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书号3112611]

第十七章 仇人到来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057字, 更新于: 2020-03-31 13:37

这是要一棒子打死一船人啊,陶家可是她的陪嫁奴才,要是都撵出去,可是断了她一臂。纪氏急忙道:“可其他人并无过错,陶金他们都是伺候我一二十年的,跟着我出嫁来到花家,这么多年帮我料理家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我是为你好,正是因为是你身边的人,你才应该从严处置,不然府里的奴才都以为只要倚仗你这个大夫人,就可以为所欲为,那花家岂不是没有规矩了?”老太太抿着唇,嘴边爬着一圈细长的皱纹,显出几分不耐烦。

纪氏还要说情,只听花锦堂已发了话,“就将陶家的人都送到庄子上做事吧,算是以儆效尤,给下边人打个醒。”又与纪氏道:“淑宁,你也是对待下人太宽厚了,反纵容了他们。”廖婆子和谷雨那件事他还没忘哪。

纪氏自知无力为天,心中恨极了老太太,口中却道:“都是我的疏忽,以后一定对下人严加管教。”

她捻帕泣泪,“可陶金家的到底服侍我多年,她这一去,我身边连个贴心的人都没有。我向老爷和老太太求个情,能不能将她留在我的身边?”

花锦堂不忍,沉吟道:“用惯的人确实一时丢不开,算了,她就留下吧。”

纪氏自是喜出望外,感谢他不尽。想着先把陶金媳妇留下来,等以后慢慢再想办法将陶金也弄回来。

婉娘这件事就算是了结了,陶家的人除了陶金家的,都赶去了庄子。

花锦业严禁下令,任何人不许再提与昨夜普渡寺相关的话,否则一经查实是谁多嘴,严惩不贷。

晚间,娇娘刚用过膳,就有小厮来禀报,说是伯爷让她去一趟。

她换了身衣服,直往前院去。

松雪堂因院内的雪梅和松树而命名,这个时节府内其他处皆是一片萧瑟之景,树木都光秃秃的,唯有这里的景色,红梅和绿松作伴,把冬日染了颜色。

花锦堂正坐着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是娇娘,笑着把她叫到身边坐下。

娇娘道:“不知父亲叫我来何事?”她瞧着他神色不大对,像是憔悴了许多,心里不由担忧。

花锦堂低低一叹,“刚才我和你母亲商量了下婉娘的婚事,过去你母亲疼她,不舍她早早出嫁,但现在她年龄也不小了,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想着还是早点把她嫁出去为宜。原本我相中了一人,人品家世都好,是想给你留着。但如今你母亲相中了……”

他心里越发对娇娘愧疚,垂头摇了摇,“父亲早应该定着这门亲事,误了你。”

没想到昨夜耍了个手段,倒把自己的姻缘断了,娇娘不禁苦笑。

不过她并不在意,上一世为了她这门亲事,父亲可谓是费心费力。先是承诺将她记在纪氏名下,有个嫡女的名头,后又是加倍的添嫁妆,这才让男方家里勉强接受她。只是后来她出了那样的丑事……

不过这样一开始就出于卑微的婚姻,即便她嫁过去,想来日子也不会好过。

娇娘抿嘴一笑,打趣道:“我竟不知父亲还有这样的心思,我上面还有三个姐姐云英未嫁,怎么这么快就轮到我,难道你是嫌娇娘不好,所以着急把我嫁出去吗?”

她故作生气,撅起嘴。

花锦堂哄道:“哪能?父亲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想着赶快给你订一门亲事,省得好的被人抢走。再有,你姨娘生前就总说这事,把你的事定了,她在下面也安心。”

娇娘伏在他肩头,“可我想多陪父亲几年。”

“女孩大了都是要出嫁的。”

“那你先把婉娘她们几个嫁出去再轮到我。”

“你这孩子,我说话你怎么不听?”

“不听不听嘛,你要是着急嫁我,就是不喜欢我。”

在花锦堂面前,娇娘露出孩子气。

他无奈,摸摸娇娘的头顶,“父亲是为你好。”

“我知道父亲是为我好,可是父亲,能让母亲看中的人家,你觉得那家人能看中我吗?”娇娘说的是很现实的话。

花锦堂沉默片刻,语气寥落道:“都怪我不好,我如果能早点找到你姨娘,或是再等等,你也不会是庶出。”

娇娘苦涩一笑,心中怅然,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两父女谈了很久,最后拗不过花锦堂向娇娘妥协,再多留她两年,欢喜的娇娘跟什么似的。

其实娇娘对于婚姻并不抱有什么期望,或者说对男人。

诚如父亲那种,虽然心爱姨娘,不也在和姨娘一起后,让纪氏怀孕,二姨娘生下丽娘柔娘吗?

她看着那些大户人家整日后宅不宁,有时候在想,还不如嫁一个草莽匹夫,平淡安宁过一生。

纪氏虽说给要婉娘定亲,可婉娘哪里干,她心心念念的都是长安侯,在府里闹个不停,纪氏怕她又触了老太太的霉头,连年初二花媚娘回娘家都没让她去老太太跟前。

花媚娘一回来就先到老太太那请安,她惯会耍乖卖巧,在老太太那里得几分心,又是嫁给了瑞王爷,更是高看一眼。

娇娘一进来就看到老太太拉着她亲亲热热的说话。

“怎么没带玉姐回来?”

“玉姐太小,三殿下怕这一来一回又折腾,就让待在家里让乳娘带着。等大一些,我再带她来给祖母看。”

花媚娘长得并不像纪氏那么端庄,眉弯柳叶,唇如朱砂,一双丹凤眼微微向上翘着,眼尾处有一颗黑痣,给她平添了几分媚态。因为刚出月子不久,体态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略显丰腴。

她穿着一件绣金百蝶穿花的绿色抹胸配着平针金绣蔷薇花蜀锦橘色长衣,下着同色曳地裙,腰上珍珠翡翠绕一圈,说话间,朝阳髻左右步摇摇曳生姿,点缀的晶石折射着莹光,光鲜亮丽,无不显示她得宠。

她现在是瑞王爷唯一生下孩子的女人,虽说是个女孩,但也让她的地位几乎与不受宠的王妃并肩,如今有了协理后宅的权利,更是得意。

娇娘看着她,滔天的恨意如洪水一般势不可挡的席卷而来,眼中的怒火向她喷涌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