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老狐狸卖妹妹咯

《气哭,穿成真千金还要跟反派假装恩爱》 月地云阶/著, 本章共1981字, 更新于: 2022-06-24 10:08

“砰”的一声,南青风面上倒是没有多少反应,北冥楠却是眼皮一跳,眼底一抹寒芒一闪而过。

“礼?送什么狗屁礼!我上官府,不差这点破烂玩意儿!”

上官雄转身大喇喇的坐在太师椅上,轻蔑的看着南青风跟北冥楠二人。

“此事如此之大,你爹竟然没有亲自前来,要你这么个小娃娃前来摆平?看来北冥府,确实不将我上官府放在眼里。”

北冥楠欠身,依旧恭敬,“我爹虽然没来,但与上官府重修于好的态度不会变,国公想如何解决此事,北冥府绝对配合。”

南青风看了北冥楠一眼。

平日里装着对她多好多好,只言片语就将她卖个干干净净。

听他这么说,上官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笑容。

“传闻北冥府二公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今日一见,倒确实如传闻那般。”

他粗粝的手指摩挲着上等成色的碧玉扳指,两眼眯起。

“我上官府,也不想跟北冥府因小孩子打闹翻脸,要想解决此事,十分简单,只需她……承受我爱女两倍之痛,此事,便一笔勾销!”

南青风心里嘀咕。

两倍之痛。

她划开上官婉容一边嘴,这是要将她两边嘴都划开的意思?

见北冥楠朝她看来,南青风一把抓住他衣袖。

“二哥,来时你说,若我无错,便会护着我到底,如今是要食言吗?”

上官雄冷笑一声,从袖口中掏出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

“楠公子,两家和睦,与一个仆人养大的小崽子哪个重要,我想你心里应当有数。”

北冥楠看着南青风,抬手将她攥着自己衣袖的手一寸寸拉开。

“风儿,二哥从小便教育你,知错要改,放心,二哥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帮你医治,尽量不留疤痕。”

说着,便要弯腰从地上拾起那匕首。

老狐狸!

生儿子没P眼!

南青风心里怒骂。

既然如此,也怪不得她了。

她一个箭步上前,将那匕首一脚踢出几米远,抬起头,视线直逼上官雄。

“不知我有什么错,国公要我二哥动手罚我?”

上官雄跟北冥楠都没有料到,南青风会突然上前把匕首踢飞,而且还一副死不认账的样子。

“事到如今还在嘴硬?是要我叫婉容过来与你对峙吗?”

南青风嗤了一声,“对峙有什么用?你们上官家穿一条裤子,即便你女儿歪曲事实你不也相信?若要我认罚,很简单,拿出点实质性的证据,然后告到皇上那里,皇上判了我,我便听从发落。”

“你!”

上官雄气的虎目圆睁,心下也同时诧异。

这下人养大的贱皮子,竟如此巧言善辩,跟传闻中完全不符。

见南青风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上官雄便将矛头对准了北冥楠。

“看来北冥家并非有诚意前来和解,既然如此,慢走不送!今日这事,我上官家记下了!”

北冥楠眼底光芒微变,抓住南青风手腕。

“风儿,别闹了,事情都是你做的不是吗?只要你承认……”

“二哥,事情究竟如何你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为什么要我认错?这跟你在车上说的完全不一样!”

事情如何,北冥楠清楚?

这话说的暧昧,落到上官雄耳中,便成了验证那谣言一般。

南青风伤害上官婉容,全都是受北冥楠指使。

北冥楠也听出话音不对,忙看向上官雄。

“国公,事情并非你想的那般,我对此事全不知情,风儿擅作主张……”

“二哥……”

南青风不管不顾抱着他手臂哭了起来。

“现在是要抛弃我了吗?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区区一个上官府,你还不放在眼里,会护好我的吗?”

该死的。

他什么时候说过!

这女人,为什么变得如此难缠,棘手?!

上官雄脸色愈发难看,摩挲着扳指的手跟着停下,旋即就要起身。

“两个小娃娃,在我上官府如此放肆!来人!”

怒喝一声,北冥楠面色瞬变,扣住南青风手腕,将她强行按压在地。手指飞快点了她穴道。

南青风瞬间口不能言,动弹不得,心里直骂北冥楠老阴比。

“国公息怒,风儿知错了,是打是罚,悉听国公尊便,只是,我好歹为风儿哥哥,实在不忍看她受罚,容我先行避开。”

言罢,他当即起身,朝门外走去,留南青风一人被点了穴道跪在地上。

该死、该死……着了北冥楠的道儿了!

南青风心里不停怒骂,可很快她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全身心的冲击穴道。

镯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来,她眼下只能靠自己。

北冥楠有些实力,她要解开穴道,需要一会儿时间。

“呵……”

北冥楠离去,上官雄十分满意,眼神如同盯着死苍蝇般看着跪在地上的南青风。

“卑贱下人养大的崽子,无权无势,怎么敢跟老夫爱女动手?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胆子?毁我爱女容貌,只是让你一般毁容,那也太便宜你了……来人,叫婉容小姐过来。”

这是打算让上官婉容亲自动手解气?!

南青风眉头大皱。

那个上官婉容嚣张跋扈,连府上的丫鬟仆人都遭过毒手,眼下面对她的仇人,出手只会更加狠辣。

南青风,危!

她闭眼深吸了口气,不想旁的,越发聚精会神冲击穴道。

该死,为什么这么慢……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爹,北冥青风那个贱婢呢?!”

上官婉容鼻子往下被绷带缠绕,看不出伤口如何,但那双美目喷着怒火,一看便知对南青风如何恨之入骨。

一眼瞧见跪在地上的南青风,她眼底精芒闪闪,兴奋的呼吸都开始发紧。

“你这贱婢,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她缓步走上前,缓缓蹲下身,猛地掐住南青风的脖子,就如同南青风那日那般,强迫她看着自己。

“我说过的,那般对我,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