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书号3255207]

第28章 陈政的白月光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白云映水/著, 本章共2097字, 更新于: 2020-12-29 01:29

“哦?”萧关音佯作思索样子。

萧关惠急了:“萧关音!”

萧关音竖起食指,指着萧关惠:“恭喜八姐姐,凶手不是八姐姐。”

萧关惠咬牙道:“萧关音,你给我等着。”

“嗯哼。”萧关音很享受这种焦点都在她身上的感觉,好似所有的镁光灯都在她这。

当初看悬疑推理剧时,她就很喜欢《大侦探波罗》每集最后将所有人集合起来,然后揪出凶手。

萧关音走到高长方面前时,高长方冲她笑得憨憨:“十一公主,你没事吧?”

“没事,手放好。”萧关音敲了敲他手背。

高长方一副享受的样子,她打得好温柔!

萧关音他们都清楚凶手在太学学生里,不可能在泮宫这边,检查不过是做做样子。

凶手未离开营地,还有一个原因。营地四周围都有守卫守着,为得就是防止学生走失。凶手也不可能躲在山上,因为这跟凶手的目的不一样。

萧关音下山的时候想明白了一件事,凶手压根没打算逃走。拿走剑,不是因为害怕剑暴露他的身份,而是希望他们知道他还在!

凶手目的在于让所有人集合起来,然后控诉冯冒淮以及所有人的罪。

从头到尾,凶手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

这是萧关音想不明白的,杀了人为何不离开,为了控诉他人罪行,搭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所以她更想要看看凶手是何人,又打算如何收场。

泮宫的学生一一检查完,没有任何问题。

她来到太学学生面前,走到第三行时,她嗅到淡淡的幽香,在这一群男学生中,非常的醒目。她的嗅觉异于常人,所以细微的味道,她都能分辨出来。

方才下山之前,她特地查看了黑袍,黑袍上有着淡淡的烟火味,说明凶手曾在厨房里熏过。熏过,自然是要遮掩自身上原本的味道。

这些细微的味道,常人是分辨不出来的。

萧关音循着香味看去,只见那边站着一名模样好看的男子。他蜜色肌肤,犹如上好绸缎般质感,细眉狐狸眼,微嘟的唇泛着粉粉的色泽,鼻子小巧而直挺。

不对,这是一名女子,混在太学学子中的女子。

她察觉到了萧关音的视线,朝萧关音看来。

萧关音勾唇微微一笑,难道是古代的祝英台故事?当她视线落在女子腰间的玉佩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那枚双鱼玉佩不是旁人的东西,而是书中男主白月光的玉佩。

萧关音仔细回忆了一下书中关于白月光朱婉儿的描写,全都跟眼前人对上了!没想到在这见到朱婉儿,是不是在春猎时,朱婉儿就跟陈政看对眼了?

朱婉儿身旁高大的男子很不友善地盯着萧关音,萧关音从他身形和外貌判断,此人应当就是易睢了。

好呀,全都给凑齐了!

萧关音回头看了眼陈政,作为一个要杀死男主的反派,她自然不能让陈政见到朱婉儿。

她跟陈政说道:“政哥,能帮个忙?”

陈政拧眉,她又想耍甚么花招?

萧关音笑笑:“我才想起,为了确保我不出差错,劳烦政哥再帮我检查一下。”

陈政觉得她是在支开他,但他没有证据,指不定他又想着甚么招儿来折腾他。他说道:“我会重新再检查一遍。”远离她一些也好。

“多谢政哥。”萧关音回过头,走到朱婉儿面前,她伪装的极好,一般人看不出她的女子身份。得亏她有个灵敏的鼻子,靠香味辨别。

沈君复看到朱婉儿,上下打量了朱婉儿。有些怀疑朱婉儿是女子,可看她姿态,又不像是女子。

萧关音查看了朱婉儿和易睢的手,从身高上来看,不可能是他们。

又过了一排,萧关音发现学生中有人在盯着她,她故作不知,却已在不经意中捕捉视线来源。

最后一排,那人在最后一排。

于是,萧关音加快了检查的速度。

当她走到最后一排,微风送来淡淡的烟火味。

萧关音视线落在倒数第三的人身上,源头在那里。

那人丝毫不躲避萧关音的视线,一点都不惊惧,一副要赴死的样子。

萧关音稍稍意外,竟然是个女子,有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她目测了她的身高,与她推断的一样。

她走到她面前,她比萧关音高一些,不过体格十分壮硕,射服也遮不住她手臂的肌肉线条。萧关音想到了刻板印象,人们认为女子天生弱小,没有力气,没有办法将一个男人扛起来。想她在海纳星,扛起男人不过小菜一碟。

错误,她判断错误了,她认为凶手是男的。

那人抬起手,手背上一道细痕,根据血痕判断,萧关音认为这是在她说话时留下的。说明她把她当做酒囊饭袋,想借此让她指认她。

她抬手起来,烟火味更重了。

萧关音也看到她下摆被刮的一块,再完美的犯罪,也会有留下的罪证,更何况凶手本人还想被抓住。

“我找到凶手了。”她如愿说出凶手期待的答案,盯着女子,“凶手就是你。”

所有学生一致看向女子,女子十分坦然地笑道:“没错,是我杀了他。”

冉知府一声令下,捕快们上前押住女子。

萧关音望着女子,说道:“把她押到台上,让大家看看残忍杀害他人的凶手在这里。”既然凶手想演讲,她满足凶手。

冉知府让人把女子押上去,萧昭元问萧关音:“你确定?”

不等萧关音回答,一旁沈君复想明白了缘由,他说道:“是她,我也看到她下摆被勾了一块。即便阿妩不说是她,她也会想办法认罪。”

“这是为何?”萧昭元不明白了。查案这些事,他懂得就不多。

萧关音十分满意地在心里给沈君复点了赞,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她跟萧昭元说道:“我把自己当做凶手想了一遍,既然剑能出卖我的身份,那我又怎会丢下剑?然后再去捡剑?这不符合常理。扔剑,其实是为了引人去发现尸体。而我没有捡剑,直接去找尸体。这超出了凶手的控制,凶手的计划应当是有人捡了剑,下山报告,所有人集合,最后以剑给她定罪。人们先发现尸体,未找到剑,这个时候拿走剑成了必须做得。”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