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穿成情敌后我每天都在崩人设 [书号3266962]

第4章 诬陷

《穿成情敌后我每天都在崩人设》 不吃饭的程程/著, 本章共2038字, 更新于: 2021-01-14 05:41

原来,这就是被当众诬陷的感觉。

齐修雪表情复杂,无论如何,一个贵女因为嫉妒,把另一人推到栏杆之下,这名声传出去绝不好听,况且无论是陆昭昭,还是谢婉之,两人都几乎不参加宴会,想解释也难。

解安如之所以这么做。

除了两人是好友外,也是因为她讨厌陆昭昭,至于原因——

谢婉之是庶女。

当初本来应该嫁给陆将军的,是谢婉之的嫡姐谢云之,也是解安如的母亲,本该成为将军之女的,是解安如,而非她的表妹陆昭昭。

宫门似海深。

世家亦是。

她并没有回应这个话题,而是绕过解安如,走到陆昭昭面前,一脸歉意的说道:“真对不住齐小姐,这样吧,我送你回去。”

说完。

齐修雪不等陆昭昭回答。

一把挽过她的胳膊,扭头对玲珑说道:“我给齐小姐赔罪,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你记得告诉母亲一声。”

宫宴远比普通宴会重要。

这群贵女,也不敢轻易离场,齐修雪和陆昭昭一路走的畅通无阻,直到上了马车,陆昭昭一面揪着身上的草芥,一面如梦初醒似的说道:“怎么都以为我喜欢二皇子,下次我非解释清楚不可。”

齐修雪看她一眼。

心中有些忐忑的问道:“跟谁解释?你表姐解安如吗?”

“当然那群无事生非的女人了,解安如又不是唯一一个这么认为的。”陆昭昭有些暴躁。

她讨厌齐修雪不假。

但喜欢二皇子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当自己不长脑子,也不长眼睛的吗?

“哦。”

齐修雪点点头。

确定了一点:陆昭昭居然没听出解安如话里的恶意,更不知知道解安如就是在针对她,啧,有一点点亏心呢。

国公府。

在齐修雪的指挥下,马车在偏门停下,陆昭昭让那十个丫鬟去各司其事,别来打扰,然后两人一起回了闺房,关上门窗后。

屋子里放这些佛像,万字节之类的东西。

虽说都是装饰,但齐修雪不差钱,用的全是真材实料,又忽然想起玉器有灵,便将这些东西一一拿来,排列整齐。

陆昭昭明白她的意思后。

也一撸袖子,主动帮忙,她可没有细致的耐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东西,一股脑就扔在了床上。

见此。

齐修雪有些无奈,也只得随她。

两人一一试过,甚至连突然想起的咒法术语也神叨叨的念了一遍,结果全是做了无用功,心底都隐隐明白:恐怕是换不回来了。

陆昭昭盘腿坐着。

难得安静,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忧郁,可这静若处子的状态没持续多久,她兔子似的蹦下床,连鞋也没穿,赤脚走到铜镜前。

捧脸扭腰的打量一番。

又回头,细细看了齐修雪一遍,认命道:“算了,虽然你比我大两岁,但这张脸还算符合我的心意,就是衣服都太素了。你有月银没有,我明天就去街上买几套漂亮衣服。”

她认命了。

齐修雪却还没有。

目光落在铜镜上,脸色沉沉,她身在国公府,好不容易才做了那么多准备,布下那么多棋子,她一番筹谋尚未成功。

怎么可能因为陆昭昭就浪费一盘好棋?

合眼起身。

她坐在木桌旁,腰背挺直,自顾自倒了杯茶,茶已凉,入口苦涩,也叫人清醒,缓缓道:“你性子太跳脱了,这样下去,迟早叫人发现。”

“那怎么办?”

陆昭昭放下铜镜,坐到她对面,托着腮,眼神中一片澄澈纯净。

“国公府人多眼杂,你不能待,城外有一座金光寺,声名远扬,我之前去上香拜佛,也捐了不少香火钱。等明日,你便咬定自己梦魇,去金光寺修行一段时间,先离开这再说。”

最好——

永远别回来。

陆昭昭觉得这办法可行,又问道:“那你呢?也跟我一起去金光寺?”

“自然。”

两人商量好。

齐修雪便给她突击起礼仪规矩,还有自己平时如何说话,行事作风又是怎么样,陆昭昭也怕叫人发现,一五一十跟她学了。

对比起来。

倒是齐修雪轻松些,陆家人口简单,而且陆昭昭性格孤僻不喜宴会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她倒不怕暴露什么。

半个时辰过去后。

门外忽然传来丫鬟的声音:“小姐,夫人过来看您了。”

闻言。

陆昭昭速度极快,脱了鞋,翻身上床,一拉杯子,整个人便只剩了个头在外面,耷拉着眉眼,整个人有气无力,病恹恹的样子。

道:“请我母亲进来吧。”

下一秒。

温宝珠已经推门进来,张口便道:“你回来干什么?见到二皇子了吗?唉,这宫宴有多难得,你怎么就回来了呢?那群贱蹄子是怎么笑咱娘俩的,你知——”

吐噜了一大堆。

她才终于抬眼看见了旁边的齐修雪,跟被话噎着了似的,脸色涨的又红又紫,复又埋怨起女儿来:“你也不提醒我一句。”

温宝珠坐在床边。

想起站着的这人,不仅是女儿嫁给二皇子的竞争对手,而且还是害女儿不能参加宫宴的竞争对手,顿时气恼无比。

故意讽刺道:“陆家的家教就是厉害,说推人,就推人,不愧你娘得了一块贞节牌坊,照我说啊,她该得!嫁了谁也是这样。”

这话实在阴毒的厉害。

齐修雪连忙去看陆昭昭的脸色,骂人都骂到亲娘头上了,这位主可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

叫她意外的是。

陆昭昭不知是入了戏,还是没听到温宝珠刚才说的话,仍然乖乖躺在床上,病气十足,眼皮半开半合,既没看温宝珠,也没看她。

“伯母。”

齐修雪只能暂且照计划进行。

以陆昭昭的身份,叫了温宝珠一声,姿态放得极低,软绵绵道:“我自知犯了大错,不敢求您原谅,只是为表歉意,愿意跟在齐小姐身边,直到她痊愈为止。”

母亲什么性格,她拿捏得住。

吃软不吃硬。

果然。

温宝珠本来是想寻由头,跟人吵架,她自认多吃了几十年的盐,肯定能把对方骂的狗血喷头,没想到却碰上了个大家闺秀。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