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穿越后我相公重生了 [书号3240037]

第四十二章 杖责三十

《穿越后我相公重生了》 砚夕/著, 本章共2031字, 更新于: 2021-01-14 04:59

知州只觉大脑“嗡”地一声,整个人都微微地抖了抖。

然他毕竟是个知州,好歹在霖州算是最大的官,现在还有百姓在,他不能太丢了自己的面子。

“贺公子莫急,这案子本官也只是尚在审理,并未将白氏定罪……”

“你好大的官威啊。”贺承南笑了。

可是,任谁都能看出来,他这笑容,究竟有多么危险。

百姓们议论纷纷的声音都小了些,知州更是怕得不行,完全不敢再顾忌什么面子了。

这时,白初若拽了拽贺承南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说:“知州大人还算公道,倒是他身旁那个师爷,我猜是收了钱,一个劲儿地向着那两个。”

贺承南冷冽的目光,直直地射向站在知州旁边的师爷。

师爷吓得面若筛糠,这贺府拥有着整个霖州大半的产业,就连知州都要对他恭恭敬敬的,他一个小小的师爷,怎么可能敢跟贺承南对着干?

“既然没审完,那就接着审吧。”贺承南淡淡道,“千俞!”

“来了,公子。”千俞立刻走了过来。

“那天是你陪白姑娘上山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来说。”

“是。”千俞拱了拱手,又开口道:“知州大人,我可以作证,那天,有几个流氓妄图对白姑娘行不轨之事,还围殴我,若不是在下身手还可以,恐怕现在早就起不来床了。至于白姑娘弄伤了其中一个狂徒的眼睛,完全是出于自保。”

“你,你胡说……”黄徐氏大喊大叫起来,却在对上贺承南冰冷的视线时心里一惊,立刻就瘫软在地上。

徐幼然赶紧离她更远了些,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贺承南又看向知州,道:“人证有,证词也有,知州大人,可以断案了吗?”

“可以了。”知州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刚要去拿惊堂木,白初若却说:“慢着。”

所有人看向她,白初若咬牙道:“知州大人,民女无罪,现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民女就想问,黄徐氏诬告民女,徐氏做伪证,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白姑娘放心,本官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罢,知州坐了下来,一拍惊堂木,扬声道:“黄徐氏因儿子行凶不成,便来诬告好人,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知州大人!冤枉啊,民女实在冤枉!都是他们在撒谎!”黄徐氏此时仍在嘴硬,她心里实在是怕极了,这三十杖下来,她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谁来照顾她还有眼伤的儿子?

知州根本不理她,又看向徐幼然,开口说:“徐氏助纣为虐,在公堂之上竟胆敢做伪证……”

“这事跟她没关系!”黄徐氏突然喊道,“请知州大人明察!这件事都是民妇一人所为,我这外甥女也是被我给迷惑了,并非有意做伪证!”

徐幼然明白,黄徐氏现在是在保她,立刻顺势道:“是啊,知州大人,民女并非有意做伪证的,实在是民女知道的就那些啊!”

知州皱了皱眉,其实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两个女人的话。

“知州大人,难道你要冤枉好人吗!我这个外甥女,的的确确是不知情的!”黄徐氏叫起冤来。

“呦,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被冤枉的那个人呢。”郑治学摇着手里的扇子,云淡风轻地道。

可他的眉目间,却尽是讽刺。

知州不安地看向贺承南,只听贺承南冷冷地道:“都打。”

徐幼然吓得脸都白了,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知州大人饶命,知州大人饶命!”

知州觉得很无奈,这种时候徐幼然冲他磕头有什么用?

倒不如冲白初若磕头,没准还能获得一线生机。

就在知州准备判徐幼然也杖责三十时,白初若突然道:“知州大人。既然这位徐姑娘是受人蛊惑,那就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闻言,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她。

她受了这么大的冤枉,现在,竟然要放过徐幼然?

这也未免太……

知州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诧异了一会儿,看向贺承南,见贺承南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说:“既然白姑娘愿意谅解,那么,就只将黄徐氏杖责三十。至于徐氏,回去后一定要好生反省,痛改前非!”

“是,知州大人。”徐幼然连忙磕了几个头,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可是她并未感激白初若,反而觉得,这白初若可当真是个蠢货,竟然就真的这么放过了她。

呵呵……她一定得想个办法,跟吴幸川一起,把白初若玩死!

“咱们走吧。”白初若转头对贺承南说。

“嗯。”

贺承南直接牵起她的手,带她离开。

白初若心一跳,这会儿她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能感受到的,就只有贺承南手上的温度。

很暖。

让人安心。

郑治学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微微一怔,不过随即又笑了笑,也跟在他们身后离开了。

看热闹的百姓也纷纷散去,公堂里只剩下黄徐氏挨打时的哀嚎。

“白姑娘,等一下。”

刚走出公堂,白初若就听到郑治学在后面叫她。

白初若赶忙转身,她回想了一下古装剧里女子感谢别人时是怎么行礼的,依葫芦画瓢对郑治学行了个礼,说:“感谢郑公子方才仗义执言,若不是郑公子及时赶到,恐怕我真的要被严刑逼供了。”

“这算什么,比起白姑娘对我祖父的救命之恩,简直不值一提。我叫您也是想好好感谢您一次,我已备厚礼,送到了贺府。”

厚礼……有多厚?

白初若心痒痒,觉得肯定能值不少钱。

随手她已经有了一兜子金银财宝,可是,谁会嫌钱多呢?

虽然她救郑老员外的时候完全没想过什么钱不钱的,可是郑治学既然都已经送上门来了嘛……那她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哎呦,郑公子实在太客气了。”白初若脸笑成了一朵花儿。

贺承南始终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实际上他心里有些许不爽。

他也是一听到消息立刻就赶过来救她了。

她怎么光顾着谢郑治学?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