基因,是不是从刑冼良这辈开始就发生了突变,到这邢昭这更是突变的没眼看,瞅着挺正常,一开口,好像个傻子。

身为邢家人,被黑羽军拒之门外,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吗?

邢玉郎尴尬更甚,趁着众人不注意向靳羽使了个眼色,但却直接被靳羽无视。

靳羽是黑羽军军长,总教头,他不肯,邢玉郎也不好硬来。

一时间,空气中悄悄弥散着一股叫尴尬的气氛。

就在这时,红鸾从后面姗姗而来。

“大将军。”

红鸾人如其名,一身红衣,媚而不俗。尤其那双桃花眼,眼波流转间点亮万种风情,但却不会给人不适感。

“看看。”邢昭又凑了过来,上下眼打量了一番,“红姐这样的才叫女人,哪像你,浑身干瘪没个二两肉,一副凶巴巴的模样,看着就令人倒胃......哎哟!”

邢昭低呼一声,低头看向手背,一道清晰的抓痕映入眼帘,伤口外翻,渗着丝丝血珠。

“看好你的狗!”

邢昭气急败坏。

“管好你的嘴!”

殷凰睨了他一眼,轻轻摸着阿亓的柔然的毛发。

阿亓眯着眼,一脸满足的窝在殷凰的怀里,斜了一眼邢昭,眸底一片肃杀。

再敢多嘴,直接拔了舌头了事!

就这晃神的功夫,殷凰忽然感觉到头顶汇聚了无数道目光,她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邢玉郎、靳羽以及红鸾正看着她。

见状,殷凰挑眉,可是错过了什么?

邢玉郎轻咳一声,“火头军可行?”

还没等殷凰说话,邢昭先蹦起来了。

“祖父,我不应,我不要进火头军!”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邢府长孙,虽然他爹不是长子,但不妨碍他是根正苗红的长孙。

堂堂邢府长孙去火头军,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靖都那帮人笑掉大牙!

“你闭嘴!”邢玉郎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

他邢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东西!

随即,邢玉郎看向殷凰。

“但凭大将军做主。”殷凰回道。

是金子还愁被埋没么。

闻言,邢玉郎赞许的点点头,“如此那就火头军吧。”

直接忽略邢昭。

靳羽开口:“大将军,即便是加入火头军也要历经考核,考核通过方可。”

“靳羽,你别太过分!进火头军已经是小爷最大的让步了!”邢昭跳着脚喊道。

靳羽看了邢玉郎一眼,并未做声,但意思再明显不过,以下犯上,忤逆上司,该怎么罚,罚不罚!

“来人,拖下去,二十军棍!”邢玉郎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即,上来两名士兵,不顾邢昭骂骂咧咧的挣扎,一人架着他一边胳膊给他拖到一边,随即传来邢昭杀猪般的惨叫声。

“大将军,若不然将小公子领回去吧,军中不比将军府,属下怕小公子吃不了这苦。”靳羽道。

邢玉郎又怎会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摆摆手。

“既然把人带来,如此操练,是生是死,全由你处置。”

说着,邢玉郎朝殷凰的方向看了一眼,殷凰点点头。

见她这般,邢玉郎方感受到一点安慰。

哎,殷家教得好啊,教出这样一个好孩子。

临走前,邢玉郎叫住殷凰。

“孩子,黑羽军虽是邢家军,但却是独立于邢家军而存在,刚刚你也看见了,往后的路,祖父帮不上你太多,你需自己多加努力才好,靳羽很红鸾都是好样的,跟着他们好好学。”

“孙女记住了。”殷凰回道。

“还有.....”邢玉郎欲言又止,朝邢昭那边看了一眼,几番掂量后,说道。“在家中,昭儿曾三番两次刁难与你,祖父希望看在祖父的面子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莫要放在心上,往后他就拜托你好好照看。”

到底....到底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孙儿。

殷凰微不可查的叹了声气,余光扫见邢玉郎鬓间的灰白,不忍驳了他的舐犊之心,点点头。

“我尽量。”

只能尽量。 

再多....那是另外的价钱!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