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书号3112611]

第十章 挑拨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198字, 更新于: 2020-03-25 06:00

走出百龄堂,水香忍了好一会儿的话才说出口,“姑娘今日太冲动了,幸好那茶不是滚烫的,不然你这层小嫩肉还不得揭层皮?也幸好是洒在胳膊上,要是烫了脸可怎么得了?”

娇娘看她一脸愁容,拍着她的手安抚,“不是没事嘛,再说也不是很严重,回去擦擦烫伤膏,几天就好了。”

水香眉宇不展,小心翼翼的扶着娇娘,“姑娘总是这样委屈自己,奴婢看着都心疼。今日要是那茶洒在老太太身上,还不知道得弄出多大的事。老太太伤了不说,大夫人也不好交代,可大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真心关心过姑娘。”

娇娘听着她这话好似对纪氏有些怨言,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水香见娇娘看她,垂下头,闷闷道:“奴婢就是觉得姑娘太好心了,可有时候好心并不会被人记得。”

好心?娇娘嘴角衔着一缕冷笑。

当时事出突然,她出于本能去扶婉娘。明明婉娘都已经站好,她也松开手,可婉娘的胳膊突然一斜,茶杯就往她的方向倾。

她也是眼疾手快,手肘在婉娘腋下一推,就朝着老太太去。

好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哪里察觉的出这点小动作,不过她记得,当时柔娘就站在婉娘的另一侧,手紧紧的摁在她的胳膊上。

至于为老太太挡下,也并非出于好心,水泼到老太太身上,固然纪氏和婉娘会被责骂的更狠,但终究也是不痛不痒。

可若是她为老太太受过,意义就不同了。

娇娘都有些佩服自己,如今也会有这般心机,只那么一刹那,就什么都算计好了。

她轻轻地碰了下胳膊,火辣辣的疼,她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

她曾感受过比这百倍千倍的痛楚,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

转过垂花门,刚上了回廊阶,只听水香瞧着前方道:“姑娘,是大公子。”

娇娘抬起头,望着相隔十几米,从葫芦门拐过来一外罩宝蓝色如意纹狐毛滚边大氅,脚蹬青缎黑底靴的人,脚步停了下。

脸色微微一沉,又继续走。

这位大公子,府里的嫡长子,她几乎忘了她还有这么一位亲大哥。

父亲和姨娘在分离后重逢,父亲毅然决然将姨娘带回京。但姨娘碍着自己是罪臣之女,怕连累父亲,不让声张。

直到花君逸三岁的时候,父亲终于忍不住向纪氏摊了牌,要接母亲回府。

纪氏在闹了一场之后同意了,但条件是花君逸由她养,以后再和姨娘没有关系。

当时父亲是铁了心,姨娘怕纪氏把事闹大,迁出她的身世,毁了父亲和花家。

而纪氏是多厉害的一人物,她正急需一个儿子来帮她在花家站稳脚跟,姨娘在这个时候偏偏撞上来。

哭闹了一番,再装个贤妻的样子,和姨娘姐姐长妹妹短起来,又晓以嫡庶之别。

姨娘也是出自大家族,后宅的手段也是见过的,知道她并非出自真心,可为了父亲,为了花君逸,她最后还是选择妥协。

这么多年来,每每想起花君逸,她都要哭一场,可即便再想,她连碰都不能碰他一下。

而花君逸哪,他明明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却从来没有给姨娘一个好脸,对她这个妹妹更是不屑一顾。

他端的是嫡出,只认自己是纪氏生的,连姨娘死了,都没有掉过一滴泪。

他高傲,自大,可娇娘知道,他骨子里自卑,他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是个庶出,因为如果是庶出,他现在所拥有的的一切将会不复存在。

走到近处,娇娘停下脚步,微微屈膝。花君逸目不斜视,径直越过,只听得落雪的声音,静悄悄的。

回到惜嫣阁,门口的小丫鬟就禀报说四姑娘来了,正在屋里坐着。

娇娘听了先是意外,但想一想,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她惯会做好人,这个时候不来反倒让人觉得做贼心虚。

还是早上的那一套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像是连自己房都没回,直接就来这等她。

“五妹妹,你怎么样,伤的如何?”柔娘关切的询问,并从袖中拿出一个灌汤包大小的圆钵,“我去年也被烫了一回,用的就是这个烫伤膏,只涂抹了几次就好了,你拿去用。”

钵体是白底青花瓷面,里面药膏呈透明胶状,有淡淡的清香。娇娘递给水香,道:“劳四姐挂心,回头我就试一试。”

“你我姐妹,互相关心是应该的。”柔娘温柔细语,忽而软软的叹了口气,眉宇间伤感之色楚楚可人。

娇娘讶然问她,“四姐姐何以叹气?”

柔娘欲言又止,娇娘追问,“怎么了?”

柔娘抓住娇娘的手,为难道:“有件事我也不知当说不当说,可若是不说,我又于心不安。”

“四姐姐但说无妨。”

“也罢,我权当给你提个醒,也好让你日后有个小心。”柔娘故弄玄虚,“妹妹真的认为今日是妹妹替祖母挡灾吗?”

娇娘心猛跳了下,装作懵然,“不然哪?”

“当时情况混乱,妹妹没有察觉,可我看得真真切切,那杯茶原是要泼向妹妹的。”

心提到嗓子眼,娇娘强装镇定,“是吗?”不会是看到她推了婉娘一把吧。

柔娘语速加快,“我当时就看苗头不对,唯恐她伤及你,便拉了她一把。本想就着手劲摔翻茶杯,却没有想到朝着祖母去了,更没想到妹妹冲过去挡下,终还是伤了你。”

娇娘松了口气,看着她心中冷笑,还当自己是怎么得罪她了,原来是因为争不过婉娘,所以趁机就往她身上泼水,以制造矛盾,见不成又来挑唆她,真当她娇娘是个傻子。

她迟疑片刻,顺水推舟道:“莫非是……”瞳孔一聚,“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并没有得罪她啊。”

柔娘抚着她的手,“妹妹不知,前几日的诗会,你虽因有孝在身,未能出席,可长安侯还是问到了你。他听闻你素有才气,好诗文,此次未能见到你,深表遗憾。”

“可这和二姐有什么关系?”娇娘眨着不解的眼神。

柔娘放低声音,靠近娇娘小声道:“二姐她心仪长安侯已久。”

娇娘惊呼,捂着嘴巴,思忖了下,又道:“可长安侯也称赞了姐姐你了啊。”

“我怎么能和妹妹比哪,妹妹诗文远胜于我,又容貌出挑,长安侯见到必定中意。”柔娘说的诚恳,“咱们几个子女,父亲最疼爱你,她平时就和你合不来,如今见心爱之人关心你,以她的个性……”

话未挑明,意思明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