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毒妃很飒得宠着 [书号3287026]

第34章 宴会风波

《毒妃很飒得宠着》 丁丁鱼1/著, 本章共2019字, 更新于: 2021-04-29 21:45

现在谁不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来讲,不过……他们倒是好奇了,这毁容了的云上宗二小姐,变成了什么样!

“这云上宗的两个小姐真是好姐妹,戴面纱都一起的。”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道。

“是啊,一个常年戴着,一个毁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都是多国色天香的美人呢。”

“也不知道那毁容了的到底变成什么样。你看那满头珠翠的,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首饰!”

这样的流言蜚语落到云上宗一行人耳朵里,心中恨的牙根痒痒,面上都是云淡风轻。

反而是云惊鸿,面上心上都是一脸的淡然,丝毫没有把这些话放进耳朵里。

旁边的云小宝听到这些话,上前想要和人理论,被云惊鸿一把拉住,她始终目视前方,和云凌烟一样,跟在董明霞身后,去了正厅,拜见君家夫人。

“君夫人。”董明霞先是行了一礼,身后的两姐妹也跟着行礼。

君夫人见董明霞来了,满脸笑容的走上前来,“姐姐来了?我可是等了您好久呢。”边说,边拉着董明霞的手到一旁坐下,两姐妹站在董明霞身后,云小宝站在云惊鸿的身边,一言不发,倒是显得成熟稳重,比一般四岁的孩子识礼的多。

饶是大人在旁边如何谈话,他都始终面不改色,眼睛目视前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是炎儿的孩子吧?”两位夫人寒暄了一阵后,君夫人这才把目光放在云小宝身上。

云小宝见点了自己的名字,云惊鸿轻轻拍了一下他,他会意,走上前,得体的行礼,“见过君夫人。”

“叫什么夫人呢,该叫祖母才是。”君夫人一脸和蔼,“瞧瞧这小模样,和我们家炎儿长得真像!一看就是我们炎儿的宝贝儿子!”说话间,君夫人从手上褪下来一个镯子,向前递去,“来,乖孙孙,这是祖母给你的见面礼。”

云小宝回头看了眼董明霞,董明霞说着客气话,“我们家惊鸿和君大少还没成亲呢,哪儿能收夫人您的礼呢。”

“瞧您这话说的,不论以后惊鸿过不过门,这是我们家炎儿的孩子总归是事实!见面礼早晚都是给!”君夫人这话说的董明霞脸色一变,不过转瞬即逝。

“小宝,既然君夫人给了,那便收了吧。”董明霞心中暗自嘀咕,什么叫以后过不过门,难不成,云惊鸿以后嫁不进君家?

看来一会儿要和君夫人好好套套话。

这厢正想着,云小宝已经接了礼,又礼数周全的谢了礼,重新回到云惊鸿身边,拉着她的手站好。

“哎呀呀,这孩子礼数这般周全,看来都是平日里惊鸿教的好啊。”君夫人看云小宝,真是越看越满意。

只是云惊鸿听了这话,心中有些不痛快。

回头仔细看云小宝的那张脸。

之前君夫人没说,她还没觉得,现在她这么一说,她也觉得,这云小宝和君陌炎越看越像。

心中有一个可怕的念头,不对,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云惊鸿闭上眼,深呼吸口气,将心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甩走。

一行人又寒暄了会儿,便去了饭厅。

因着今儿是君夫人的整寿大宴,来道贺的人很多,饶是如此,因着两家即将联姻的关系,云上宗的人也是坐的离君家人最近的位置,足以见得云上宗的地位。

董明霞坐在君夫人的右手边,之后依次是姐妹二人和云小宝。。

吃饭的时候,姐妹二人也没有摘掉面纱。

对面的王家大小姐王筱娟见状,冷哼道:“真是丑人多作怪,人家凌烟蒙面是为了日后的夫君,你再怎么遮也掩盖不了你毁容的事实。”

王筱娟是云凌烟的闺中密友,之前云惊鸿还没毁容变痴傻的时候,也曾在她身后拍马屁,如今她变成这样,转而投奔到云凌烟那儿去了,当真是个墙头草。

云惊鸿不愿意搭理这样的人,云小宝却不肯让自己娘亲吃亏,边吃饭边云淡风轻的道:“我娘亲毁容了好歹知道遮面示人,不像某些人,长的丑还打扮的花枝招展,没半点自知之明的出来吓人。”

“小杂种你说谁呢?”王筱娟再傻也能听得出来这话是讽刺她的,一拍桌子,指着云小宝怒吼。

云惊鸿给云小宝夹了一筷子菜,云小宝微笑看她,乖乖吃掉。

见他根本不搭理自己,王筱娟有点尴尬,声音也冰冷了不少,“我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见?”

“我儿子又不是小杂种,为何要回答你的话?”云惊鸿抬头,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他是君大少的儿子,你叫他小杂种,把君大少置于何地,又把君家置于何地?难不成在你眼里,君家都是杂种不成?”

这帽子扣的可真大,王筱娟脸色顿时变了,下意识的看向坐在主位的君夫人。

他们王家在凤炎城也算得上是排的上号的人物,可是和君家一比,还是微不足道,若把君家得罪了……

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君夫人……我,我没那个意思的,我只是……”王筱娟慌张的解释,“这孩子他出言不逊……”

君夫人放下筷子,拿帕子擦了擦嘴,“王大小姐,再如何出言不逊,那也是我们君家的孙子,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小心,祸从口出。”君夫人说完,离席而去,“我去更衣。”

正主就这样离开,席上的人尴尬不已,云小宝冷哼一声,“偷鸡不成蚀把米哟!”

“小宝,你去哄哄君夫人。”云惊鸿捅了捅云小宝,云小宝会意,从椅子上爬了下去,跟着君夫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待得他们都走了后,王筱娟看着云惊鸿,恶狠狠的说:“整个凤炎城谁不知道你当年是披了一件男人的衣服回来的!你就是个没人要的破鞋!你说这孩子是君家的便是了?你当君家人都是那么好骗的不成?”

“既然他们不好骗,他们都承认了,你咋呼什么呢?”云惊鸿反问道。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