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书号3112611]

第二十二章 动用家法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687字, 更新于: 2020-04-03 11:20

花锦堂骤然展目,看向娇娘,脸色果然阴沉了几分,“真有此事?”

娇娘举目连连摇头,呜咽着声音,“女儿冤枉,我和长安侯只是匆匆碰过两面,并无交集,何来勾引。”

膝行至花锦堂脚下,“父亲若是不信,尽可以找来长安侯当面对质。”

“狐媚子的东西,你要是没有勾引长安侯,他怎么会看中你?”婉娘一双黑瞳直瞪瞪的射在娇娘的身上,活像一头蓄势以待的野兽,盯着它的猎物,准备随时上前撕咬。

娇娘转头看她,“二姐姐这话从何而来,长安侯何时说过看中我,他既看中我,二姐姐又是如何得知的?”

婉娘脱口便道:“是我亲耳听他说的。”

娇娘意味深长道:“这样私密的话,长安侯竟然说给二姐姐,真是匪夷所思啊。”

继而竖起指头对着花锦堂,“女儿发誓,从未勾引过长安侯,更没有动过心思,假如说谎,便让我脸上长上十道疤,嗓子眼里拱毒疮,全身血肉生烂发臭,一直烂到骨子里,化成血水。”

婉娘嗤之以鼻,“你以为说些发誓诅咒的话就有人信,我比你会说十倍。”

老太太紧蹙着眉,眼睛慢悠悠在婉娘身上转,“我记得你刚才说,是娇娘故意毁你的容,来断你和长安侯的姻缘?”婉娘一滞,支支吾吾,嗓子眼像被石头堵上了。老太太侧头瞄着花锦堂,端起茶来,“你是将婉娘许给了长安侯?没听你提过啊。”

花锦堂脸色更黑,“我看她是疯了,竟说一些疯话。娇娘一向乖巧,更不可能做出这种不成体统的事。”

训斥婉娘,“你听到一些不着调的话,就当了真,跑去打你妹妹,你还有点做姐姐的样子吗?我看你伤了脸也是活该。”

纪氏心头堵得发疼,站出来道:“老爷,您可不能这么不公,同样都是您的女儿,您不能一个说两句您就信,一个挨了打你还要训,这也太偏心了。”一壁呜呜的哭上。

听她哭,花锦堂头发紧,婉娘不忿道:“父亲偏心娇娘也不是一两天了,觉得她什么都好,看我处处不顺心。她一个姨娘生的庶女有什么好,不过就是个下贱货,就会到处勾引男人,我看她和勾栏里的妓女没什么分别。”

说的话是越来越难听,花锦堂大怒,站起来就掴过去一掌,“你这孽障,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再敢说这混账话,我就撕烂你的嘴。”

纪氏大惊,不想婉娘这般口无遮拦,忙把她拉到身边,“你要教训她训她两句就行了,何苦要动手?”又握紧婉娘的手臂,轻声道:“你少说两句,别惹你父亲生气。”

婉娘甩开她,仰头对视着花锦堂,叫嚣道:“我就说,我就说,她就是个下贱胚子!”

指着娇娘忽然一瞠目,“你说,是不是你调换了我给长安侯的信件,又买通陶喜毁我清誉?”阔步上前一把抓住娇娘的头发挒到地上,“你这个贱人,你毁我姻缘,我非要杀了你才解恨!”

老太太急喊道:“快拉开!”

四五个婆子一拥而上将两人分开,婉娘被摁在地上,纪氏见事态超出她的预料,跟着跪下抱着婉娘入怀,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乱说。

“老爷,婉娘年纪小不懂事,说了什么您只当没听见,别和她一般见识。她是喝多了酒,醉糊涂了,才说这些混账的话。”

老太太薄怒覆面,眯眯眼问道:“我就说有信的事,果然有,原来是给长安侯的。”

将之前的事一串联起来,就能寻思过味是怎么回事,花锦堂额头上挑起根根青筋,喝道:“你放开她的嘴,让她把这事原原本本给我说明白。”

