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我与反派共此生 [书号3129886]

第55章 定亲

《我与反派共此生》 呢呜呀/著, 本章共2388字, 更新于: 2020-09-17 07:00

话音刚下,堂内变得针落有声,许绍峙眉头舒展,看样子是信了大半。

符华也是难得的沉默下去。

只有少女听得一愣一愣的,暗戳戳地在神识中问系统,“桑娃所说可是真的?”

“真的有什么记录石镜特性的奇文异书?”

“有。”系统表面上淡然喝茶,实则突然话锋一转,毫不留情的拆穿,“但他是在一本正经的瞎扯。”

许梦摸了摸鼻头,静听下文,红线显现,亮得有些刺眼。

“本世界的《异物志》曾有所记载,石镜若是落在灵气充沛之地,便容易衍生灵智,千年化形。”

“石镜化形之初,周围会有镜宫出现,映照人心中最旖旎的心思,用来惑人,困人。”

“简单点来说,它的作用就是拖延时间,避免有人打断化形过程。”

怀中团子正在撩拨她的长发,少女心虚得很,嗯,事实证明,她真的在馋桑娃的身子。

有可能上个世界就馋了。

幽然嗓音还在继续,系统一脸高深莫测,“此外,《异物志》上还记载着,石镜在诞生之初,会对自己第一眼见到男女产生父母情节。”

“所以桑娃才会如此肯定的让小团子叫他爹爹?”许梦面上浮起复杂,她看了看怀里的小团子,又看了看系统,心中不解。

当时整个官洞之中只有系统一人清醒着,若小团子是在她昏迷之后不久睁眼的,那也应该先看到系统啊,怎么会先看到桑娃呢?

她昏过去的时候桑娃离她老远了!

柳眉稍稍颦起,少女偏头,报以探询视线,系统颇不自然的咳嗽一声,垂眼看茶,不接。

分堂空旷,一举一动,稍不注意便能落入旁人眼底,符华目光阴寒,笑着继续,“若真是如我这孽徒所言,你们二人是被控制着做了些癫痫之事。”

“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们究竟做了何事,才会弄成现下这幅模样?”骨节倏地抹过唇瓣,符华嘴上染下不知从何而来的嫣红。

他抬眸望向许绍峙,脸色转变,突如其来的苦大仇深,“昨夜众人赶往后山,可都是看见了他们衣裳不整躺在一块的样子。”

“我这孽徒脸薄,若是不给他一个交待,只怕是……”

“容易郁结于心啊!”说罢,他还装模作样的重重叹气,偏偏眼睛又瞟了许梦一眼,满满的都是敌意。

少女蒙圈,震惊于他的神仙操作,手肘暗暗撞了撞同样怔愣的少年,她小声喃喃,“你师父这意思,可是让我对你负责?”

脸颊薄皮,面上窜起红热,对于符华此举,夜子桑也是很意外,下巴胡乱点头又摇头,匆忙摇头过后犹豫点头,少年内心开始奔过千军万马。

不同于两小辈的震惊,许绍峙的心情是复杂,既气愤于女儿被占便宜的事情,又无奈于官洞事情的不明,更惊讶于符华的性格转变和……不要脸。

种种情绪混杂之下,他欲言又止。

可符华并不管这些,只是定定的望着许绍峙,大有“你女儿不对我弟子负责我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他很迫切的、强烈的要把他们二人凑成一对。

系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虽然不解,但很乐意推波助澜,“绍峙,许梦侄女已年过十四,在寻常人家,已经可以定下亲事了。”

许梦:“……!!!”

系统你为什么要卖我?还定亲?!

水眸猛然睁大,少女听见系统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任务。”

“任务。”

“任务。”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满腔怒火霎时泄了气,少女默默抱紧怀中的小团子,任由天命。

听,符华正在帮腔,“十四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我猜想,许梦侄女对我那孽徒也是有些在意的。”

“否则也不会特意跑到官洞去,为他庆贺生辰。”

呵,少女在心中暗暗吐槽,符宗主真真是个两面派,为了让她给桑娃“负责”,现下连名儿都变了!

还许梦侄女~

emmm……

纤手摸上怀里的小光头,许梦开始轻轻揉掐团子的小脸蛋,嗯,软软的,凉凉的,舒服。

耳尖悄悄竖起,她听见系统在添油加醋,“我听闻石镜认父认母,也是有一定的选择的,这其中男女,必得是一对有情人。”

许梦:“……?”

啊呸!假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少女努力勾起嘴角,劝自己,莫气莫气,为了任务为了任务为了任务哈……

眼球不受控制地往上翻,许梦摇了摇头,抑制住自己的怒气,却见桑娃呆呆跪在一旁,显然不在状况之中的样子。

可他咧起的嘴角,昭示着他的好心情。

没由来的,心脏蓦然酥/麻,少女红唇一扁,搂着小团子就上前抱住她爹爹的腿,干脆破罐子破摔,成全了他们的念想,“爹爹!”

“女儿确实对桑娃有所情意!”

“也愿意对桑娃负责!”

话一出口,满堂寂静,许梦戏精上身,哭哭啼啼,“昨夜我与桑娃衣裳不整的躺在一块,清白受损,若不是想到桑娃对我也是芳心暗许……”

“女儿……女儿早就无颜见人了啊!”

眼角垂泪,她可怜巴巴的望着许绍峙,哽咽,“爹爹,你就成全了我们吧!”

她也省得听那两位长辈装腔作势,气人得很。

全程默不作声的许绍峙:“……”

男人擦了擦汗,稳步走到夜子桑面前,问:“你可是真心喜欢梦儿?”

察觉到许绍峙的严肃,少年直起了腰,“是。”

“那你可想娶她为妻?”

耳尖浮起粉红,夜子桑问了问自己,想吗?

想的。很想很想。

从知晓什么是喜欢时便想了。

你若问他为什么,他只能说,他于她有执念。

他想让她穿上嫁衣嫁给他。

红烛飘摇,喜字窗门,他想在满屋的红帐当中,用玉如意掀起她的红盖头,见到她羞红娇艳的容颜。

黑眸溢起湿润,夜子桑浅浅的笑了,“想。”

脊梁弯曲,他极郑重地嗑了三个响头,道:“若许宗主能将师姐嫁我,我必然用尽全力护她!”

脑壳突突,许梦望着分外认真的二人,屏紧了呼吸,她眼神灼热地盯着许绍峙,不禁在想,她是希望她爹爹答应呢,还是希望他不答应呢?

堂外雨滴落下,啪啪啪的砸在树叶上面,符华望着这不知何时阴沉沉的天,事在关己的喝了口茶。

这夏日的天气真是多变啊……他暗暗叹息一声。

“这是梦儿娘亲留下的玉笛。”许绍峙从随身物袋中取出一物,食指拨动机关,将其一分为二。

水眸微动,知道他是答应这门亲事了,呼吸放轻,少女微不可查的勾起唇角。

男人将玉笛分别交给两人,“我把它作为你们定亲的凭证。”

“你们务必好好保管。”

语气停顿,许绍峙握了握拳,冷声道:“但有朝一日,你们若是想反悔了,必得把这半截玉笛交还给我。”

“如此,这亲事就算作废了。”

“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夜子桑双手接过玉笛,将其紧紧护在手心,黑眸逐渐幽深,他动了动手指,笑,这玉笛,他是不可能还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今天是疯疯癫癫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