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书号3112611]

第一章 浴火重生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糖心没有心/著, 本章共2157字, 更新于: 2020-03-16 12:17

“花媚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

一声尖叫,床上的人两眼一睁,直挺挺坐起来,她手捂在胸口,扫视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急促的喘息才慢慢平息下来。

原来是做梦。

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吐出一口浊气,等稍稍安稳下来下了床,走到雕着海棠缠枝妆台坐下。

妆台上燃着的蜡烛,灯芯微弱的只有小拇指头那般大小,她用火箸子微微一挑,烛火爆了一声,窜得老高,妆台上有一面水纹铜面镜,映出她的影像。

那是一张精致到绝美的容颜,只是此时此刻,那张脸上还残留着恐惧和无措,但很快,那残留的痕迹逐渐被越加清晰的无尽恨意所取代。

眼角悬着的泪慢慢滑落,镜中人对着她勾起唇角,她伸手抹去,笑道:“娇娘,哭什么?不过是一场梦就把你吓哭了吗?”

紧接着,她笑容骤然一敛,声音也跟着往下一沉,“哭是最没用的事情,你上辈子哭的还不够吗?可到最后有谁来救你?”

她死死盯着镜中人,发出阵阵轻微的狞笑,那眼神中放出的光芒似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没错,她就是从地狱而来。

她记得,熊熊大火将她吞噬,如千万只蚂蚁啃食她的身体,她无力动弹,只是不断的挣扎嚎叫,直到眼前一片黑暗。

她以为她终于死了,不用再承受那痛不欲生的折磨,可谁知当她再睁开眼的时候,竟回到过去。

身边的丫鬟告诉她,在给姨娘送殡的路上,她因为伤心过度,晕了过去。

这种事说出来谁信?

可她信!

她相信,这是老天爷给她机会报仇。所有,所有伤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不起她的人,她都要亲手送他们下地狱。

“姑娘。”

一声召唤打断她的思绪,门被轻轻打开,走进来一个丫鬟,神秘兮兮走到她身边,附耳低声道:“她们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黑暗的小院顷刻就被火光照的灯火通明。

丫鬟有些急切,“姑娘,怎么办?”

对比丫鬟的急躁,娇娘就显得淡然许多,她拢了拢睡得散乱的头发,慢悠悠道:“急什么清欢?总要姑娘我好好打扮一下,招呼那些人。”

她对着镜子扬起一抹笑意,该来的始终要来,有些人找死,难道她还拦着,霎时,她目光一狠,起身向外走去。

门一开,就见外面被十来个下人围住,中间一个婆子吆喝指挥着,“把所有门都堵上,后面角门也看着,就是一只苍蝇也不能飞走。”

娇娘冷冷的看着这一幕,记忆重叠,让她有那么一刻分不清是前世还是今生。

她回忆起上一世的这一夜,那晚她如常喝了一碗安神汤睡下,半夜被这样的动静吵醒,还没等她完全清醒过来,廖婆子已经带着人闯进了屋,而直到那个时候她才发现身边却多了一个男人。

娇娘恍一晃神,开口道:“廖妈妈,大晚上的,这是干什么?”

廖婆子背对着娇娘,听到她的声音猛然一惊,迅速回头一瞧,见娇娘穿戴整齐立在门口,满眼的震惊,磕磕巴巴道:“五……五姑娘你怎……怎么醒了?”

娇娘笑道:“你弄这么大的阵仗,怕是我喝了安神汤也睡不安稳。”

廖婆子看着她的笑容,莫名心里发毛,伸着脖子使劲往屋子里看。

娇娘微一挑眉,“廖妈妈看什么哪?难道是以为我这屋里藏了什么人?”

廖婆子面露尴尬,“不——不是。”

她那双倒吊三角眼滴溜溜乱转,心道:难道是安排的人被五姑娘扣住了?不怕,只要人在院里,五姑娘就有口难辩。

如此一想,心中大安,嘴角不由自主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五姑娘问老奴来干什么,您一会儿就知道了。”忽尔态度倨傲起来。

娇娘看着她那副神情冷哼一声,清欢抬眼往门口看,连忙提醒她,“姑娘,大夫人来了。”

娇娘随着她的话往门口望去,就见纪氏的脚步已经迈过门槛,身后丫鬟仆妇如众星捧月般拥着她走来。

她穿着一件正红色牡丹花裙裳,头上珠光宝气,大红色的唇色给她增添了几分威仪。她的容貌和花媚娘有几分相似,特别是眉眼处,几乎一模一样。

时间还真是一丝一毫都不会差,娇娘清楚的记得,廖婆子刚把那个男人压住,纪氏紧跟着就到了。她哭的肝肠寸断,跪在她脚下直呼冤枉,但纪氏根本不理会,一口咬定她与人私通。

还在她房间里搜出男人的汗巾鞋袜和情诗,更讽刺的是,她身边的丫鬟出来告发她,证明她和那个男人暗通款曲,有苟且之事。任她再辩白,都没有人相信。

她的人生就这样被毁了,父亲知道后厌弃的看都不愿看她一眼,阿弟也被纪氏抢走,她在花家的地位一落千丈,任由纪氏对她捏圆搓扁,最后还把她送给瑞王当玩物。

那些回忆如一根根尖锐的钢针刺进娇娘心里,她狠狠咽一咽喉咙,松开紧攥的双拳,笑着迎了上去,“这么晚了,母亲怎么过来了?”

越过纪氏,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丫鬟,那丫鬟被她看得心虚,连忙闪开目光。

娇娘嘴角含着一抹似是而非的哂笑,转回视线。

纪氏绷着一张铁青的脸,娇娘的话音刚落,她扬手就朝着娇娘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你还有脸问,都是你做的好事!”

娇娘捂着疼得发烫的脸,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女儿真的不知道做错了何事惹母亲生气?”

纪氏指着娇娘鼻头骂道:“到了现在你还嘴硬,不要脸的小娼妇,你有脸做得出来,我都没脸说!谷雨,你来说!”

接着从纪氏身后走出一丫鬟,飞速瞅了眼娇娘,又赶紧垂下头,说道:“奴婢一更时分起来如厕,看见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进了姑娘屋里。奴婢突然想到,前几日给姑娘收拾东西时看到的男人汗巾和鞋袜,还有一些写着什么情啊爱啊的诗。奴婢怕姑娘一时错了主意,做出败坏花家名声的事,就赶紧告诉了夫人。”

娇娘佯怒,冲谷雨喊道:“你胡说!”

纪氏怒瞪着娇娘,气急败坏骂道:“她是你的贴身丫鬟,能胡说吗?你父亲去山上给你姨娘守灵,你却在这和男人私会,简直丢尽了我们花家的脸。”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