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书号3112611]

第二十六章 突破口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123字, 更新于: 2020-04-05 07:57

纪氏固然可恨,但花君逸更是可恶。娇娘就快按捺不住自己那颗愤怒的心,她想好好问问他,到底是谁生的他!

娇娘愤而上前,“怎么能就这样草草了结?李妈妈和姨娘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她为什么要害死姨娘。凡事都要有个原由,总要问清楚了才行。”

“她都疯了,还说的清吗?”花君逸拂袖,将脸撇到另一边。

娇娘情绪上涌,怒横着他的侧脸,吼道:“说不清也要说,我姨娘的命不是这么随随意意就可以敷衍过去的。”

花君逸回眸,与她匆匆对视,不是滋味的低下头。

娇娘膝盖重重往地上一跪,仰望着花锦堂,哭得悲悲切切,“父亲,姨娘的身子一向康健,她的离世您也一定感到突然吧。我之前也以为姨娘命薄,只一场风寒就令她消香玉陨,不能陪父亲白头终老。可如今听李妈妈这话里却是姨娘是遭奸人毒害,您难道就不想为她查明真相,讨回公道吗?”

花锦堂眼窝中有热泪在涌动,拉着娇娘的胳膊让她起来。

纪氏心里愈加发慌,急的朝二姨娘使眼色。二姨娘过来道:“我看这婆子的症状像是得了失心疯,神志不清的,看也说不出个什么。现在夜也深了,老太太姑娘少爷们也累了,我看不如先将这婆子交给夫人看照,再请个大夫来给她瞧瞧,先稳定了精神,等明天伯爷再细细问她,左不过也不差这一晚了。”

把李妈妈交给纪氏手里那一切都毁了,娇娘心里正发急,老太太这个时候开了口,“这件事涉及到大夫人,她避嫌都来不及,交给她实在不妥,要是变得更傻,或是死了,她更不好交代。”

缓一缓,她扶着茂嬷嬷的手走过来,“不如这样,这人我带走安顿,等明儿一早你们再来一起问问她。”

她拉住娇娘的手,“好孩子,别哭了,你姨娘要真是被人害死的,我们花家不会坐视不理。”用力摁了下才松手。

娇娘深深拜倒,“这事有祖母做主,娇娘就放心了。”

老太太不由分说,直接让人架着李妈妈就走了,纪氏怒气横生却又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李妈妈脱离她的手心。

她侧目阴狠的看着娇娘,娇娘缓缓站起,余光揽下她投射过来的利剑,身子微微一晃,便向清欢的身上倒去。

花锦堂见她晕了,一把抱住,质问清欢,“这怎么回事,小姐的伤还这么严重吗?”

清欢道:“原是快好了,但或许是晚上李妈妈突然发疯,惊吓了姑娘,再加上伤心惊惧,才受不住吧。”

花锦堂甚是怜爱,横抱起娇娘送回去,临走时深深的看了眼纪氏。

纪氏打了个冷颤,双手成拳,紧紧攥起……

花锦堂送娇娘回了房,在她床边待了一会儿,又到三姨娘房里坐了许久才回去。

等他一走,娇娘立马睁开眼,那强忍在眼眶里的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下来。

“姑娘今天装鬼装的可真像,连我看着都害怕,可把李妈妈吓傻了,在老爷老太太面前颠三倒四的招了个干净。”清欢送走了花锦堂,回屋看见娇娘坐起来,走过去将纱帐勾起来,才看到她哭了,“姑娘,别哭啊,这真相不都水落石出了嘛,姨娘的仇很快就能报了。”

娇娘擦干净眼泪,“我只是可怜姨娘,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要不是李妈妈做贼心虚,在普渡寺里漏了口风,咱们又利用她怕鬼的心理,吓她说出这些话来,姨娘的死永远不会大白。”

“真没想到,大夫人如此狠心,竟然是杀害姨娘的幕后黑手。”清欢在旁唏嘘,“还有李妈妈,说来也是伺候姨娘十几年的人,不成想,哎,她也是真能下得去手。”

水香端来水给娇娘洗脸,“向来人心是最叵测的东西,表面对你好,背地里却给你使刀子,这种事在后宅中也不算是新鲜了。”她安慰着,“姑娘,往宽了想吧,这件事总算是闹出来了,横竖大夫人是跑不掉了。”

娇娘却并不乐观,摇摇头,“咱们只有李妈妈一个人证,不知能不能逼得大夫人认罪,要是今晚再出点什么事,那连这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都没了。到时候大夫人一张嘴,死无对证,能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李妈妈在老太太那里,大夫人想下手也得逞不了,老太太正愁逮不到她哪。”清欢道。

水香扶着娇娘躺下,“姑娘不要多想了,早点休息吧。”

娇娘点点头,语气中夹杂着疲惫的无可奈何,“且看明天吧。”

窗外的月牙有一层缥缈的黑纱遮挡,让稀薄的月光又黯淡了几分,娇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未眠,直等到天快亮了,才有了几分困意。

次日一早,老太太将所有人召集过去,娇娘到的时候,纪氏已经到了,她坐在下首的座位,悠闲的喝着茶,气定神闲,仿佛今日的事和她无关,她是个局外人似的。

娇娘慢慢拧起眉,心中徒然生出不安的预感。

等了一会儿,花锦堂方到,老太太这才让人将李妈妈带进上房。

“昨晚大夫来了,开了幅安神药,喝了药她也安静下来了,你们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花锦堂对老太太恭敬颔首,便直入正题,沉声问道:“我问你,你昨天说,是你给三姨娘下药毒害她的,而且是大夫人指使你做的,是也不是?”

李妈妈虽不疯了,但也精神有些恍惚,慢慢抬起头看向花锦堂。

她双目无神而涣散,眼下乌青一片,像是画了两坨墨褪去了颜色,口中呢喃着让人听不清的声音,“三……三姨娘,三姨娘。”

花锦堂看她说话不清不楚,面带薄怒,“说,是不是真的?”

李妈妈被他吼的一哆嗦,瞳孔一聚,紧着磕头求饶,“老爷,你饶了奴婢吧,饶了奴婢吧……”

老太太淡淡将目光从她身上转开,侧头和茂嬷嬷耳语几句,茂嬷嬷便进了内室,出来时手中拿着一张纸。

老太太道:“也不必你费心问,这是她昨夜的口供,这上面怎样给三姨娘下毒写的清清楚楚。”

花锦堂连忙接过去看,纪氏原本还安然的神色随之陡然一变,眼睛紧紧盯在那张供纸上,脸色褪得灰白。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