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书号3259514]

第二章 择日再战

《神医毒妃:废柴大小姐》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085字, 更新于: 2020-12-22 10:23

顾倾城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几乎形神聚散,见姜婠走向自己,叫嚷道:“快,快拿下她,侍卫,侍卫死哪去了!”

她惊吓的看着她,她不知道姜婠何时变得这么厉害,心中胆怯而畏惧,想跑却腿软的走不了一步。

侍卫听到叫声冲了进来,顾倾城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救命稻草,“给我杀了她,取下她的头颅,本侧妃赏金一千两!”丫鬟扶着她退到侍卫身后,她叫嚣着,今天她非要杀了姜婠不可。

“是。”楚王府的侍卫并不把姜婠当成主母,而且顾倾城的赏金诱人,他们下手一点都不留情,拿着刀就向姜婠冲过来。

刀刃如无数寒光袭来,姜婠眯一眯眼睛。

“取我的头颅?我就怕你们没这个本事。”姜婠寒声一喝,凌空跳跃,挡住几个侍卫的大刀,直冲顾倾城而来。

“想杀我?那就看看谁先死!”姜婠把匕首架在顾倾城的脖子上,匕首上还沾着温热的鲜血,红色的血液从顾倾城白皙的脖子上流下来,如梅花在盛雪中绽放。

顾倾城瞳仁中尽是恐惧惊慌,“你不要杀我,我求你,不要杀我,我把表哥让给你,你不要杀我。”

“呸!”姜婠啐口往她脸上吐了一口,“你那什么乌龟王八蛋表哥,倒贴我都不要。”刀尖从脖子一路往脸上走,姜婠笑吟吟道:“皮肤怪好的,割下来做个人皮灯笼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顾倾城吓得满脸泪水,尖叫道:“不要,不要,求你放了我吧,不要把我做成人皮灯笼。”

她的求饶没得到姜婠的半点心软,反而助长了她的怒气,姜婠摁着她的脑袋往墙上一撞,咬牙道:“你这个时候又哭又闹的说不要,刚才你要取我头颅的时候不是很兴奋吗?”

“不要,不要,表哥救我。”

姜婠嗤笑,道:“救你,我姜婠想杀的人,谁都救不了。”

话音刚落,突然,只觉背后一阵狂风袭来,姜婠一时分了神,没有准备,背后被人震了一掌,一口血“唔”地一下吐在顾倾城脸上。

“表哥!”顾倾城看到晏玉衡,双眼窜起熊熊的火焰,“表哥,救我!”

姜婠回过头,就见一个男人气势汹汹的看向自己,那眼神简直是要将她除之而后快。

“姜婠,你要找死吗?放开倾城!”晏玉衡满脸怒气如乌云压顶,双目嗜血。

这个男人她知道,是原身的丈夫,也是他亲手将原来的姜婠打死。

晏玉衡见姜婠只是以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他,并不为所动。

心头大恼,提拳冲来,喝道:“姜婠,受死吧。”

他的拳极快,转眼就到了自己面前,而且快狠准,姜婠侧身一躲,松开了顾倾城。

不过几招,姜婠已经处于下风,她身体太弱,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机,根本就不是晏玉衡的对手。

晏玉衡一脚把姜婠踢飞到墙上,没等她站起来,手一提,摁在墙角,他的手如钢铁一般不可撼动,姜婠被他掐的几乎上不来气。

“毒妇!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倾城,简直是找死!”每一个字都像是经过千百次的挤压从牙缝里迸出来。晏玉衡眸子里的狂怒如喷火一般,似要将她烧成灰烬。

姜婠双目充血,坚韧而倔强的眼神直穿进他的眼中,她咬牙撑着一口气,讥诮一笑,口中费力道:“是吗?那咱们俩就比比谁的动作快!”

晏玉衡忽觉脖子上一痛,侧目一看,不知何时簪子抵在他喉咙处,他打掉她的匕首,她就用簪子做武器。

晏玉衡怒火更盛,“毒妇!”

姜婠头发散乱,模样狼狈,但嚣张的气势却一丝不减,对他扬一扬眉,大有挑衅之意,“大不了同归于尽,拉上你这个尊贵的楚王殿下陪葬,值了。”

她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师傅,还没人打过她,小脾气一上来,姜婠就来个鱼死网破。

谁怕谁,大不了她再穿回去。遭这虐待,受这气,她还不如死了哪!

可惜,她刚信誓旦旦的要同归于尽,就觉眼前晃晃悠悠,视线变得模模糊糊,直到全黑。甚至昏迷前,她听到了簪子落地的清脆声。

他娘的,实力允许,身体不允许。

看来她要自己同归于尽了。

姜婠晕了过去,晏玉衡才放手,顾倾城跑到他身边,紧紧抓住他的胳膊,“表哥,赶紧杀了她。”

段风走到晏玉衡身边,看了眼顾倾城,道:“王爷,别忘了晚上夜宴,镇国老将军凯旋而归,王妃不能不出席。”

晏玉衡冷漠的看着姜婠背后衣服上渗出的血水,眸中毫无波澜,冷冷道:“让人给她包扎好伤口,换身衣服。”顿一下,“灌一粒香消丸让她撑下去。”

说罢,段风面色一白,“香消丸——”晏玉衡阴冷的目光截住他的话,抱拳道:“是。”

晏玉衡厌恶的瞅了姜婠一眼,转身离去。

姜婠在摇摇晃晃中醒来,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上的马车。头虽然疼,但是很奇怪,先前身上的疼痛却消失了。

只是全身无力,连师父传授的内力都气息全无,隐隐约约中,她好像记得有人给她吃了什么。

“娘娘,您终于醒了。”

“这是去哪?”姜婠戒备的看着身边的丫鬟,她对陌生人一向如此。

寒酥光顾着高兴她醒了过来,并未发现她的疏离,回道:“咱们是去宫里,老将军打了胜仗,皇上为他办置的凯旋宴。”

老将军,那就是她的爷爷。虽然六十有余,但老骥伏枥,仍旧是驻守在曜阳西北边境的擎天柱。

正想着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马车已经停了,寒酥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下车,脚刚落地,身后突然钻出个声音,“姜婠,本王警告你,到了宫里你要是敢在父皇,在你爷爷面前乱说话,本王要了你的命。”

话毕,大步迈开。

姜婠想起昏迷前差点被他掐死,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给他一拳,闹个鱼死网破,然而……

她现在孤苦无依,又势单力薄,实在是没法与他对抗,到头来,只能她自己变成死鱼。

姜婠再三计算,觉得划不来,只好暂且放下这个念头。待她恢复好身体,再与之一决雌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