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书号3255207]

第14章 醉后调戏陈政

《满级大佬穿成虐文女主》 白云映水/著, 本章共2056字, 更新于: 2020-12-18 22:05

高个子拿着酒出来,再次核对。

数来数去,又是十七坛子。

他冲里边道:“是不是你作弄我,怎又少了一坛子。”

矮个子酒侍搬着坛子出来:“我作弄你作甚,你是不是不会数数?”

高个子酒侍道:“你来数数。”

矮个子酒侍数了数,确定还是十七坛子。他咽了咽口水:“没这么邪门吧?”

高个子酒侍生气道:“肯定是被偷了,咱们报告学官去。”

矮个子酒侍拉住他:“算了,他们那帮少爷千金,咱们开罪了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高个子酒侍转念一想,倒也是,由着他们去吧。

话说这头,萧关音抱着酒坛子,犹如人间小旋风般,疾驰而过。

她打算寻个地方,好好享用美酒。

瞥见前边紫藤树下的石板,她眼前一亮,好地!

喝多了,还能躺着打个盹。

刚坐下来,瞥见石板下有本书。

她放下酒坛子,捡了起来,看了封面:《中庸》。

萧关音嫌弃地翻开,一下子翻到中间夹着帕子的地方。

幽幽兰香,一方帕子上绣着一朵兰花,旁边一行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萧关音微挑眉,好家伙,看着书思着美人儿。

她将帕子拿起看了眼,然后放回去,将书合起,扔到一旁。

抱着酒坛子,打开后,香味扑鼻。

酒味醇厚,颜色翠绿。

她喝了一口,甘甜清香。

萧关音露出满意而享受的神情,果真是极好的,她接连大口大口灌了几口。

甭看萧关音酒喝得豪爽,她的酒量就那点儿。以前出席颁奖典礼,甄有乾都是费好大劲儿才能拦下她喝酒,以免失态。

这会儿没了甄有乾在身边,萧关音就跟喝水似得,咕噜咕噜倒下去。

一坛子酒,一下子就给干完了。

她将酒坛子放到一旁,连着打了几个酒嗝。

微风轻拂过,酒劲渐渐上头。

萧关音只觉眼前有些恍惚,她侧躺下,一手压着书,拄着脸颊,闭上眼歇息。

不远处,一道焦急的身影匆匆往这而来。

不是旁人,正是陈政。

陈政素来从容淡定的姿态多了几分慌乱,他先前被萧关音打扰,过来这边看书。离开时,忘记将书带走,里边有他最为重要的东西。

山樱树下,美人侧卧,花瓣簌簌落下。

陈政一下收住脚步,看到是萧关音时,他眸色暗了暗,怎又是她。

见萧关音压着他的书,他走也不是,过去拿也不是。

萧关音打了个酒嗝,她睁开眼,正巧看到前边陈政。

陈政视线躲避不及,与萧关音视线对上。她美眸中的笑意带着调戏意味,让他有种在她眼里,他是民女,她是恶霸的感觉。

他别开视线,不等他说话,醉酒的萧关音对他伸出食指,勾了勾:“过来。”

如此轻佻的态度让陈政气得脸微微红,她将礼教规矩都抛到哪儿了。

他冷冷道:“公主你压着我的书了,请把书还给我。”

萧关音将书拿起,对他扬了扬,嫣然一笑道:“是书重要,还是里头的帕子重要?”

陈政听她提及书中帕子,面色一变,上前几步:“还给我。”

萧关音将书一下藏到身后:“我不要。”

陈政很是生气,偏偏是萧关音这个刺头拿了他的书。他瞋目道:“公主,请还给我。”

喝醉的萧关音压根不讲道理,她一下坐起身,拿着书往后退,继续逗弄陈政:“谁家姑娘给你的,看你如此珍惜。”看着陈政生气,她一点儿都不怕,反而开心的很把这翩翩君子给气成如此。

陈政追上去,萧关音往后退,靠着树停下。

陈政没收住脚步,距离萧关音只有一掌距离。她身上的淡淡馨香沁人心脾,微微的酒气熏人发醉,他不禁想起昨夜里的女子,顿时有些失神。

萧关音一手将书藏在身后,一手勾住陈政的脖子,踮起脚,不等陈政反应过来,她红唇凑近陈政耳边:“政哥真心急。”

她的气息扑在他耳边,撩拨心弦。

陈政喉结滑动,耳朵开始红到脸颊,面上犹如覆了一层红纱。他将她的手甩开,敛了敛心神,沉声道:“公主,请自重。”

然而萧关音却借力往他身上靠,媚态十足,笑道:“政哥莫不是还是童子?”

“萧关音!”陈政急了,他一手抓住她的手,将她反制,背对着他,压在树干上,“公主得罪了。”

说时迟那时快,萧关音抓着书的手,放到了胸前。

陈政说道:“请公主殿下将书还给我。”

萧关音笑道:“政哥果然真心急。”

“萧关音!”陈政音量微微提高。

萧关音道:“叫得再大声些,把人都引过来。”

陈政生平第一次遇上如此难缠的女子,连萧关惠这样的喜怒无常的跋扈女子,他都能应付得来,唯独萧关音不能。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问出声:“你想如何?”

萧关音不回答他,喊了起来:“来人啊,非礼啊!”

陈政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怕她引来人误会,他立马松开她。

萧关音趁机一个回身,将陈政压在了树干上。

她一手撑着树干,一手扬着书,得意地含笑问道:“想要吗?”

陈政微皱眉,她方才的动作干脆利落,像是有些功夫底子。他略带怀疑地打量着萧关音,她很怪。

她的问题,显然带着调戏的意思,他绝不会回答。

他伸手去抢,萧关音故意被他抢到,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陈政只感到微凉柔软贴在脸上,他瞬间脑袋一片空白,他……被劫色了?

不巧的是这会儿,男学生们三三两两从这经过,这一幕全都落入他们眼中。

围观者皆停下脚步,看得目瞪口呆。

那位不是首辅家的政公子,那位好似是十一公主。

陈政察觉有人在看他们,他一下将萧关音推开。

萧关音也瞥见男学生们了,她踉跄几步,给陈政送了个飞吻:“政哥,一吻定情,今生你的命是我的了。”其实真正的意思为“迟早会取你狗命”,即便喝醉,她也没忘记要杀陈政。

泮宫男学生闻言,瞅瞅萧关音,又瞅瞅陈政。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