婉娘是豁出去了,推开纪氏,“我实话和您说吧,我喜欢长安侯,非君不嫁。为了嫁给他,上次在普渡寺,我给他传信过去,约他到清风轩,本想将事情做实逼他不得不娶我,但没想到最后跑出来了陶喜。”

手往娇娘脸上指,“一定是你,你觊觎长安侯,就破坏我的好事。”

娇娘惶恐躲开,向花锦堂大呼冤枉,“二姐姐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着实冤枉啊。”

花锦堂气的手指哆嗦,老太太也险些背过气去,“花家怎么出来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孽障,到了现在还不知错。”

纪氏心里捶胸顿足,这冤家今日是犯了什么邪性,她拉着花锦堂墨赤色蝙蝠纹长袍下摆,“伯爷,您息息怒,您是知道的,婉娘一向爱胡说八道惯了,今日在气头上,她性子上来了,就满嘴胡诌,您别相信她的话。”

“你看看她的样子像是胡诌的吗?”

纪氏恨铁不成钢,强扯着婉娘,“快,给你父亲认错,说你刚才的话都是胡说的。”

婉娘活脱脱犟驴一匹,“我没胡说,父亲,事到如今,你是打也好骂也好,我都认。但我求父亲一件事,打消我和永昌侯府公子的婚事。我钟情长安侯已久,除了他我谁都不嫁,您若是还把我当女儿,还真心疼爱我,就成全了我的一片心。”

“好,好,好,你这样的女儿,嫁进永昌侯府还不知要给我惹出多少事来,就此打住,也省的以后你做出丑事,坏了两府的情谊。”花锦堂踱来踱去,凌乱的脚步显示出他此刻有多暴躁。

那可是纪氏相中的女婿,就这么没了简直痛心疾首,照着婉娘的后背捶一下,切齿道:“你呀,到底那长安侯有什么好,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连大好的姻缘都不要了!”

花锦堂怒斥,“你无故打自己的妹妹,毫无姐妹之情,不顾名节,与人私相授受,毫无廉耻之心。来人,去拿家法来。等罚完了家法再去祠堂跪在祖宗的面前思过,什么时候我叫你出来你才能出来。”

花家的家法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上一次还是花锦堂执意要娶三姨娘的时候,五十大板子打的他屁股血肉模糊,将近一个月没有起来床。

一听动用家法,婉娘怕了,哭哭哀哀的抓着纪氏。

下人捧来家法,那是一根一寸后三尺多长的木板,刷了一层像是被血染的漆,暗淡的烛光下隐隐散着让人畏惧的光泽。

“老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婉娘她可是你的女儿,她身子骨这么弱,如何经受得住?”纪氏脸色发白,不觉失声大哭起来。

“我打她就是为了给她长长记性,省的来日她做出更混账的事来!你休要求情,不然我连你一块罚!”花锦堂一向温和,少有如此动怒的时候。

纪氏猛吸了一口气,面容更白,余光扫到娇娘,含恨道:“婉娘是不好,伯爷要动用家法,我不敢多嘴。可娇娘伤了婉娘,这也是事实,若伯爷单只惩罚婉娘,轻纵了娇娘,实在有失公允,恐怕他人也会不服。”

花锦堂眉心折成川字,口气中含有寒意,“他人?谁?”

娇娘见纪氏把事又辙到她身上,立即伏下身来,泫然泪下,凄然道:“父亲,归根结底,这件事是因我而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吧。动用家法,跪祠堂,我都一并承担,您就不要责罚二姐姐了。”

茂嬷嬷可怜她无人庇护,又这般懂事,心里不由发酸,转过脸去,擦了擦眼角。老太太正瞅见,也无声的叹了口气。

可婉娘却不领情,哼一声,道:“假惺惺,就会做戏。”

此话一出,本就心存愧疚的花锦堂顿时勃然大怒,抄起板子就向婉娘打,“你这个孽障,还是做姐姐的,你妹妹这么小就知道为你承担,你还说出这样的话,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他出手太快,婉娘是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次,痛得她大叫。

众人大惊,忙去拦,这一拦,花锦堂更怒,甩开所有人,咬着牙狠命照婉娘打,就在板子要落下之际,娇娘突然扑过去抱住婉娘,“啪”的一声板子打在她的背上,折成了两段。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